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大众 大精英
小大众 大精英
关键词:大众 精英
要讨论“大众与精英”就一定要先找出精英的定义。为什么偏偏是精英的而不是大众的。
    读了《大众媒体墙与心脑控制》和加塞特、萨义德的几篇文章后自己对“精英与大众”的问题有了一些浅见,所以写成了这篇不算论文的文章。

    要讨论“大众与精英”就一定要先找出精英的定义。为什么偏偏是精英的而不是大众的。原因之一是只要找到哪些是精英,用全体人类做一个简单的减法就能找到普罗众生的大众们。原因之二是对找到了一种对待精英的态度之后,在所有句子前面加一个“负号”就可以直接成为大众们的定义。原因之三,是精英永远都是少数人,对少数下定义后就能直接得出大多数的定义永远都是一件省力又愉快的事情。

    而对待精英,几乎所有观点都是有所差异的,但在一些关键地方有产生了惊人的相同,下面我仅列举两种对待精英的定义,并对其得出这种定义的推理做出一些自己的理解。

    一

    加塞特的思路是这样的,因为我们的时代让了我们不再承受更多的约束,所以大众们认为自己的生活是自由而满意的,即精英眼中贪图享乐的。而精英们则能够自觉的承担起社会的责任,这样就产生了社会的分化。贵族们因为承担义务而享有更多的权利,大众们则安于现状。而当大众们终于有一天发现了这种差距的时候,就发生了所谓的“大众的反叛”。然而大众又没有能力管理好这个社会,从而带来社会的灾难。

    根据加塞特的观点,精英们承担了更多的社会责任,而大众则是尽量的逃避义务而享受自己的权利。同样,精英承担更过的义务的同时一定会赢得与其相匹配的更多的权利。精英与大众的区别也就在于是否积极的承担更多的义务上。也就是说精英们永远是一群善于“计算”权利与义务的人。通过计算权利与义务的“回报率”而选择承担带来权利最多的义务,从而成为“贵族”的一份子。

    而又是什么让这样的一批人有了这种计算的能力呢?我想是教育。人们通过对抽象知识的学习而渐渐的熟悉了这种不太容易计算的“赔率”,从而获得成为精英的权利。从我们当下的社会来看,所有的父母都异口同声的让自己的孩子接受自己力所能及的最好的教育,而很多人是不关心自己的孩子们在学校里面学习的课程的。人们只关心的是孩子们在受到同样课程教育的情况下与同辈竞争的胜负。比如,一些孩子选择了更刻苦的学习,而放弃了打电脑,这种选择从家长和自己前途发展的角度上来说就是比那些每天只打游戏的孩子承担了更多的义务,相对应的也就取得了好的成绩,考进了好的学校,即是获得了更多的权利。也就是说在学校上了什么课程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在与同辈竞争的过程中习得的计算权利与义务的赔率大小。

    此外,人们选择是承担更多的义务还是享受现有的权利的决定因素是大众传媒与人的主观价值体系。因为传媒对成功人士的宣传很容易就成为人们模仿的对象。像比尔盖兹,乔布斯和马克等成功人士都是因为大学中途辍学而实现了自己事业上的成就,就有些盲从跟风者。而个人的主观价值评价体系看似是每个人主观判断的,但其形成也是在所处的社会文化环境中形成的。也就是说,社会的文化环境是决定人们选择是否做精英的重要因素。

    加塞特有把“贵族”从人们心目中的贵族区分开,加塞特的贵族是精英的另外一种表述形式,而非我们所说的单纯的身份的象征。“贵族的名号暗含了一种为了赢得声誉而做出的巨大的努力。当贵族的头衔或名望传道其子嗣的手里的时候,就蜕化成一种纯粹的既得利益。”这里我的疑问是为什么贵族的传承仅仅成了一种身份地位的传承,而缺少了加塞特认为贵族最根本的贵族所拥有的精神品质的传递。从而让一些无良子孙扭曲了贵族的本来意义。我认为是“传统的粗放”导致的这种演变。虽然传统的本质在于传承,但大多数情况下,传统传承下来的仅仅是“容易”传承下来的外在的,躯壳式的东西,而内在的更重要的精神层面的东西因为比较“麻烦”而被自然而然的忘记。例如我们现在看到的少林寺,最近有一组少林寺招收学员的广告海报,海报用很艺术的表现方式,“唯美”的展示了两个很“萌”的小和尚在寺庙里玩耍的场景,意图应该是要招募更多的俗家弟子。很显然,寺庙们还在,和尚们还在,但其中应当蕴含的禅宗精神追求已经不见踪影了。这里“贵族”词义的变化也是同理。

    二

    萨义德则对知识分子内部进行了剖析。首先,毋庸置疑的知识分子是受到各种局限的,所以大部分知识分子选择依靠组织团体而生存。而有一些则坚持着知识分子的操守,保持着自己的独立性。而这些知识分子受到的局限一方面是来源于专业化的影响,知识分子们为了变得专业而“专业”从而抹杀了自己身为知识分子的的本来面目。所以萨义德提倡的美好的知识分子应该是一个“业余者”。成为一个不受过多拘束的知识的拥有者。

    当下社会所谓的知识分子受到的限制和制约是非常明显的。政府,当局者和GOV等组织会选择一些漂亮但无用却便于统治易于接受的词和句子在社会上流传,当然会让写出这些词和句子的人有相对于知识分子们来说更好的所谓生活。然而那些天天说展示自我,张扬个性提出自己看法的知识分子则被看做是不合时宜,不甚恰当,不好开口的存在。这些知识分子当然就在一个相对闭塞的环境下没有一个依靠的组织或团体提供必备的牛奶和面包。所以这些声音会在一种看似百花齐放的时代里渐渐被边缘化。

