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瓦斯卡尔:伊拉克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哈米德·马吉 - 文章 - 当代文化研究
文章 阿瓦斯卡尔:伊拉克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哈米德·马吉
阿瓦斯卡尔:伊拉克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哈米德·马吉
关键词:伊拉克 共产党 阿拉伯之春 美国 中东
从某种意义上说,伊拉克的苦难是整个中东乃至第三世界的缩影——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支配下,宗派、种族矛盾的交织往往迷失了群众运动的方向,争取民主的斗争变成恐怖主义和帝国主义分裂人民的工具。在此背景下,伊拉克共产党对人民民主的坚持、他们同库尔德共产党人之间基于国际主义的合作,都显得格外宝贵。阿拉伯之春是一场复杂的运动,但不容置疑的是,这场运动给弱小的中东共产党人提供了锤炼自己的难得机会,让他们在组织化、群众化的道路上不断前进。
    问:对伊拉克的侵略犯罪已经过去了十年,对于当前局势,伊拉克共产党有何评价?
 
    答:战前,伊拉克共产党就在“反对战争、反对独裁”的口号下活动了,而当战争爆发、萨达姆政权垮台后,党站在反对占领的立场上,并号召建设一个独立民主的伊拉克。我们认为,那场战争不会使伊拉克成为一个让人民的意志,人民对体面的生活、民主以及建立平衡、灵活的经济的愿望得以实现的国家。因此,党在战后和其他民族政治力量一起活动,以驱逐占领军,争取民主、独立和民族主权。
 
    在独裁统治垮台后的这几年里,伊拉克人民并没有得到多少好处。确实,伊拉克推翻了可憎的、犯罪的独裁统治,并且解除了国际封锁,但是伊拉克人民并没有取得与他们牺牲相称的生活水平和公共自由上的提高。许多社会、经济和文化领域仍然有独裁统治的残存,恐怖主义和破坏势力(包括宗教极端主义者、基地组织和前政权分子)横行依旧,行政和财政腐败则日益严重。所有这些都使伊拉克无法发展到新的高度——为人民提供更好的生活、自由以及法制的国家(后者能够使我国免于官僚主义横行,并防止独裁制度的死灰复燃)。
 
    2003年后,伊拉克建立了宗派-种族分权的政治体制。这一体制经常导致社会紧张、政治碎片化以及相互对立,这些阻碍着政治进程的发展、政治公开、民主制度和司法机关的巩固。
 
    总之,伊拉克被占领后的十年所导致的结果是消极的、非常令人失望的。占统治地位的政治势力要为此承担巨大的责任,尤其是在2011年末伊拉克人民的意志把占领者和他们的军事力量赶出伊拉克领土后。但是民族独立的巩固,在很多方面都要求基于民族民主计划和民主公民国家的民族统一;机构国家〔a state of institutions〕和依法治国。这就是为什么伊拉克人民会起来改变政治进程,会提出能够使政治现状变得符合伊拉克人民的更高利益和愿望的状态的激进主张。
 
    
    问:许多人认为,伊拉克之所以无法控制,是因为伊拉克中央政府和伊朗以及美国相勾结,也由于海湾地区国家和土耳其的旨在将伊拉克一分为三的干涉,它们的干涉推动了宗派内战。除此之外,还有对群众的不断的恐怖袭击。伊拉克共产党是如何分析这一情况的?
 
    答:前面提到过的政府以及政治关系建构方面的宗派—种族分权政策的有害结果自然激化了矛盾。这些矛盾反映出伊拉克统治阶层的阶级社会利益是分化的。这种冲突对立必然会加强这样一种政治趋势,它无益于伊拉克稳定、和平和安全,只会加剧对立、紧张并使对立各方采取非民主方法。这些方法包括建立民兵组织,并利用他们战胜对手,或者诉诸束缚对手、扭曲国家机构的性质、剥夺自由、侵犯人权以及鼓励宗派歧视的实践。
 
    另外,敌对各方为了增加自己胜利的机会,便向外国势力求援,他们和这些外国势力有着密切的利益、意识形态以及宗派关联。这就为地区势力和其他势力干涉伊拉克事务、危害人民利益打开了方便之门。这就是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试图通过培育宗派主义和宗派冲突来将伊拉克拖入本地区不断的对立冲突中。卡塔尔、土耳其、海湾国家和伊朗就对此非常上心。
 
