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4.0时代,科技公司却停在性别1.0时代 - 文章 - 当代文化研究
文章 互联网4.0时代,科技公司却停在性别1.0时代
互联网4.0时代,科技公司却停在性别1.0时代
关键词:时代 性别 互联网
有时性别歧视是公开的,但往往看起来似乎是无意的——性别歧视来源于根深蒂固的企业文化,它就像是企业文化的副产品,但现在依然没有被重视。
科技公司经常会给记者们一些好处,来讨好他们。比如大笔的奖金,名牌服装,鼠标垫和其它的一些小玩意。至于赠送振动棒(成人玩具),我倒是第一次有人用。

几个星期前,在我几个小时的采访结束后,我看见一位公司的创办者出现在Chronicle的大厅里。他突然跟我说,我没有回复他的邮件。他之所以这么说,是想要引起我的注意。

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还边说边拿出一个用柳条编的篮子,篮子里装着一些跟性生活有关的东西:性玩具(振动棒),一个果冻条(K-Y Jelly),生蚝,龙舌兰酒。

这些东西当然引起了我的兴趣。奇怪的是,他选的东西和他公司的产品丝毫没有关系。事实上,他们公司推出的是一款可以实现无条件问答的应用。不管是什么事,用户都可以匿名向他人咨询,问保姆、问男朋友都可以。

我很想知道,他选这些东西的意义何在,是和我的性别有关还是和他公司的产品有关。这一切让我觉得,Blake Francis——那位创始人,只把我当个女人看,并没有把我当记者看。而且,这个振动棒似乎把我的性别告知给了所有人。

在科技行业的女性,就算不是个“辣妹”,公司的合资人也会因为她的约会史而不让她参加重要项目的研发。在某种程度上,发生在我身上的这种事情是一种进步的体现。要是在以前,女性科技从业者遇到这种情况都是保持沉默;而现在,这些事都可以上报纸头条了。但是,这种事情发生的频率也的确惊人。厌女症在科技行业、机构里早已见怪不怪了。我给Francis发了封邮件,我想要听听他对这件事的解释和想法。

一开始,他并不愿意跟我谈。后来,他跟我道歉了,因为他选的东西的确吓到我了,令我感到十分不舒服。但是,他也对我的这种反应感到很奇怪。他并不想冒犯我,但他还是不明白我为什么生气。Francis似乎并不知道,性或者和性有关的话题、东西,出现在那种专家云集的场合,是多么的不合适。

像这样类似的事情反映了,在科技行业,存在着对性别和女性严重的误解。最近几个月,许多公司都发表同样的报告抱怨说:公司劳动力的性别单一,也缺少种族多样性。所以,不少的行业开始重视缺少女性员工的问题,并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和精力让更多的女性和少数种族对计算、编程行业感兴趣。

“教她们计算、编程问题确实有点难度。”Google X 的前副总裁、美国政府首席技术官Megan Smith前几个月告诉我说,“Google启动了一项新的计划,激发女性对技术行业的兴趣。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自身也学会了新的教育方法。”

年轻的女性在学习计算机科学时,经常会受到打击——所以,女性在科技行业的表现总是那么不尽人意。最近,我自己也遇到了这类事,让我觉得这个问题更为迫切。在科技行业里,我们很少见到没有被打击过的女性。风险投资家经常打击她们,同事经常和她们开有关性的玩笑,老板也不会邀请团队里的女性参加重要的会议。

有时性别歧视是公开的,但往往看起来似乎是无意的——性别歧视来源于根深蒂固的企业文化,它就像是企业文化的副产品,但现在依然没有被重视。

去年,在旧金山举行的TechCrunch Disrupt 大赛中,有2个马拉松编程活动的参赛者展示了他们设计的名为Tistrare的应用。他们慷慨激昂的介绍了这款应用:“当你看着“乳头”时,你可用它来自拍。”这是一个笑话,然而又不是个普通笑话,它更不适合出现在商业会议上和专家云集的场合里。

