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女颠覆了什么?
超女颠覆了什么?
关键词:超女 文化研究
2005年3月,超女风暴悄悄袭来,5个月来,超女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成为街谈巷议的话题。超女=流行!流行的核心是颠覆。“昨天我们创造娱乐,后天我们颠覆娱乐!”2004年底湖南卫视招商年会高呼口号。但让湖南卫视始料不及的是,超女颠覆的内容远远大于传统娱乐的范畴,颠覆的风暴也来得太快,根本不用等到后天。
 2005年3月,超女风暴悄悄袭来,5个月来,超女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成为街谈巷议的话题。超女=流行!流行的核心是颠覆。“昨天我们创造娱乐,后天我们颠覆娱乐!”2004年底湖南卫视招商年会高呼口号。但让湖南卫视始料不及的是,超女颠覆的内容远远大于传统娱乐的范畴,颠覆的风暴也来得太快,根本不用等到后天。就在初秋的今天,许多长期以来被视为天经地义的传统娱乐方式岌岌可危———

  全国报名人数达15万;观众达到4亿;收视率突破10%,稳居全国同时段所有节目第一名;报道媒体超百家;Google相关网页1160000,湖南卫视凭借11万2/15秒的总决选插播广告的报价达到全国最高……超女所创造的这一组天文数字让人惊讶。超女已经脱离了一档简单娱乐节目的概念和“草根造星运动”的框框。如今,超女被看成一面镜子,点点滴滴都折射出流行对传统娱乐的颠覆。

  1.颠覆·观念

  颠覆传统综艺节目

  毫无音准的胡叶新、“红衣教主”黄薪、恶狠狠一句“我会记住你们”的梦游选手、出演尖酸刻薄的评委……评委和选手的原始状态被放大并推到了前台。天娱传媒公司副总经理李志华说:“与传统节目相比,超级女声最具颠覆性的做法,就是把整个参赛过程原原本本地端上屏幕”。中国人民大学专门从事媒介研究的喻国明教授认为,尽管现在很多电视节目都让观众参与其中,但其实这种参与仍然是经过筛选后的参与,而《超级女声》的参与却完全是没有经过打磨的原生状态,真正打破了中国由来已久的“电视标准”的窠臼。资深报人、21CN“创世纪”中国首届华语网络歌手大赛评委、策划人钟路明更认为:“该节目的出现和成功是中国电视综艺节目的里程碑,更是大众文化的一个里程碑。”

  颠覆国人“审女观”

  李宇春和周笔畅的走红让华谊兄弟音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赵青大为惊讶,“这种中性歌手的走红毫无征兆。”超级女声火爆的影响力与覆盖力,促使“中性美”又成了话题的焦点。

  当人们看惯了小甜甜布莱妮、台湾首美林志玲这样的美女,总会有些审美疲劳。为什么非得要打扮得像张含韵那样“咔哇依”,非得像叶一茜那样楚楚动人呢?女人也会有干净利索、帅气酷俏的一面。李、周二人的走红不但颠覆了现阶段的“审女观”,而且还体现出现在社会的多元化和年轻人的率真。

  颠覆娱乐民主意识

  “超级女声”让人看到,娱乐圈或许是中国民众的民主意识成长最快的地方。有评论者说,超女评选迸发了中国人独立参与公共事务和自觉履行选举权利的激情。不管你是什么职业、什么性别、什么年龄、什么身份,你不用再被动地接受包装完美的明星脸庞,你有权利通过“拇指投票”主动选出心中的明星。正如许多网友评论:“广泛民众的投票、参与和观看,造就了民众自己的‘平等且自由’的经历。”中国人民大学传媒研究所所长宋建武博士认为:“这种形式明显是对传统娱乐的颠覆,大众有了选择性。以前的娱乐明星都是唱片公司、媒体的选择,是少数人的选择。这也可以算是娱乐界民主的一个体现。”最有意思的是,民主的力量除了能决定选手的生死,还能决定评委的去留,比如评委柯以敏提前宣布退出就是多少受到了万名网友签名要求她下台的影响。

  2.颠覆·现实

  到了现在,谁都不会否认“超级女声”是中国娱乐史上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可能若干个月或若干年后,我们会记不起李宇春、周笔畅、何洁、张靓颖等女孩的名字,但我们会牢牢记住“超女”二字,甚至这个词就会像“知青”、“伤痕一代”、“万元户”、“打工仔”、“愤青”、“白领”、“SOHO一族”等词语一样,成为归纳一个年代中某一特定人群的词汇。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超女”一路走来,在今夏带给了大众许多快乐,昨晚,“超女”比赛结束了,但人们有理由相信,“后超女时代”的“戏”,可能会演上一阵子。

  满街都是“帅春春”

  谁说陈好才是“万人迷”?有着单眼皮、高挑身材、简洁的笑容的李宇春,短信支持率一直高高在上,而被公认美丽的超女叶一茜,最终被淘汰———“中性美”这个词横空出现,并将影响着流行的趋势。稍微注意就可以发现,满大街都“帅春春”的模仿者。

