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级女声》决赛观后感
《超级女声》决赛观后感
关键词:超女 文化研究 媒体 流行音乐
主题歌写得好:“想唱就唱”,是投合了16万人中的绝大多数的心思。就说中学生吧,生活中有什么时候是可以“想……就……”的?有的只是无数“想……”却不能或不敢“就……”的记忆。这样积累起来的不满,如今找到了发泄口;当唱得热泪盈眶的时候,也多少会忘掉一点别的方面的不能“想……就……”的压抑吧?
今年《超级女声》的成功关键,是吸引了16万人参加“海选”。有这么多人参加,媒体和商家自然蜂拥而至,有了这样的蜂拥而至,在今日中国,还有什么事情不能成功?当然,前提是政府不禁止。
为什么16万人会参加?因为没有入门限制:只要年满16岁,人人即可去唱一曲,而且——此项非常关键——无需交费。爱唱歌乃人之天性,是快乐的事情,可在今日中国,要想免费(或不受其他限制)在公共场合干一回这样的出于天性的快乐的事情,除了这《超级女声》,好像也没有别的了吧?就是唱卡拉OK,还要付钱呢。

主题歌也写得好:“想唱就唱”,是投合了16万人中的绝大多数的心思。就说中学生吧,生活中有什么时候是可以“想……就……”的?有的只是无数“想……”却不能或不敢“就……”的记忆。这样积累起来的不满,如今找到了发泄口;当唱得热泪盈眶的时候,也多少会忘掉一点别的方面的不能“想……就……”的压抑吧?
至于“……荧光棒”,则是针对16万人中的少数确实有唱歌/表演才能的人。如果登台的尽是形象不佳(从流行趣味的标准看)、或者一开口就跑调的女生,人再多,这场戏也是演不下去的。而要吸引那些人,“明星”梦是最好的诱饵。

几个月的过程,主事者的操控大体是精明的:某个评委犯了众怒,就请其回避一下,这立刻让“拇指一族”的粉丝们有了劲头:原来这和别的事情不一样,人民一发言,情况就会改变,于是发短信的劲头更大,而昨晚也果然是以选票定输赢!知识分子由此看到民主的希望,电信公司则数钱数得手麻:大家同乐。
更精明的一手是:明明是竞争,是无情的PK,却竭力营造一种“大家都是姐妹,一起携手走过这一程”的“和谐”气氛,几位最后的胜者自然乐得,难得的是另外那些被淘汰的女生,也同样满脸笑容,甘当陪衬。不知道主事者事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一定是有办法的),但不管怎样,当台上一片“爱”的高歌的时候,粉丝们和非粉丝的观者们,应该是能忘掉这金字塔式的淘汰赛的残酷,忘掉那些失败者的绝无任何表演意味的眼泪了。

可这样操控下来,娱乐就有点象政治了。特别是昨晚这一场,有了海外留学生的喝采,有了三位胜者对小病人的造访,有了也是这三位的对粉丝们的再三的鞠躬致意,也有了那些为了各种原因退出的评委的再次笑容满面的到场,甚至也有了季军对冠军的又挥手又拥抱的祝贺:这场面很容易令人联想到别地的总统或主席竞选,失败者照例要对胜者表示祝贺,而胜利者也照例要强调“大家都是兄弟……”只是苦了这些小女生,歌唱得辛苦不说,还要学演那些老男人的这一套冠冕堂皇的把戏。

据说有两亿人从电视观看昨晚的《超级女声》。什么时候那些至少与唱歌同等重要(我自然是觉得重要得多)的事情,也能有这样的机会,让十几万人自由参与,数千万人自由投票,数亿人一同从电视观看呢?
本文版权为文章原作者所有,转发请注明本网站链接:http://www.cul-studies.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