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斯图尔特·霍尔——英国《卫报》讣告 - 文章 - 当代文化研究
文章 悼念斯图尔特·霍尔——英国《卫报》讣告
悼念斯图尔特·霍尔——英国《卫报》讣告
关键词:斯图尔特·霍尔 文化研究 新左翼
斯图尔特•麦克菲尔•霍尔,教师,文化理论家和社会活动家,生于牙买加,在获得了罗德奖学金后,于1951年前往牛津大学学习。在英国,他一直将自己看作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悼念斯图尔特·霍尔
 

——影响深远的文化理论家,社会活动家及《新左翼评论》杂志的创刊编辑

 

 作者:大卫·莫利 比尔·施华茨

卫报 2014年2月10日 星期一

翻译:徐道衡、王欣然

校对:高明

 

 
    斯图尔特·霍尔生于牙买加,在获得了罗德奖学金后,于1951年前往牛津大学学习。在英国,他一直将自己看作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1964年,理查德·霍加特在伯明翰大学成立当代文化研究中心时,他邀请刚刚去世,享年82岁的霍尔加入中心,成为首位研究人员。四年后,霍尔成为代理主任;1972年,成为主任。那时,文化研究只是少数人的追求。而半个世纪后,文化研究却遍布全球,并以体制化的方式生产了大批重要的知识作品。体制化的文化研究所设置的教职,也许是霍尔永远无法认同的。
 
    文化研究的根基在于坚持严肃地看待大众的、地位较低的文化形式,并追踪文化、权力与政治三者相互纠缠交织的轨迹。文化研究从文学理论,语言学与文化人类学中汲取营养,以跨学科的视野,分析诸如青年亚文化、大众媒介与性别及族群身份认同中的各类主体,由此创造出某种写作方式,比如卫报的G2专栏。
 
    霍尔总是第一批洞察到这个时代关键问题的人之一,同时,对于那些轻率简单的答案保持着一贯的怀疑。作为一位引人入胜的演讲者和一名影响巨大的教师,他从不沉溺于学院内的钻营。霍尔的政治想象既充满活力,又精细敏锐;在思想领域,他态度强硬,总是准备着同那些他相信在政治上危险的立场作斗争。而对于来自全球各地的学生、社会活动者、艺术家和拜访者们,他却自始至终诚恳而慷慨,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因此而爱戴他。霍尔赢得了世界各地许多大学的荣誉,却从不认为自己是学者。大学只是给他提供了教学和同其他人进行公共讨论的基础,教学则给他带来了巨大的乐趣。
 
    霍尔出生在金斯敦一个有抱负的牙买加家庭。他的父亲赫尔曼,是牙买加联合水果公司历史上第一位获得高级职位的非白人,曾担任公司的首席会计师。他严厉的母亲杰茜是一位有着白人血统的女性,认同于想象中遥远的不列颠民族精神。霍尔在金斯敦的牙买加学院接受了传统的英式教育,也是在那时,他将自己同反抗殖民统治,争取独立的斗争联系起来。
 
    但他发现牙买加的种族与殖民束缚难以忍受,获得罗德奖学金并可以前往牛津大学学习,成为他逃离的机会。1948年,温德拉什号邮轮抵达英国,标志着战后加勒比人向英国大规模移民的开始,霍尔随着此次移民潮于1951年抵达英国。霍尔曾回忆说,当他乘坐火车从布里斯托到伦敦帕丁顿站的时候,他看到了托马斯·哈代小说中似曾相识的风景。
 
    然而,尽管非常了解英国文化的内涵,他却从未完全将自己看作是它的一分子,而常常将自己想象成一个“熟悉的陌生人”。在默顿学院学习英语时,他体会到了格格不入的感觉,他对于新的政治,对于波普爵士乐,对于包含着不同人类价值的生动世界的热情,是那些围绕在他周围,穿着马裤呢的传统公学男孩们所不能理解的。
 
