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文化的城市文化和反教育的教育——凤凰网采访温铁军 - 文章 - 当代文化研究
文章 反文化的城市文化和反教育的教育——凤凰网采访温铁军
反文化的城市文化和反教育的教育——凤凰网采访温铁军
关键词:文化 城市 文化
我们这半个多世纪其实是一个如何把多样化的人,把他要素化,就是你必须经过知识教育把你从幼儿园小学开始培养起,让你知识完全标准化,那就叫做知识教育,知识教育很大程度上和产业资本阶段的资本需求是一致的,产业资本要求把人标准化,其中最重要的是把人的知识标准化,这样才便于产业资本把人变成要素。
 

反文化的城市文化和反教育的教育
——凤凰网采访温铁军 


中国现阶段教育体制还是局限于把人变成资本化的一个要素

凤凰网文化:
    温铁军老师您好。刚才《文化纵横》4周年庆典上,我看您基本是从大的中国文化这方面谈了一下,知道您主要是研究三农这块,我想您能不能具体从农村文化这块儿说一下。

温铁军:
    我们所谓的乡土文化是因为它和自然条件紧密结合的,因此农村文化本身就是叫文化,文化内涵是多样性的,因为自然条件,资源、地理等等自然条件多样性,而导致乡土社会它有多样性。比如说你在西北黄土高原上,那你得吼秦腔,你在内蒙古高原上,你就得是高亢嘹亮歌声,而你到了江南就是丝竹,它是水乡文化,它就是不一样,那这个文化不可能被统一。

    而当产业资本时代,其实我刚才来不及细讲,我们这半个多世纪其实是一个如何把多样化的人,把他要素化,就是你必须经过知识教育把你从幼儿园小学开始培养起,让你知识完全标准化,那就叫做知识教育,知识教育很大程度上和产业资本阶段的资本需求是一致的,产业资本要求把人标准化,其中最重要的是把人的知识标准化,这样才便于产业资本把人变成要素。马克思也早就讲过,什么叫资本主义,就是人类创造了一个异化物叫资本,这个资本再把人类反过来异化为供资本占有剩余价值劳动力要素,那就是资本主义了。

    我们这些年,我们的教育也好,我们的文化建设也好,我们各种各样的知识体系建设,其实是服务于标准化的,把人异化为要素的客观需求,这个无所谓对错,但现在如果允许我们多说几句我们得说清楚,现代是叫做产业资本过剩,我们自10年前就已经进入了生产过剩阶段,因为生产过剩而出现了一系列的调整。其中2007年,中国正式提出生态文明理念,本身就是重大的理念性的调整,生态文明就是承认人影响是多样化存在的,社会是多样化存在的,那因此文化的知识回归了,那这个时候就应该调整,不应该只把教育变成服务于资本化人类资源的一个过程。

    其实我们说现在的文化处境,首先要从教育改起,否则如果教育继续奉行,把人多样性的资源异化为一种要素,一定要用标准化的知识体系,知识化的教学方式,学科化的所谓研究,来规范这一切的时候,那知识就死了,为什么现在我说叫做有教育没文化,教育它是一个去文化的,因为去文化,去掉了多样化的知识体系,它把它都规范化为学科,那学科就收窄了,因此现在的博士是窄士,越来越窄,然后要求你按照一个非常明确的规范体系,包括你所有的论文如果没有这套体系的规范你就不能成立,所有这些东西不是让你博,而是让你窄。

    这套东西就渐渐使得人类本来有的丰富的知识,逐渐逐渐就被窄化为现在的知识教育和学科化的知识,所以这个东西如果我们没有知识,我们连讨论都不讨论,那你就很难真正提到基础性意义的文化层面。

    我最后讲到的,我说要拿个故事来说什么意思呢,就是人家打工者已经自己把自己的文化做了他们的建设了,而我们的知识却要去把它规范掉,说哪里条件不够,你不符合知识教育的要求,然后把它抹掉,这其实是反文化的教育。打工者是一个2亿多人口的庞大社会群体,他好不容易算有点自己的文化现象,为什么一定要摧毁呢?我们现在网上有些人来争论说,难道你们让这些打工者的子女到知识教育的学校去受教育不是教育条件更好吗?对不起,它是把你视为一个机器上螺丝钉的教育,它不是真正意义的让你可以所谓素质教育,或者多样化发展,不是那个道理。因此我们现在越强调教育要多元化,教育要素质教育,人的全面提高,其实就越窄,这套东西大家都不满意。

教育制度的缺陷是利益集团彼此默认的

凤凰网文化:您觉得指日可待吗?