    但为什么大部分知识分子没有像《让子弹飞》里姜文说的“站着把钱挣了”呢?我想从反例中说明问题。反例很显然的,韩寒。但举他可能又有不算太合理,因为谁也没法知道他们的背后是否有什么利益集团的撑腰。也可能就是我在这里表现出来的对与一切东西都不信任的心态而让更多的人关注着他们。因为现在的大众更倾向于怀疑一切,所以大众搜罗各种不同的声音,而永远都会发现能找到的声音太少,而且找到的几种发现最后都是一个人精神分裂之后写出来的符合主流价值观的东西。这时候非主流永远是大家的最爱。只要大众认为你是一个非主流(脑残的非主流不算在内)。不管你写的东西是不是被和谐了多少次,甚至不管他写的是些什么东西,只要是和官方的意识形态不同的我们的大众都热烈支持。从韩寒反而观之,很少有知识分子能“豁出去”了的让自己成为非于正常之主流,因为那不符合我们中国将进五千年的迂腐木讷的传统。自己有但自己有很难放下脸来为了五斗米折腰。最后最好的秉承着中国儒家中庸之道的学者们都成了不能站着把钱挣了的主。从而思想之独立,人格之独立,无从谈起。

    第二点是萨义德极力否定的专门化。因为专门化是知识分子们陷入了一个狭小的误区而不能自拔,“戕害了兴奋感和发现感“,设置了表述思想时的“专业壁垒”和“让专门化的追随者无可避免的流向权利和权威,流向权利的要求和特权,流向权利的直接雇佣。”

    而否认专门化是否要否认专门化带来的专门知识?专门知识是否是有用的?如果专门知识是一种有用的知识,并且把对于这些知识的生成看成是一种社会压力。那么倘若不存在这种社会压力,那么知识分子们会主动的去生产这些有用的专门的知识吗?

    此外“专门”也是一个容易被模仿的东西,你可以成为专家,可能因为你装的够“专门”,但不一定你真的有什么知识。因为现在专门和知识两个词是分开的。因为专门是可以靠装来实现的,而真正的知识则是需要学习的。又因为九年制义务教育告诉我们学习是很痛苦的,而身边的一切又都在告诉我们其实“装”是很容易的。从而很简单,聪明的国人很快就“取其精华”选择了一装到底。再者说你不装他装,根据国人有便宜就占的心态就是说谁装谁便宜。所以,从道长道法师,从学者到企业家。只有更像的,没有更接近的。

    三

    最后,想用《大众媒体墙与心脑控制》中的观点总结一下自己上面讲的比较杂乱的东西。“我们把通过操纵社会的、集体的记忆来掌握日常政治领导权的这种权利形态成为“心脑控制社会”。

    我们正是出于这样一种社会当中。我们可能会相当然的认为我们所谓的精英就是掌控这种心脑控制的能力的一群人,而悲惨的大众则是被控制的甲乙丙丁。

    小森阳一对于心脑控制的实现归结于大众媒体给我们的都是非此即彼的二元对立选择题,在其中通过我们本能的感受喜欢或讨厌而达到引导和控制我们思维想法的作用,而达到领导者们的政治目的。

    也就是说运用媒体进行心脑控制的是人,而显然这些人在达到资本和权力的塔顶前也是受着心脑控制的大众中的一员,那么又怎么能说他们在成为控制者的时候就能理性清醒的运用媒体达到某种目的呢?此外,就算不存在心脑控制,用文中举到的例子说,就算人们知道了在战争中导致原油泄露的是美军,那么人们又能做出一个怎样的所谓“理性”的判断,无非就是当初结果的反方向的去谴责美军罢了,就是又回到了二元对立的选择题的回答。

    也就是说,心脑控制者并非是绝对理性的,而大众们又是绝对盲从的。这样产生的结果就是大众的选择被少数人凭借非绝对理性的判断而决定着。

    可能听上去是一个不算不恐怖的问题,但这在现实生活中却又常常发生着。就拿最简单的对乞讨者的态度上。地铁里走来了一个乞讨者,所有人都在想是否要掏出自己的一块或无毛前给乞讨者。在绝大多数人都在纠结的时候,有一个或两个人根据自己的价值馆和主观想法想或不想施舍给这个乞丐自己的一块钱。这样就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想象。在地铁车厢里,乞丐们可能也会奇怪于为什么在一个车厢的收成那么好而在另外一个车厢里自己却两手空空。原因就是在一个车厢里,关键的能够思考的人决定给,那么车厢里的其他人也就碍于情感并且显现出自己的道德情操而牺牲了自己的一块钱。在结果相反的车厢原理亦然。

    通过总结以上几种对于精英的解读,我们不难发现,作者所说的精英的反面往往被称作“愚众”,按照心脑控制的原理这是在用一个明显带有褒贬色彩的词汇给人们留下特定的印象。也就是说,作者们都不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去信念历史是人民群众所创造的理论。而是对把自己包含在内的精英们有一种独特的关怀。

    这里,我并不能判断两者谁在历史创造中产生着更大的作用,但是从观点的总结上看。小大众,大精英是毋庸置疑的存在着的。其带来的好处或者是缺点更待我们更多的讨论。

   
本文版权为文章原作者所有,转发请注明本网站链接:http://www.cul-studies.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