今年,这种敏感性的话题已经严重违反了会议项目反对性别骚扰的政策规定:禁止说敏感的与性有关的话题,禁止浏览“过度性感图片”。他们说出那种话,他们自己应该察觉气氛的不对。有些受不了这种对待的女性的与会者,会毅然决然的离开科技行业。

“这不仅仅是让女性在夹缝中生存,这更是阻碍了她们的发展。”致力于研究工作地方多样性的非盈利智囊团人才创新研究中心的主任Laura Sherbin在采访中说。

那么为什么女性会离开科技行业呢?Sherbin在《哈佛商业评论》中所做的研究表明:在科学、工程和科技行业工作一段时间后,有超过一半的女性会选择离职。通常,在充满大男子主义的工作环境下,性别歧视的现象更明显。Sherbin认为,如果这些行业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就没必要吸引更多女性去科技行业工作。

S.herbin在一家科技公司做绩效考核时,看到了个奇怪的现象。一位女性员工的绩效成绩很差,因为她的老板认为她把自己的想法描述的太过于复杂。相反,另一位男同事讲的其实和女员工的差不多,但是他的绩效成绩非常好,因为老板认为他的想法有激励作用。Sherbin在采访中说:“在她咨询过的一家工程公司里,女员工在上班前,通常都会做相同的一件事,也就是他们所说的“吹口哨检查”——确定她们自己的穿着,不会吸引太多男性的目光。”在她2008年做的,关于科技行业女性人员辞职率的报道中,其中有63%被调查的女性称自己遭受过性骚扰。

“在科技行业工作的女性往往会故意穿的比较中性。她们也不愿意加入女性网络平台。她们只顾专心于自己的工作,用这种方法来忘记自己作为女人的身份。只有这样,她们才能更好的融入这个工作圈子。”Sherbin在采访中告诉我。

Kieran Snyder是Seattle科技公司的CEO和语言学家。最近她了解到了716位从科技行业离职的女性的故事。其中有将近200个人都说,不愿在一个充满了性别歧视视的环境下工作,是她们离职的首要原因。716人中有90%的人根本没想过要回去继续从事那份工作。

我最近采访了一位26岁的游戏开发者,她在一家上市的科技公司工作。她告诉我说,当她开始做这份工作时,她被异性的过度关注震惊了。她的同事和上司都追求过她,其中一位问她愿不愿意和他发生关系,然后再跟他结婚。一些人会说,诸如“要是我们没结婚的话,肯定会和你发生关系”之类的话。另一些人会详细的问关于她的性生活的问题。有一次,她下班后,在酒吧休息时,一个同事直接把手伸到她裙子里去了。

在这种环境下工作,让她感到十分不安,甚至让她怀疑这是不是个工作场所。工作了好几年过后,她才意识到她应该将这一切公之于众。她说:“如果不把性别歧视这种现象说出来,我真的很难受。如果继续和他们“打情骂俏”,只会让这种现象更严重。现在我意识到了,我保持沉默,是错的有多离谱。”

今年五月,九名女性对科技行业发表了女权主义宣言,具体的行动和以往类似的运动一样——探索,发斥责的邮件,选出被性别歧视残害过的、最有代表性的女性,最后问其它人愿不愿在宣言上写下你对此的想法。“我们对那些制定了,如何解决科技行业内妇女工作问题方案的,但却没有为此付出行动的公司失去了信心,他们根本不了解事情的本质和严重性。”有些人写道。

当我第一次问Francis为什么他选择给我牡蛎、龙舌兰酒和一个振动棒,他回答说,他们所有的产品都需要推荐。每个产品都贴了标签,标签上面是我们上面谈话中所提及到的那款应用的截图。弗朗西斯还说,他也给了其他的男性和女性记者同样的东西。

我跟Francis说,事实上,有人建议使用太阳能手机充电器和高质量的信纸,还有少数人建议把地点选在伯克利,但他拒绝了这些建议。他告诉我说,他们公司只选择最“不可思议”的东西。

“回想过去,我们没有很好的选择产品,”他说。

不幸的是,现在才意识到,有点晚了。
本文版权为文章原作者所有,转发请注明本网站链接:http://www.cul-studies.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