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孙杨:剖析自我,融入工农
孙杨:剖析自我,融入工农
关键词:工农
关于感悟的演说是不宜太频繁的,对大家说的话可能在此前的一些集体讨论里都说过了。今天就做一个简单的自我剖析吧。 其实,这两天我的思想...
 

关于感悟的演说是不宜太频繁的,对大家说的话可能在此前的一些集体讨论里都说过了。今天就做一个简单的自我剖析吧。

 

其实,这两天我的思想经历了一个颇为波折的变化。本科阶段受启蒙老师的影响,我阅读了一些理论书籍,也不断地积累自身的感性经验,我一直认为自己的立场是坚定的站在最广大人民这一边的,是与社会压迫结构中的弱势群体一道的。所以,我很强调集体主义,注重人与人之间的互帮互助,并努力以一种热情、乐观、积极的态度去面对生活,也在日常生活中努力践行着自己坚信的理念。我曾幻想如果有一天历史的车轮把我们再次带入革命战争的年代,我一定会奔赴最危险的前线战斗。

 

正是这一种立场上和理论上的自信,让我可以大胆地对发现的问题进行批判,并不断坚持自己的观点。比如对现行“新乡建”的理念我一直是持保留意见的,我们当然要建设农村,但是我认为我所接触到的乡建工作方法还没有摆脱自梁漱溟至今所遗留的知识分子与农民之间隔阂的问题。比如何慧丽老师侧重于传统文化的教化作用所做的实践我认为可广泛推行的可能性是较小的。通常,当我在评价这些现实工作时,我的句式是“虽然它进行了一系列的实践,但它在理念上存在缺陷,其未来的发展走向我是不看好的,它们都没有充分激发延安文艺所提倡的农民的’新人’意识与阶级意识,所以它是自上而下的,是脆弱的。”但是前两天遇到的一些事情让我发生了转变,虽然这个过程是煎熬的。

 

7月19号和20号两天,王德志与叶忠林两位大哥跟同学们住在一起,相比较我们的身份(学生或知识分子),他们是切实与工人站在一起、生活在一起的,他们就是工人出身,他们面对着比我们更加激烈严酷的生存考验和现实斗争。那两天晚上,我们在交流的过程中产生了很多共鸣,王德志大哥也对我透露出能否参与他们工作的意愿。可就在这个时候,在面临一个可以真切地参与到工人生活中的选择时,我发生了退却。我缺少一种勇气去决断,我感到了羞愧。我所一贯坚持的不就是要与打工者们在一起么?我所批判的不就是那种光说不做的所谓“臭老九”么?我开始不自信,我开始对自我的身份与位置产生怀疑。昨天上午我很痛苦,中午也一直在宿舍外面的公路上徘徊。如果我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我又怎样能自信地对其他人和问题进行批判呢?我的心情糟糕透了。

 

昨天晚上,我写日记总结了这些冲击与最近两天的思想变化。我发现自己正处于一种危险的状态,我变得懒惰、消极、小气。我一直坚信行动体现一个人,这些毛病都表明我在自身动摇的过程中正慢慢滑落到自我的小世界里。于是我意识到自己被“我是谁”这种问题牵绊住了,过多无意义的思考限制了我的行动。自我的认同是要通过生活中不断的实践来建构的,也要不断的通过实践来改造。在这个意义上,当我重新回头看待“乡建”,何慧丽老师,叶忠林、王德志大哥他们的实践时,我看到他们都在各自的位置上努力地为克服所面临的难题付出巨大的努力,这种实践本身的积极性特别值得肯定,当然我们也要考虑它的理论效果,但坚持工人与农民在一起永远是最重要的。

 

于是我对自己的说服大体可以借用鲁迅讲的“伪士当去,迷信可存”这句话吧。无论我现在处于什么位置上,都要以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为基点发声,都要在生活中关注每一个人,在具体的行动上践行自己的集体主义理念,并在今后积极地实践中不断改造自身,寻求真正的“在一起”!如果让我再对“乡建”与何慧丽老师做评价,我想说,虽然在很多地方存在有分歧,虽然我依旧对前途感到不乐观,但我相信他们能够在不断实践的过程中调节自身,也期待他们能够给工农带来切实的改变,在克服社会结构失衡这一难题的实践方法上,给我们提供新的可能。


(作者为哈尔滨师范大学中文系本科毕业生)
安源


本文版权为文章原作者所有,转发请注明本网站链接:http://www.cul-studies.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