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睿:看不见的战争 - 文章 - 当代文化研究
文章 沈睿:看不见的战争
沈睿:看不见的战争
——美军性侵案后的博弈
关键词:美国性侵案
科比•迪克等的纪录片《看不见的战争》,记录了美国军队中八位遭受强奸、性骚扰、性侵犯的士兵,不但没有得到应有的支持和帮助,反而上告无门,被逐出军队。这部影片让人震惊,也迫使人们思考终结性侵犯的方法。纽约州参议院克莉丝汀•吉利伯兰德(Kirsten Gillibrand),缅因州参议员苏珊•柯林斯 (Susan Collins) 提议废除“指挥链”这个报告与解决问题的体制,因为性侵犯的解决必须是独立的部门,这个部门甚至不该仅由军人组成,必须由职业人员,军人与非军人共同组成,我认为这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
看不见的战争:美军性侵案后的博弈

美国电影工作者科比•迪克等拍摄的纪录片《看不见的战争》描绘的是美国军队中遭受性侵犯的受害者的命运,该影片获得2012年美国独立电影节最佳观众奖,并于2013初获得2012年最佳纪录片提名,是美国2012年最重要的纪录片之一。

影片记录了八位遭受性骚扰、性侵犯的士兵,在遭受强奸、性骚扰或性侵犯之后,不但没有得到应有的支持和帮助,反而上告无门,被逐出军队。他们在身体、心理、经济上都遭受到很多损害,其中一位叫柯瑞•西奥卡的女兵,被强奸的时候头被打坏了,多年后仍在医疗与医疗费用之间挣扎,而军队有关部门对此视而不见,漠不关心。

这部影片让人震惊。据说2012年4月当时的国防部长看了这部影片,两天之后就下令改变现有的性骚扰报告程序,为解决问题找到出路。

解决问题从来都比找到问题艰难得多,据2013年6月美国国防部发表的《军队中性侵犯》报告说,2012年军队中的性侵犯案件有增无减,比2011年多出 31%。面对日益增多的性侵犯案件,奥巴马总统宣布“零容忍”,国防部决定成立特殊办公室专门处理这个问题,美国参议院议员们正在讨论和提出新的解决问题的法案。这两个月来,美国舆论就此问题沸沸扬扬,舆论一片喧嚣。

军队内部性侵犯问题,绝不是美军的特殊问题,而是各国军队都存在的问题。作为暴力实施机构中的暴力问题,是历史以来各国军队都存在的问题,但在美国,由于性别平等文化的深入,越来越的多的军人,无论男女,都在同等的位置或前线上,美国不存在女军人的特殊工种,年轻的军人有比上一代军人更强烈的性别意识,他们能敏锐地地意识到问题,对过去认为正常的性骚扰和性侵犯提出抗议,这是美军中被报告的性侵犯增多的一个原因:年轻军人不再容忍军队中的性别主义。

当然,主要的问题不是报告性侵犯案件,而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看不见的战争》这部电影通过八个军人的实例说明解决问题的困难。这些困难包括:第一,美国军队报告与解决问题的体制问题。在美国军队里,一切问题的解决都必须经过所谓的“指挥链”来操作,也就是说,问题必须报告给出现问题的直接上司,上司再报告给直接上司,这样层层报告,结果是直接上司往往不愿意向上级报告问题,或报告的时候扭曲事实,为自己辩护,因此性侵犯等问题就被压下来。对遭到性侵犯的人来说,因为知道报告上去也没什么结果,要想与上司斗争,可不那么容易,于是就只好忍气吞声,忍而不报。美军中没有独立的机构审查这个问题,是美军性侵犯或很多其他问题的根本原因。

第二,由于报告机制的体制,出现的情况是,要是受害者报告了,受害者会受到进一步的迫害,而施害者却可逍遥法外,不但没受到惩治,还可能受到保护。因为是通过“指挥链,” 即一层一层的报告与解决问题,有权有势的上级往往不支持受害者,反而袒护施害者,官官相护在这个体制得到机构性的默许,这是出于利益使然。

第三,虽然军队体制中有心理咨询等等机构,但军队中缺乏对受害者情感与身体的帮助和支持部门,受害者找不到独立的部门能在心理上给予支持,身体上给予保护,精神上给予力量,结果自然是下一步,受害者最好就是离开那里,自我保护,用逃离作为自我解脱的方式,受害者离开他们的工作与事业,而施害者反而得到保护或提拔,事业节节上升,官官相护或利益集团互相帮助。

整个过程恶性循环,电影中的女兵,都离开了军队。她们上告无门,命运好的,自己找到出路,自我疗救,在家人、朋友和爱的支持下开始新生活;命运不好的,在疾病与心理折磨中度日,在医院与向上级报告之间苦捱,生活一步步走向毁灭。

最近这几个星期,美国纽约州参议院克莉丝汀•吉利伯兰德(Kirsten Gillibrand),缅因州参议员苏珊•柯林斯 (Susan Collins) 提议废除“指挥链”这个报告与解决问题的体制,因为这个问题的解决不是上级,而必须是独立的部门,这个部门甚至不该仅由军人组成,必须由职业人员,军人与非军人共同组成,我认为这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如果没有独立的与军队中的上下级没有关联的独立部门来调查事件,解决问题,美国军队中的性侵犯与性骚扰问题不会得到根本解决。

2013年7月16日美国国防部重新审查了去年结案的501个案件,审查结果表明,这501个案件中,有56个案件 ——占11%——没有认真地调查而是草草结案的,这些案件被送回军方重新审理,如此高的草草结案率说明军队处理这样的问题的决心与能力。我想如果你是受害者,你不幸是这56个案件之一,你的正义没有得到伸张,而施害者此刻却得到提拔与保护,你怎么做?独立调查机构能否被军队接受目前仍是问题,能否成立这样的机构,未来如何,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本文版权为文章原作者所有,转发请注明本网站链接:http://www.cul-studies.com
分享到:

相关文章列表

本站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上海大学中国当代文化研究中心 电话:66135200  沪ICP备120071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