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修复金融责任
修复金融责任
关键词:金融危机 资本主义
我是研究微观经济学的,今天主要谈一些金融监管方面的问题。我们的金融危机和经济学这个行业(包括金融和法律方面)在过去30多年的发展是有关的。经济学一直都是要求“去监管”,也就是相信市场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反对管制的呼声非常高。但我一直是反对“去监管”的。
    Gilles教授是宏观经济学家,而我是研究微观经济学的,今天主要谈一些金融监管方面的问题。我们的金融危机和经济学这个行业(包括金融和法律方面)在过去30多年的发展是有关的。经济学一直都是要求“去监管”,也就是相信市场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反对管制的呼声非常高。但我一直是反对“去监管”的。

    我们到底要监管什么呢?先来看对这次金融危机的各种不同的解释。有人说是房地产的繁荣及其泡沫破灭造成了危机。其实全球有许多行业都很繁荣。作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两次金融危机之一,这次金融危机的原因不可能只是房地产繁荣及其泡沫的破灭。也有人解释说是因为行业的景气周期。这次金融危机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银行体系的崩溃,而我们都知道这并非行业周期的问题,而是还有全球金融不平衡的问题。美国房地产的抵押贷款中,欺诈现象非常普遍。这最终造成了很大的问题,并导致市场的崩溃。这是无法用借贷和贸易赤字来解释的。为什么这次金融危机的爆发情况会那么严重?是心理上的原因吗?可对心理上的原因是无法给出充分的解释的。

    我把原因归结为不负责任的金融、也就是不断的刺激和鼓励的机制。这种错误的鼓励机制造成了欺诈以及不负责任的贷款。对于证券化缺乏监管,有些人更将它称为金融创新。我并不反对金融创新,但不能是这种不负责任、不受监管的证券化。刺激抵押贷款是1970年代发展出来的产品。当时以为债券化会扩大人们的福利,同时令风险得以分散和多样化。可实际结果却相反,在未经监管的证券化的世界里,破产的情况将会非常糟糕。

    具体来说,现在是“双输”,市场输了,监管也输了。我们面临着一种新型的市场失灵,它造成“破产风险的外部化”——这是我提出的一个概念,是和证券化相关的一个概念。在证券化之前,每一份抵押贷款都是和潜在破产的风险有关,但这个风险是由放款机构来承担的。而证券化之后,破产风险就被转给了其他人,即便借贷人破产,放款机构也不会受到影响。如果将非常多的抵押合同混合打包、多番证券化,人们甚至会搞不清楚风险究竟在哪里。这就使得金融机构敢于滥发贷款,靠着这种打包的抵押贷款,他们可以把破产风险外化给其他人,以至于仿佛就根本没有了风险。这里不妨比较一下把当前的金融危机和1929年的金融危机。在1933年以前,全球的金融市场都是不受监管的。在纽约证交所,所有的发行人都是自愿地批露信息,但有一半以上的发行人不批露信息。这样就很容易操纵市场,这在当时不算违法,也没有法律和法规来防止市场被操纵和市场的大幅波动。事实上,市场被操纵是导致那一次金融危机的重要原因之一。从那以后,所有的金融市场都开始受到有效的监管,监管的关键因素就是必须向公众披露信息。而这一次最严重的问题,就是没有受到有效监管的金融证券化,这使整个金融业处在一个无责任的状态中,他们根本不害怕借贷人破产。

    更具体地说,这次金融危机暴露出三个基本机制的问题。首先,是缺乏监管的资产化和证券化,再加上不受监管的评级机构,他们披露的并非是真实的信息,这造成证券市场和抵押贷款市场上出现欺诈现象:欧洲和全球的许多投资者到美国买了资产,而这些资产从一开始就是不健康的。其次,证券化的抵押结构,很容易将不流通的资产转移成为流通的资产。这导致金融工具的性质的改变:一方面,投资机构变成流动性的发动机,他们和银行一样,拥有流通资产的功能,但另一方面,他们却不像银行那样受到监管,因此,他们必然面临比银行多一层的挤兑风险。最后,过去的30年间,财务自由化是不受监管的,这就意味着可以通过大量的兼并和合并,使许多小银行合在一起变成了大银行。不仅在国内规模很大,还延伸到其他国家,如拉美、东欧、中欧等等。他们力度很大,很多国家内部的金融资产有80%左右是受到外国银行控制的。一旦发生金融危机,这些跨国银行最关心的就是他们自己的生存,而将其他国家的利益置于脑后,这就是金融危机为什么扩散到其他国家的原因。

    跨国银行太大了,太具有影响力了,以至他们要垮台的时候,各个国家的央行必须出手帮助它度过难关,不然整个经济体系都会受到牵累。这就是这次金融危机中大家称之为“大到垮不起”的现象。这些银行的高级管理层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们不怕。例如雷曼兄弟,在倒闭前一夜,他们还觉得自己根本不会倒闭。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他们的心态是怎样的,他们为什么敢冒如此大的风险,因为他们觉得自己不会倒闭。

    金融责任的核心是市场经济中的倒闭这一因素。无论是谁,如果没有偿还能力,你就应该破产。但是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前,通过不同的兼并活动,巨型金融机构的高层管理人员发现,他们根本不用惧怕倒闭的危险。尤其是在最近的20年,种种不负责任的金融行为扩散到发展中国家,造成一有风吹草动,这些国家的利益就很容易受损的现象。许多人埋怨中国政府缺少金融改革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准入门槛太高。但是,为什么中国政府要这样做?就是因为害怕中国的银行业被国外的大银行所掌控。“破产风险的外部化”和“大到垮不起”,延缓了中国金融体制的改革。

    最后总结一下。第一,监管到底是要监管什么?作为回应当下金融危机的一个原则,就是要恢复金融行为的责任性。所谓的金融行为的责任性,指的是强制地选择破产的机制,自己承担风险,而不是通过证券化将破产的风险转嫁给他人。所有的破产风险的外部化都和财务的创新相关联,这种渠道都应该被阻截,通过监管和监管机构阻截。第二,整个金融机构都应该受到监管,以避免“大到垮不起”的经济现象。如果这种大型机构的高级管理层没有履行职责,弄到需要政府来挽救,就应该高级管理层,特别是CEO,进行严厉的惩罚。另外,对跨国机构的运作要监管,尤其是当其在东道国的业务达到一定程度规模的时候。以上两条应该是互相联系和协调的,而且是全球性的联系和协调,否则,不可能有真正有效的监管。

(钟蓓莉、孙晓忠根据录音整理)

本文版权为文章原作者所有,转发请注明本网站链接:http://www.cul-studies.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