  以超女的名义挣钱

  超女还未结束时,各种借超女名号进行的商业活动就已经跃跃欲试。美容店、理发店门口竖起大大的超女招牌,超女网络实名和商标被毫不留情地抢注、超女集训班堂而皇之地开课了……这个围绕超级女声一直存在的话题,在超女结束后决不会偃旗息鼓。连黑楠老师都可以大大方方地说:“请允许我借用超女的名义挣一点稿费。那么多参加超女的选手,那多么参加节目的工作人员,完全可以写上一本《我与超女———不得不说的故事》。”

  音乐学校开始火爆

  李宇春是音乐学院的,何洁是音乐学院的,周笔畅、易慧都是学音乐的,大家发现,不一定要作演员才能出名,不一定要去挤什么影视学院、戏剧学院的独木桥,但一

  定要会唱歌。别说超女结束以后,就连现在,李宇春、周笔畅的老师手机都快被咨询求学的电话打爆了。

  选秀节目比比皆是

  超级女声的红火带动了一大批相关娱乐节目的兴起———超级男声、超级女性、超级女孩……它不加修饰的原生态注定将进一步吞噬那些热衷预演排练的集大成者的

  地盘,在跟风甚烈的传媒市场上,这类真人秀节目注定会愈加壮大起来,尽管下一个并不一定又能催生一个乌鸦变凤凰的童话。

  催生粉丝经纪人

  “超女”火起来,还催生了一批新兴职业。有个新名词叫“超迷”经纪人。在长沙,就有这样一对小夫妻。从去年起,他们就开始为这些“超女迷”安排餐饮、娱乐、住宿、订票,安排他们和喜欢的选手见面,制作徽章、T恤、海报等等,一条龙服务,每个人收取50元中介费。到了今年,很多“超迷”都慕名找上门去。诸如此类的粉丝经纪人,势必越来越火。

  后遗症

  1.周五失落症又是星期五了,做什么呢?没有超女的屏幕,所有的电视似乎都索然无味。有了海选,人们是蜂拥的;有了PK,人们是激动的;有了偶像,人们是痴情的;有了短信投票,人们是狂热的;有了粉丝团,人们是团结的;有了黑幕,人们是群起而上的。所以,没了超女,人们势必会失落一阵子的。

  2.还能聊什么

  碰到朋友同事就谈超女,吃饭时聊着超女,逛街时看着玉米凉粉拉票,不停接到久违朋友的短信让你支持某位选手,MSN上与远方认识不认识的朋友交换各种凭空而来的小道消息。现在比赛结束了,还能聊什么呢?3.看到手机卡就冲动

  一看到手机就想抢过来给超女投票。据悉,目前超女粉丝每周投票少则数十元,多则近千元。看见拉票的粉丝,一个不留神,说不定手机就被抢走了,遇上一个超女的粉丝还好,遇上不同的超女粉丝的话……小心你的手机吧!

  4.发短信不自觉发到8088

  对于每个超级粉丝来说,如何投票,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因为超女期间,看到手机就产生要投票的反应,要不然你以为那么高的票数哪来的呢?可这超女一结束,票倒是不用投了,这习惯性反应却留下来了,不是把AX发到别人的手机上,就是把正而八经的短信发到8088。

  5.爱上吃玉米

  知道什么叫盒饭吗?知道什么叫玉米吗?要做一个忠诚的粉丝,不仅名字要叫这个,口号里要有这个,连吃饭睡觉都得沾上这个。以后的日子,他们怎么习惯?

  造词运动

  一场轰轰烈烈的超级女声过后,除了平民变天后的神话,还有无数新鲜词汇的衍生。

  【超女】超级女声的缩写。“超女”这两个字,在人们的脑海里将成为“综艺节目”的代名词,将成为2005年那个超疯狂的夏天的回忆印记。

  【想……就……】由超女口号“想唱就唱”延伸出的句型。“想……就……”这个句型已经开始悄悄蔓延,“想喝就喝”、“想吃就吃”、“想玩就玩”等等,随之一起蔓延的,还有人们释放自我,崇尚个性的心声。

  【海选】没有条件的选拔,在人海中的挑选。各种各样的人在同样的舞台上利用仅有的几分钟拼命展示,或深情或耍宝,不难看出平凡人对于一朝成名的渴望和强烈的“参与”精神。

  【待定】等待确定的意思。原本简单的词语,在超级女声中却代表着即将等待晋级或淘汰的可能。

  【PK】电脑游戏中“PlayerKill”的缩写,意即单挑。超女中最残酷也最有看点的一幕。

  【玉米】李宇春的粉丝们取其“宇”字的谐音,歌迷的“迷”字谐音,组合成这个通俗易记的词语,作为他们的代称。同样出现的还有盒饭、凉粉、荔枝、粽子等。

  【舞美师】超女期间在网上频曝内幕的人,自称是湖南卫视舞美师,此人传出的内幕消息准确性八九不离十,但却总能安然无恙,没被湖南卫视清除掉,所以很多人认为他的真实身份是湖南卫视故意在帖吧里安插的“托”。

本文版权为文章原作者所有,转发请注明本网站链接:http://www.cul-studies.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