    内部敌对、宗派关系紧张以及宗派不宽容的增长正在撕裂这个国家以及它的民族团结,同时也在破坏公民原则、分裂伊拉克。我们作为共产党人,相信联邦制如果尊重群众意志和民主方法的话,便是和宪法相协调的。我们也相信,伊拉克的分裂,或者将本地区构建于宗派基础上会导致内战,并且与民主以及人民所期望的公民原则和祖国统一不相符。因此,它所服务于的是地区和国际势力的阴谋,并且和拜登所推介的以所谓“联邦伊拉克”的名义将伊拉克分裂为三个小国的计划并无二致。这会使伊拉克人面临持续不断的流血冲突和糟糕的内部混战。没有哪个阶层或宗派能从这一犯罪生意中获益。
 
 
    问:两年来,在叙利亚出现了一场反对复兴党统治的“战争”,在这场战争中,西方国家及其海合会盟友和土耳其在军事和财政上组织起恐怖分子(主要是萨拉菲分子和圣战分子)。伊拉克共产党对这场战争有何看法?
 
    答:我们,作为共产党,很早就呼吁尊重叙利亚人民的意志和他们的选择,以建立一个能够符合叙利亚人民的意愿并且为建设叙利亚服务的民主体制,与此同时,还需要正常的民主发展以及宪政生活,并且放弃一切暴力主张。
 
    我们对这一立场的理所当然和必然性充满自信,并且支持以和平方式进行的、没有外国势力干涉的、尊重群众意志的叙利亚的改革和变革。现在发生的事情违背了叙利亚的友人和人民的意愿,我们只能指出这样的事实,许多恐怖分子和破坏势力在叙利亚起义之前就已在叙国内发展起来了。他们中的许多人穿过叙利亚国土涌入伊拉克,并且据叙利亚情报部门的情报,他们杀害、屠戮无辜的伊拉克民众。事情已经发生了变化,上述因素已经改变了他们的性质,使他们与一些帝国主义势力、反民主的政党和势力相勾结,屠杀叙利亚人民,并破坏叙利亚。
 
    我们注意到了叙利亚境内恐怖主义活动的增长、极端势力与恐怖主义势力(比如基地分子和努斯拉阵线)的滋长所带来的危害。对于这场已经具有了基地组织和土耳其希望培植的宗派性质的战争会带来的后果,我们是担心的。
 
    我们关注这场战争以及它对伊拉克国内局势的消极影响,另外,我们相信,战争的持续完全无益于叙利亚人民。因此,我们首先号召叙利亚政府以及民族和民主反对派政治力量举行对话。其次,实行能够在政治、经济和社会上解决叙利亚问题的民主民族计划。
 
    第三,我们反对任何政党采取暴力以达到他们的目的。我们完全并且坚决反对任何形式(无论直接还是间接,秘密还是公开)的外国干涉。这是重建叙利亚的和平与安全,并给叙利亚人民提供安宁和稳定的唯一方法。
 
 
    问:伊拉克共产党和库尔德斯坦的共产党人之间是一种怎样的关系?
 
    答:我们生活在共同的祖国里;拥有共同的诉求和宏观战略。我们在伊拉克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上与他们一起制定宏观战略。库尔德斯坦的同志们;库尔德斯坦的共产党员,他们在库尔德斯坦的具体事务中享有自决的地位,并且以两党中央委员会共同决定的比例和方式参与伊拉克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他们与其他不同民族的伊拉克同志一道,参与讨论党的文件,提出自己的看法,采纳党的文件并加入党的领导机构。他们占据着伊共中委20%的名额,同时库尔德斯坦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书记是伊共政治局委员。在中央委员会前后相续的两次会议之间、中央特别委员会间的咨询会议上以及两党的政治局(有时是两党中委)之间,会相互咨询并制定出适当的策略计划,尤其在事关共同的伊拉克事务时。
 
    同时,库尔德斯坦共产党有它自己的纲领,这就使得该党在工作和地区中保持了独立地位。它有自己的党内规章,这些规章在一个独立组织内管理着库尔德斯坦地区党组织的工作。库尔德斯坦共产党表现了伊拉克共产党前“库尔德斯坦地方组织”伴随着伊拉克政治管理体制的发展变化(尤其是在库尔德斯建立了联邦制)而发展壮大。
 
    为了在伊拉克库尔德斯坦人民中发挥自己的作用,并且代表库尔德斯坦劳工,库尔德斯坦共产党根据当下现实,制定了自己纲领的细则和具体策略。而我们的关系建立在共产主义和国际主义精神之上,建立在共同的历史和共同的一般原则上。这是一种强大、可持续、灵活的关系。
 
 
    问:伊拉克共产党是如何看待中东以及阿拉伯世界的局势的,您又如何看待所谓“阿拉伯之春”的呢?
 
