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亮:让理想在泥土中落地生长
龙亮:让理想在泥土中落地生长
关键词:泥土 理想
大学校园中的我们之所以无畏,是因为我们置身事外,但我们不会永远置身事外,有些看似理想主义的观念和做法也只是在一种不伤及自身利益的情况下对未来的憧憬和愿想。而在当今社会,“理想主义”这个词并不能随便使用,它包含了太多让我们无法企及的高度,而不是有了对社会底层的丝丝怜悯,有了对社会的称不上反抗的反抗,有了对社会称不上批判的批判,就可以称之为“理想主义”。

 

来这里十天,跟大家一起探讨了很多在书本中常常被忽略或被掩盖的问题,现在,当自己要用一段话去为这十天的内容作结的时候,我才认真地开始回想我们思考到、感知到的点点滴滴。作为一个大本学生,我的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都是匮乏的,参加这次活动,无论是从老师身上、同学身上,还是热情的村民的身上,我都学到了一些让自己终身受用的东西。和大家相比,我看到某种差距,比如知识上的,学习态度上的;热情的本地人也改变了以往我对上海人的固有看法,更使自己意识到自身的偏狭;同时,不管是保障我们平日生活的会务团队,还是传道授业的老师,都使我们看到了希望,看到了落到地面的学术,看到了一群真正具有人文关怀的人!所以,首先,我想对所有人说一声“谢谢”。

 

我从加入成长营到现在,一直相信一件事,我们的相聚除了缘分外,更多的应该是大家内心里对某种理想,对某个时代所共同拥有的一种认可和理解。凝聚着我们的也是内在的无坚可摧的精神力量,这种联系和向心力,让我觉得我们的情谊会坚韧无比。我想我们能够一起走进这片土地,一起经历十天的时光,我们在观念上应该是互相认同的,并且每个人也都会希望通过这十天的学习和实践寻求一些启示。

 

过去,当我开始接触一些理论的时候,某种立场会慢慢建立,遇到相异者便据理力争,极力想去证明自己正确,但现在我开始明白,很多争论都是苍白无力的。而我常喜欢犯的一个错误便是,通过书本知晓了一些东西,便开始以一种自视甚高的姿态去强化自己的立场,而后变得近乎偏激,偏执甚至偏狭。

 

在这十多天的学习生活中,我更加坚定了从前的一种想法:我想我所做的一切都应该更多地基于对一个群体的尊重,而不仅仅是一些缜密而深刻的思考。我们在一起讨论的时候,有朋友比较喜欢理性地去剖析某种现象,表达某种观点,而不是特别愿意听到某些略带悲伤的经验性陈述。有的同学会觉得,我们是来寻求答案和方法的,而不是来听一个又一个略带悲伤的小故事的,也不是来听一段又一段的励志史和成长史的。可能有时候我们老是想着分析得深刻,却极力鄙弃感知的真切。但是,很多东西,不仅需要某种观念和方法,更要有一种情怀和品格,这种情怀和品格出于一种对美好事物的尊重,同时,它也能构成一种强大的内心和伟大的人格,使我们不是仅停留于知识层面,而是学会归于泥土,脚踏实地地去做一些具体的努力。

 

就像我在一次发言中提到的,回到家,回到学校,甚至以后毕了业,参加了工作,我们难免会被很多东西裹挟着往前走。那么,我们是否还会在强大的主流话语力量的胁迫下,在物质和精神的双重方向上选择我们现在所希冀的道路?大学校园中的我们之所以无畏,是因为我们置身事外,但我们不会永远置身事外,有些看似理想主义的观念和做法也只是在一种不伤及自身利益的情况下对未来的憧憬和愿想。而在当今社会,“理想主义”这个词并不能随便使用,它包含了太多让我们无法企及的高度,而不是有了对社会底层的丝丝怜悯,有了对社会的称不上反抗的反抗,有了对社会称不上批判的批判,就可以称之为“理想主义”。未经世事的我们,还需要太多的学习、锤炼和考验。

 

总之,社会需要一种理论,同时也需要在正确理论指导下的实践和行动,需要我们所呼唤的“知行合一”。当我们进入到一个真正抉择的时刻,是否会沉沦?是否会找不到生命的认同,丧失了最初的理想追求?是否会在贫乏而残酷的生活中成为格纳奇诺笔下的皮鞋试穿员?或者,又是否选择坚守,是否选择做一个反抗世俗的树上的男爵?是否选择做时代转换中依旧坚守内心的护士万红?这些小说人物,有虚幻成分,但提供给我们的是很多很多的思考。

 

最后,我想说,在这十天的经历中,我发现了自身的很多问题,即使很难,但还是想努力地一一改正。虽然日子短暂,很多人只能叫上名字,彼此都不是很熟识,但我相信我们都不会忘记——永远的回忆,永远的反省,永远的感知。


(作者为海南大学中文系本科生)
本文版权为文章原作者所有,转发请注明本网站链接:http://www.cul-studies.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