查看更多

最新文章推荐

  • 最近这则来自减肥品牌的广告在英国引起了轩然大波。人们纷纷指责广告中对女性“完美身材”的规定和展示是对女性身体的规训甚至羞辱。女权主义的批判我们已耳熟能详,但它仍然无法解释人们在面对此类“完美身材”时复杂而微妙的心理。在人们抗议这则广告的同时减肥品牌及广告公司却认为人们把对身体的焦虑转嫁给了商业机制;而这则广告的商家随后还得意洋洋地指出,虽然看起来是一片讨伐声但他们减肥产品的销售额却涨了三倍。如何理解“完美身材”带来的焦虑?这恐怕还不是单靠女权批判和政治正确能解释
  • 认为数字技术和互联网能够消除物理世界的不公平,与认为完全自由的市场可以带来人的自由发展一样图样图森破。无奈的是,我们正活在这样一个市场和技术都被高度崇拜的世界。
  • 民不聊生的抗日战争时期,在大西北偏远的郊县村落中(陕西凤县 甘肃山丹)曾经活跃着一所特殊的学校——培黎工艺学校,专门招收当地农村子弟或流落的难民青年,给予理论联系实际的半工半读式教育,在物质条件最为艰苦,政治环境动荡不安的年代里,依靠当地的人力和地产资源逐渐发展出包括纺织、机电、化工、制陶、采矿、农牧、医疗等多门类的小型生产建设基地。学校不仅支援了抗日战争及解放战争,也培养出一批在思想、知识和工艺技术上都取得巨大进步的农村青年。
  • 经济学家迷信数学模型,把经济学变成高薪的伪科学。虽然经济学被叫做最科学的社会科学学科——数学公式表面上有实证的权威以及受公众的信心——但经济学家没能预测到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的到来。经济学家们就像占星学家,他们提供了令人信服的数学解释,但他们的预言得不到证实。
  • 如今,当代文化研究的危机问题备受关注。学院体制内流行两种观念化的文本研究,即症候式分析和政治经济学批判,但这两种方式面临难以克服的知识困境,不能把握复杂变动的中国现实。而因此转向社会实践的不少学者,因为认识不足也经常遇到各种实践危机。对于文化研究的实践转向及其内在危机,二十世纪中国革命创造的群众路线提供了新的可能性。它要求实践者充分理解和把握政策(理论)、经验和现实之间矛盾运动的总体性关系,并通过与具体问题的碰撞和磨合,寻求与实际情景相适应的工作方式。

文章分类阅读

学术资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