    答:中东正处于转变和斗争之中,这些转变和斗争的基础是,阿拉伯世界人民和劳工要求自己国家给予自由和富足的生活。阿拉伯各国拥有自然资源财富以及相当的物质和人力潜能,但人民却生活在不发达、贫困、饥饿和疾病之中。
 
    他们的要求是合理的。他们要求重建当今的政权,建立能够反映他们的利益并且与他们的愿望与合理要求、时代本质以及世界的客观变革的要求相符的政权。享有更美好的、有尊严的、自由的生活是他们的权利,也是他们的基本权利。
 
    另外,剥削阿拉伯世界财富的全球反动和帝国主义势力在背后支持着不民主的、暴政的、独裁的反动政权。这些反动政权依附这野蛮的势力,并且窃取本国财富。
 
    这是阿拉伯世界斗争的真实本质,也是正在进行中的剧变的根基所在。阿拉伯各国人民处于国内外发展变迁之中,他们与诸多因素相互作用,争取获得自己的权利。我们因此相信,阿拉伯各国人民的起义并不是人造的运动和革命,不是从外国进口的运动和革命,也不是由国外阴谋所策划的运动和革命。它们有着客观基础,即阿拉伯人民对建立人民能够享有体面生活的权利的自由民主政权的期望。这是阿拉伯人民所期望的。但不幸的是,与这一运动相伴还存在着一些问题和漏洞,例如有明确政治倾向的有组织的力量作用微弱(这是独裁政权镇压——包括恐怖、死刑和虐待——所致),普遍的自发性和广泛传播的教条、理念与理论并不能将这一数百万人参与的广泛的群众运动导向安全的海岸,并获得所期望的成果。这些缺点和漏洞被那些在前政权中占有一席之地的内部力量加以利用。
 
    一些势力因此能够主导政治舞台,因为他们比那些缺乏清晰纲领的新领导层以及一些作用已被削弱的进步和革命力量拥有更好的政治表现,而且拥有物质和媒体力量。这些主导着舞台的势力获得了国外支持。抗议运动的规模、激进趋势和即将实现的目的的本质令许多国家和外国机构大吃一惊。因此,他们努力控制和削弱这些运动,试图将他们保持在一定的限度内,以保证新政权控制在自己手上,并且剥夺这些国家的资源〔capability〕(尤其是自然资源)。
 
    这是阿拉伯之春革命所面临的问题。我们崇敬并且尊重人民的意志和他们对解放的向往。另外,为了保证这次群众运动的方向,我们早就指出了这次广泛的群众运动的问题和缺陷,并且警告存在一些会被反革命力量以及与他们合作的国内外势力加以利用的缺陷。
 
    除此之外,我们相信,事情还没完,这次斗争还没有结束。阿拉伯之春各国的革命力量正在战斗,正在重新组织自己以防范反革命势力、反动和反民主势力,防止这些势力主导政治舞台并将起义和革命导向他们自己的目的。
 
 
    问:伊拉克共产党当前主要的工作有哪些?
 
    答:伊拉克共产党致力于巩固伊拉克的民主体制,并试图通过消除宗派—种族分权制度(我们视之为扭曲伊拉克政治生活的根源)来改善局势。消除它是为了巩固民主——这一民主体现为价值、机构、制度和政府体制,它会重建伊拉克经济并使伊拉克的资源服务于伊拉克的发展,并且只有通过民主,伊拉克人民(尤其是劳工)才能过上更好、更高、更富足的生活。我们通过捍卫社会结构的团结、公民原则的有效性,通过反对地区歧视和排挤、反对外国干涉来达到我们的诉求。它为重建伊拉克的完整主权(经济的和政治的)以及消除一切占领和统治伊拉克多年的独裁的残余奠定了基础。
 
    伊拉克共产党参与了选举斗争。它在选举联盟候选人名单上的代表所采用的是与伊共的民族民主纲领相符的纲领。他们致力于捍卫伊拉克人民的这些权利——保障平等的工作机遇,反对歧视,获得服务,保障人权和稳定,结束混乱的安全状况,打击恐怖主义,在健全的经济基础上重建伊拉克,科学地运用石油收入来重建经济。这是在竞选联盟内党的代表在2013年4月20日的省级选举时所为之斗争的诉求。
 
    按照这一路线,我们已经能够沿着一方面消除独裁统治残余,另一方面消除伊拉克的占领和战争的遗迹、进而建设一个团结、独立的民主的联邦的和公民的伊拉克的路走很远。
 
本文版权为文章原作者所有,转发请注明本网站链接:http://www.cul-studies.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