    随着在英国生活岁月的增加,霍尔对于黑人的身份认同越来越深。他对于自己同出发地与到达地之间的关系感到矛盾,将自己与那些无家可归的、作为城市少数群体的移民联系起来,以此在牛津中世纪式的阴暗气氛中寻找喘息之机。1956年,在英法的支持下,以色列入侵埃及,同年,苏联镇压了匈牙利革命。在这些巨大的政治变故与英国社会产生的新关联中,新左派诞生了,成为霍尔的政治家园,他是这个家园中颇具影响力的人物。此时,他发现自己“被拉回进了马克思主义,来对抗布达佩斯的坦克”。如果说霍尔的马克思主义是“不期而至”,尽管如此,却始终是霍尔至关重要的部分。

    1957年,这些议题催生出《大学与左翼评论》杂志,霍尔积极参与杂志的工作。此后,《大学与左翼评论》同另一份杂志《新理性者》合并成为《新左派评论》,而霍尔是该杂志的创刊编辑。在放弃关于亨利·詹姆斯的论文后,他搬到伦敦。白天,他在布里克斯顿当代课老师,晚上则在家中给《新左翼评论》当编辑。1961年,他成为伦敦大学切尔西学院的讲师,讲授有关电影与媒介的课程。和之前在牛津不一样,布里克斯顿与杂志的工作很合他的胃口。紧接着他开始了对于大众文化的研究。他与帕蒂·威奈尔合著的《大众艺术》开启了一个新的研究领域,随后在伯明翰,他将它发扬光大。
 
    在1964年从阿尔德马斯顿到伦敦的要求核裁军的游行中,霍尔遇到了凯瑟琳·巴瑞特。就在同一年,两人结婚。在接到当代文化研究中心的任命后,他们搬到伯明翰。在那里,他们有了女儿贝基,儿子杰斯,并一直生活到1979年。就在那些年,凯瑟琳成为一名受人称赞的历史学家,而这段婚姻成就了他们伟大的爱情与相互的支持。他们在伯明翰以及之后在伦敦的家成为款待之所,吸引了很多朋友。
 
    在伯明翰,尽管预算很少,但在霍尔超凡的领导下,文化研究启航了。就像霍加特说的那样,霍尔极少使用第一人称,取而代之的是强调研究工作中合作的重要意义。他能量惊人,改变了关于媒介、异常、种族、政治、马克思主义和批判理论这些议题的争论的局面。
 
    虽然没有单独署名的学术专著,但他参与合著与合编的书籍、文章和新闻稿已经形成了惊人的系列,这些著述已被翻译成多种语言的书籍。此外,他的政治演讲、电台与电视讲话则不计其数。
 
    1979年,他在英国开放大学担任社会学教授,帮助那些常规教育系统中失败的学生们。他在那里一直工作到1998年,退休后成为荣誉教授,开设了一系列传播学和社会学课程。他开始更多地关注种族问题和后殖民主义问题,并且将他一直珍视的英国的移民观点予以理论化。

    他转去开放大学从教的时候,正值玛格丽特•撒切尔赢得大选。选举前,霍尔在《今日马克思主义》上发表了一篇极富远见的文章,他深信这种新保守主义的出现标志着英国政治史上一次意义深远的转折,并由此创造了“撒切尔主义”这一术语。基于他所通晓的安东尼奥•葛兰西的政治领导权理论,以及当代文化研究中心合著《监控危机》(1978),他强调种族在撒切尔政治策略中的重要角色,尤其强调了种族在与被他称为“权威民粹主义”的法律和秩序的信条相互关联时的角色。

    在《撒切尔主义政治》(1983)一书中,他坚信,左翼传统的国家主义部分地为撒切尔主义者获取政权创造了条件,他揭示了撒切尔主义植根于真切的大众情绪的程度——这正是左翼没能做到的。而这一点在他曾经的政治同盟中引发了激烈的争议。他确信撒切尔主义将界定政治的可能性,这一点在撒切尔夫人本人离世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被证明是非常具有先见之明的,这不仅是解读新工党政治的关键,同时也有效解释了之后(保守党与自民党)的联合执政。
 