温铁军:
    还没讨论,还没人提出,我也是60岁以后才敢提,如果我60岁以前我要提的话,那我整个体系就没有分配,它的利益集团我刚才说了,利益集团会排异,任何人感觉让这个利益集团受到哪怕些微的损害,你都不能存在。

凤凰网文化:这是大家默认的一个东西。

温铁军:中共十七大的政治报告已经明确讲了这套道理。

凤凰网文化:还是说打工子弟学校,因为也是算现在一个新闻事件,您觉得整个现在事态僵持到哪儿,乐观或者不乐观的拮据分别是什么?

温铁军:反正总之你是得罪不起这些利益集团的。

凤凰网文化:我其实看微博上吵得挺热。崔永元也加入进来。但事实上效果呢?

温铁军:
    没有用,为什么呢?因为这就意味着你从他的饭碗里边切一块,其实事件通行的一般义务教育的规则是钱跟人走,无论你是谁,只要你是一个适龄青年,你应该得到义务教育经费,你无论到哪儿去,只要我收了你这个学生,哪怕你是一个学生,你愿意到我的班上来上课,我立刻会有一份义务教育经费到我这儿来,这应该是全世界通行的规则。但我们现在不是这样,我们现在是把国家的税收形成的财政开支,或者是义务教育经费这种公共品,只划归给某些指定的学校,你没有选择权。

中国现在的城市文化都是反文化的
 


凤凰网文化:然后我其实还有一个问题,想请您大概讲一下现在农村的文化和城市文化的互渗这块儿。

温铁军:城市文化是一个水泥森林魁伟的沙漠,人们老死不相往来的文化,你自己在城市里你也很清楚。

凤凰网文化:这就是它的本质。

温铁军:
    你可以在酒吧里跟陌生人,但你不愿意跟你的邻居交往,它是一种非常个体主义的文化,因为城市基本上是以资本积聚来形成文化的,它是个典型的具有资本商业包装的文化体系。你不能把所有的营销都叫成商业文化,你也不能把企业家训练本企业的员工,让他有纪律好好干活,当成是所谓企业文化。今天的商业文化和企业文化说白了,本质意义是反文化的,而且被我们当成教学的内容,当成现在媒体宣传的内容,把这些东西当成是真正意义的企业文化,商业文化,不对。真正意义的企业文化首先讲的是本企业对于社会尽了什么责任,而不是说通过本企业内部的纪律培养,然后让所有的员工都听话。中国现在的企业文化恰恰是服务于产业资本阶段的,我们刚才说把人类异化为要素的所谓文化,这是一个典型的反制,反文化的。

凤凰网文化:其实有一种说法认为,相对于欧美更成熟的来讲,中国的城市文化其实也还尚未完全形成。

温铁军:
    没错,今天的所谓商业化的城市文化本身是反文化的,一旦你把商业文化变成一种经过无数的营销和广告包装出来的消费主义的时候,那消费主义本身是极其对立的反文化。我在这样的场合不太会愿意说得太明确,今天就要拿企业家的钱,票友帮忙来撑场子的,而不是谈文化问题的,如果谈文化问题我是点到为止。

中国学生付出的所有代价都是为了一张中产阶级入场券

凤凰网文化:因为你本身也在人大任教,您会不会跟学生明确的讲刚才的这些现实情况?

温铁军:
    我是在讲课之前反复强调,告诉我的学生,千万不要听了我所说的这些东西之后就形成对现在教育的所谓学分体系,知识教育的任何对抗,老老实实去把该拿的分拿到,该拿的东西拿到,因为现在的教育,特别是人民大学这种前十的学校,它是给你一个中产阶级入场券,你所有的付出,包括把你自己扭曲,所做的这么巨大的代价,就是扭曲掉你自己人性。

凤凰网文化:您看过很多人付出代价。

温铁军:
    你们付出代价无外乎就是拿到一张入场券,所以这张入场券拿到之后再说,当你有独立思考,讨论问题的能力的时候再讨论,现在还不行。家里边亲友给您凑钱让你干吗,就是好好把这张入场券拿到。

凤凰网文化:没有这张入场券一切都是空谈?

温铁军:
    这个社会阶层的分化已经越来越明显,那你要什么?我们在这种社会阶层分化面前我们无能为力,我们只不能说,对不起,我给你讲的一切是知识,但它不符合知识教育,它是反制的知识教育的对立,我跟你讲这套东西不要拿去考试,当做你在大学阶段丰富自己思想的一种参考。

本文版权为文章原作者所有,转发请注明本网站链接:http://www.cul-studies.com
分享到:

本站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上海大学中国当代文化研究中心 电话:66135200  沪ICP备120071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