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在化”、风险和当前金融危机
“外在化”、风险和当前金融危机
关键词:金融危机 资本主义
在全球化的背景下,资金的国际性越来越增强,以至于虽然有的国家非常庞大,依然不能完全负担得起破产的结果,而要把危机转嫁给其他国家。这种转嫁的一个最严重的问题,是实际上不同的借贷标准。
 (作者为康比艾科技大学教授)

    此次金融危机的一个主要问题在于它的代价巨大,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全球的债务要比以前增加了大约35万亿美金左右,对于全球GDP的影响也是非常严重的,2009年,全球GDP大约下降了40%左右。

    在全球化的背景下,资金的国际性越来越增强,以至于虽然有的国家非常庞大,依然不能完全负担得起破产的结果,而要把危机转嫁给其他国家。这种转嫁的一个最严重的问题,是实际上不同的借贷标准。如果全世界每个居民的生产值是1000美金,全球就是一个巨大的数额。可我们知道,在印度或者是中国或者是瑞典,人均的生命价值是不一样的,比如出现了空难,不同地方的赔付数额是不一样的。经济学家对此给出的解释是,尽管有这些差异,但市场会提供作价的原则,精确来说,也就是给出物质商品的价格,以及实验性服务的价格,因此市场能起指导和平衡的作用,并且这种作用会发挥得越来越敏锐。但实际上,价格是非常复杂的,要对新出现的资产进行估价,就更加复杂。这表现在信贷方面,比如说,就牵扯到一些“权威”机构和组织的评级标准,根据他们的标准,有的公司的85%的资产是无形资产,而所谓商誉,正是其中的一种。由此可见,面对如此之多的事关未来的不确定性和资产的无形性,全球资产的价值风险是非常高的。

    这就要讲到“外在化”了。在今天,我们已经无法用传统的经济模型来模拟,在这个地球上,我们需要多少钱来运行居民实际所需的商品经济。商品、消费者和公司之间的资金交换,这是市场所需要的、最基本的、也是非常简单的东西,但在今天,这些东西之外,还有大量建立在非市场因素上的象征性的交换,比如公司和政府的关系。通过非常复杂的过程,这种象征性交易虽然脱离了市场的衡量机制,但却在实际上支配了市场,在这个意义上,价格实际上是由人为、而非市场确定的。这就是“外在化”。 “外在化”本身是无法预测的,甚至是无法被定义的,因为我们手里没有合适的分析工具。

    我以一个关于蜜蜂的隐喻来进一步解释,那就是授粉和生产。蜜蜂是在做什么呢?传统的经济学家总是说蜜蜂如何勤劳工作,如何储存劳动果实。可实际上,蜜蜂自己并不生产花蜜,几百万年它们都没有生产任何的花蜜,但它们的活动的效应是巨大的。在美国,每年的蜂蜜产量的价格少于1亿美金,但蜜蜂授粉对于农业活动造成的影响,其价值达到了350亿美金。与此相似,市场活动本身与其“外部化”所创造的价值之间的比例,也非常悬殊。我们已经处在这样类似于授粉形式的经济中了。“授粉”的价值通常是由互动、交流、象征性的活动和文化所完成的。这正是经济价值和当今的资本主义的源泉。Google公司的市值是一千七百亿美金,可在2009年瑞典的银行账户上,它的价值却是零。

    以这个蜜蜂和授粉的比喻,可以很清楚地理解所谓“杠杆”的问题。金融市场不断地自我复制,提高杠杆率。随着经济的授粉状态逐渐壮大,整个经济市场变了,由于有大量的公共债务存在,一系列社会和货币体系的危机变得更具流动性。

    风险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信任度,社区之间的信任度。昨天Urich教授讲,因为社区、社会、国家之间的信任的逐渐消失,出现了新的屏障,以至于我们根本就不可能用一些行之有效的社会手段来解决环境问题和金融问题,因为所有的资源渠道都被阻截了。我们如果真想要解决这些问题,就必须去化解一些严重的经济痼疾,比如说公共政策、市场等等的“外部化”。必须勇敢地面对这些外部化带来的风险,这是我们唯一能够建立一个健康的金融环境的前提和保证。

    (谭怡、王翔根据录音整理)
本文版权为文章原作者所有,转发请注明本网站链接:http://www.cul-studies.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