    霍尔作为种族正义的推动者,受邀加入了许多官方及非官方的公共团体。从1997年到2000年,他曾在致力于多种族文化未来英国的拉尼美德委员会任职,据该委员会的观察,英国依然充斥着种族主义,而媒体对此的反应则让他感到震惊。他深知,英国的种族思想依然根深蒂固。

    他喜欢大学生活,但是却也欣慰地放弃全职的学术工作。这为他提供了一次重塑自己的机会,他和一些年轻的艺术家以及电影制作者合作,探索黑人主体性的政治。一个新的霍尔醒目地出现在英国和整个欧洲的美术馆目录简介以及研讨会的讨论中。

    他再次同比自己年轻得多的人合作——同时也从他们身上学习,他担任了“署名”(黑人摄影家协会)以及国际视觉艺术中心的主席职位。他对能够帮助来灵屯募集资金而自豪,来灵屯位于东伦敦的霍斯顿,是一处借助当代艺术以及摄影作品来进行多元文化公共教育的艺术空间。积极投入黑人艺术活动为霍尔的知识分子生涯开辟了新生,这个新的斯图尔特•霍尔体现在2013年电影制作人John Akomfrah拍摄的《未完成的对话》中,这部电影记录了霍尔生活和工作的历史,放置在美术馆里进行放映,成为美术馆备受赞誉的设置,新的霍尔还体现在一部广为流传的影片中,《斯图尔特•霍尔计划》,这个《计划》为霍尔赢得了新一代人的关注。

    近些年来,霍尔的健康持续恶化,实际的情况比他假装的更为严重,他不得不面对密集的透析,不久之后,又在年事已高的情况下进行了肾脏移植。这耗费了他的时间和精力,逐渐限制了他的活动以及参与公共生活的能力。不过最终,他开始热衷于在家中同络绎不绝的访客谈论当下的政治时事。

    在新工党政府执政期间,他对管理主义正在使公共生活空洞化的现象愤怒不已,同时,对全球形势感到越来越悲观。然而他仍为“那个中间名为侯赛因的人”坐镇白宫而欢欣鼓舞,同时也相信,在2008-2009年的信贷危机后,市场资本主义自掘坟墓的崩溃景象已经不远。自始至终,他仍然保持乐观,直到去年,他还在和他的同事们在《探测》上为后新自由主义政治发表宣言。

    2005年,他当选英国国家学院院士。他的出版作品包括合著辑《仪式性抵抗》(1975);《文化、传媒、语言》(1980);《政治与意识形态》(1986);《艰难的复兴之路》(1988);《新时代》(1989);《文化研究的批判性对话》(1996)以及《差异:一个历史语境:当代摄影和黑人身份》(2001)。这些作品共同印证了霍尔知识活动的广度,同时也显示了他人生中各个不同时期的走向。

    当霍尔参加“荒岛孤碟”节目时,他谈到了对迈尔斯•戴维斯终身的热爱。他表示音乐代替他发出了“那些不可能之事的声音”。他自己的知识分子生活不就是不断奋斗、不顾一切地让“那些不可能之事”在思想中鲜活起来么?
 
他去世后留下了妻子凯瑟琳、女儿贝基、儿子杰斯,他的孙辈诺亚、伊夏,以及他的姐姐帕特里夏。
 
斯图尔特•麦克菲尔•霍尔,教师,文化理论家和社会活动家,生于1932年2月3日,卒于2014年2月10日.

原文链接可参考:http://site.douban.com/127630/widget/notes/9826910/note/330035524/ 



 
 

本文版权为文章原作者所有,转发请注明本网站链接:http://www.cul-studies.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