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危机与全球资本主义的演变
危机与全球资本主义的演变
关键词:金融危机 资本主义
大家总是希望我单纯地讲金融危机。但我觉得和危机一样重要的是人们在危机发生前后的生活。我们要关注的是全球的不平衡性。全球的经济增长在亚洲比在西方国家快,这种增长不是可持续的。我之所以会这样讲是因为美国财政有非常大的贸易赤字。赤字的情况是基于这样一种现实,即美国消费者的消费大于他们的收入。因此在美国的个人储蓄率是非常低的。它的赤字是依靠全球其他有较高储蓄率的国家来为美国融资。
(作者为图卢斯社会科学第一大学)

    大家总是希望我单纯地讲金融危机。但我觉得和危机一样重要的是人们在危机发生前后的生活。我们说到危机的时候总是讲价格在下降,而认为价格上涨是一件好事。但事实上,价格上涨也是一种不健康的状态,虽然不一定就是危机。

    我们要关注的是全球的不平衡性。全球的经济增长在亚洲比在西方国家快,这种增长不是可持续的。我之所以会这样讲是因为美国财政有非常大的贸易赤字。赤字的情况是基于这样一种现实,即美国消费者的消费大于他们的收入。因此在美国的个人储蓄率是非常低的。它的赤字是依靠全球其他有较高储蓄率的国家来为美国融资,例如中国和日本。同时,还依靠一些原料生产国,如中东的迪拜,他们经济富裕、资源丰富,然而却不知道如何消费,于是把金钱投资到美国市场。高消费率维持了经济。这些行为也得到了政策的支持,在美国,美联署确定的利率是比较低的。它的另一个动力是中国的外汇政策:银行汇率、人民币和美元的比率一直维持在一个比较稳定的状态。这就加剧了全球各地的消费状况的互相影响,尤其是中国消费水平的升高和降低,进一步加大了全球消费的不平衡性。

    这造成了一个比较可怕的图景:因为我们并非根据某一个国家的GDP,而是以全球的GDP作为整体衡量的标准,所以如果美国决定解决这种不平衡性以便处理消费过盛的问题,就意味着它必须减少它的消费水平量。这个减少的量大概是世界GDP水平的2%,这会给整个局面带来很大影响,尤其是对新兴出现的诸多亚洲经济体,包括中国、日本,以及欧洲的一些国家,尤其是一些拥有贸易顺差的国家,如英国和德国,影响极大。美国现在已经这样做了。为了应对美国的这种变化,中国政府拨巨款增加建设支出、刺激消费。但中国的内部市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发达,即便像上海这种城市,人口数量大,人均消费能力还是非常低的。所以很难承受由美国消费能力转变造成的压力。总的来说,除非全球的整体的消费需求有所改变,否则由美国引领的经济衰退将会难以扭转,尤其当所有经济活动都和美元挂钩的时候。所以,危机的原因首先在于全球经济的不平衡。

    房地产领域的泡沫。美国的消费者衡量房地产价值的时候,总是想:银行为什么不把钱借给我?我需要钱来购买这块地,然后到了一定的时候,就会有能力偿还。中国人则将大批的钱,通过种种方式,转借到美国,这其实是支持了美国的资金和房产互动的泡沫经济现象。泡沫的严重性在于价格实在太高,高得不合理,说不出任何理由。今天还是很高,明天同样会很高,于是在人们的心中,房价永远不会降低。大家都想买到自己的房子,又预见到未来房价还会增长,所以无论当下房子的价格多么高,大家都情愿掏钱买。无形之中,所有的消费者都加入到制造泡沫经济的行列,营造了泡沫经济存在的基础。现在一些经济学家研究房地产泡沫,他们提出的一个问题是:这个泡沫经济将会维持多长时间?而回答是:这个泡沫会非常稳定,物价越高,利率越低,这个情况就越会持续存在。在全球实质性利率比较低,有些地方甚至到了没有利率的情况下,泡沫是有它存在的环境和温床的。

    各国政府都对金融机构展开全面的挽救。我不太欣赏这种方式,因为这意味着要向金融机构注资,确保贷款量不会下降。这是很奇怪的,大量的贷款是造成金融危机的原因,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保持这么大的贷款量呢?这种挽救,其实是重复以前的错误。

    另一个问题是各种刺激经济的计划。一种计划是,既然现在一般消费者减少消费了,那就由政府扩大开支,来抵偿消费者减少消费的影响。然而,这并不是一种可持续的方式。另外一种计划就是印钞票,通过债券、融资来刺激经济。从宏观经济学的视野来看,要保持金融业不垮掉,就要促进消费,要消费和投资达到一定程度,并且其中个人的消费达到一定百分比。可如果要使全员就业,根据一些理论的规定,必须经济增长达到一定程度才行。因此,上述经济刺激计划作为短期的缓冲是有效的,但是无法长期有效。当美国的总需求继续下降的时候,通过刺激经济来弥补,不一定是个好主意。发达国家在金融危机之后赤字的数据,美国是GDP的14%——如果有那么高的赤字,就肯定会出问题,使汇率大量下跌,资本大量外逃。日本GDP中10%是赤字,而大部分的欧洲国家大约GDP中有6-7%是赤字,即便像德国这样出口比较多的国家,也有5%左右。看看各国央行注资到金融业的量,美国是印了3倍的钱,欧元区是2倍。这在短期内不会有问题,因为增强了银行间的流动性。但是对此必须非常谨慎,要把这些钱重新撤回来,是非常难的。

    最后谈谈需求问题。我不认为西方政府的做法是非常正确的。我们真正需要的是全球性的需求的增长,而不仅是中国的需求的增长。而就中国来说,经济的增长率非常高,理当发展更多的国内消费。而为了维持高消费的水平,中国的汇率必须提高。长期来看,彼地的通货膨胀很有可能被引入到此地,因为汇率和通货膨胀总是紧密挂钩的。

    (钟蓓莉、孙晓忠根据录音整理)

本文版权为文章原作者所有,转发请注明本网站链接:http://www.cul-studies.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