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雅琳:完美身材,如何理解它带来的焦虑? - 文章 - 当代文化研究
文章 罗雅琳:完美身材,如何理解它带来的焦虑?
罗雅琳:完美身材,如何理解它带来的焦虑?
关键词:身材管理 焦虑 中产阶级文化
最近这则来自减肥品牌的广告在英国引起了轩然大波。人们纷纷指责广告中对女性“完美身材”的规定和展示是对女性身体的规训甚至羞辱。女权主义的批判我们已耳熟能详,但它仍然无法解释人们在面对此类“完美身材”时复杂而微妙的心理。在人们抗议这则广告的同时减肥品牌及广告公司却认为人们把对身体的焦虑转嫁给了商业机制;而这则广告的商家随后还得意洋洋地指出,虽然看起来是一片讨伐声但他们减肥产品的销售额却涨了三倍。如何理解“完美身材”带来的焦虑?这恐怕还不是单靠女权批判和政治正确能解释

近日,英国地铁上一则减肥产品广告引发轩然大波。减肥产品公司Protein World 在一位比基尼美女旁打出大字“Are you beach body ready?”(你是否准备好了沙滩身材?),女权主义者们纷纷抗议这则广告对普通女性进行身体羞辱(body-shaming),并组织各种身材的反对者身穿比基尼在广告牌旁拍照示威。最后,刚上任不久的伦敦市长宣布,以后公共交通广告中禁止出现有涉“身体羞辱”的宣传。
 

\

伦敦地铁内,人们在这则广告牌上涂鸦上了“滚蛋”、“你的身体不是商品”、“不要再鼓励女性挨饿”等文字。

 

一、既遭抗议又受欢迎,女权批判忽视的困境

 
类似的事件早有先例。2014年,著名女性内衣品牌“维多利亚的秘密”发布一则由十位身材曼妙的模特组成的内衣广告,画面中央是一行大字“The Perfect Body(完美身体)”。这同样激怒了肥胖率高居世界前列的英国人民。为此,“维多利亚的秘密”不得不将广告语修改为“A body for everybody(为每个人的身体)”。
 

 \

2014年,“维多利亚的秘密”发布的引起巨大争议的内衣广告
 

 \

网友对广告的戏仿

 
来自女权主义者们的抗议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这些广告的原罪,不仅在于通过对“理想身材”的展示刺激女性顾客的购买欲望,更在于,它们的服务对象是作为商品出售的减肥药和内衣。在这里,资本主义与父权制相互勾结,共同作用于对女性的身体规训,以此博取市场利润并讨好男性。这是一幅令人愤怒的场景。然而,两家公司都为此叫屈,Protein World 无奈宣称:我们有那么多女性顾客,怎么可能是性别歧视者?同样,被每年维密内衣大秀吸引的观众中,女性也不在少数。因此,仅从健身经济绑架顾客、对顾客进行洗脑的角度批判这些广告,是远远不够的。
 

二、如何理解这些广告既受到欢迎又屡遭争议的微妙处境?

 
维密天使甚至Protein World 的广告女郎,其实已经是某种现代女性的表征。和玛丽莲·梦露式的性感比起来,她们所象征的“完美”显然正宣告着另一个时代。还记得梦露在在肯尼迪生日派对上那条著名的纱裙吗?那条纱裙耗费一万二千美金,以高度精细的裁剪、严丝合缝地贴合于梦露的曲线,也显示出她在征服总统先生的道路上有多野心勃勃。然而,这种媚若无骨的性感已经不是新时代的风范。维密天使的选拔原则中,身材紧实度和线条形态是首要标准。维密大秀的舞台上,不仅有被认为是传统女性符码的粉色系列和蕾丝装饰,也充满着带有金属质感和棱角设计的形象。T台上的女性不再被固定为某种柔弱娇羞的气质,而是呈现出一种不亚于男性的力量感,这其实是女权运动的进步成果。因此,人们不必奇怪维密模特Toni Garrn自认为一位女权主义者,甚至受邀担任女权组织“I Am A Girl”的形象大使。
 

 \

“维多利亚的秘密”长期被认为是物化女性的品牌,而“维秘天使”Toni Garrn(左)则是一位女权主义者,并受邀担任女权组织“I Am A Girl”的形象大使。

 
这类形象正面对着女性议题上的一处困境。女权主义流派中有一“社会性别”理论,这种理论认为性别不是先天形成而是后天塑造,因而批判社会在气质、道德等方面对“男性特质”和“女性特质”的划分。“女性特质”的背后被认为是父权制的诡计,女性被强加种种限定,因而不得不处于社会地位上的屈从状态。然而,这些维密天使形象则想象性地解决了“女性特质”与主导性社会地位之间的矛盾:她们是充满女性魅力的,但同时也是大胆有力的主动者,更是舞台上的绝对焦点。由此,她们展现出一种理想的状态,其“完美”形象不只在于身材,更在于所展现的秀场气质,吸引广大女性观众的观看快感正从中诞生。而这种观看快感,或许不能被轻易贬低为受某种固定审美标准蒙蔽的结果。
 

三、健身风行,对应中产阶级的核心价值观

 
更大胆地说,维密天使们其实被糅合进了现代社会的职业伦理。“健身”在当下的风行,并非只是人们受到美好身体刺激的结果。新时代拥有perfect body的偶像们并非“天生丽质难自弃”,她/他们的核心关键词是“保持身材”,这是要通过坚持锻炼和控制饮食比例等一系列高度自律的行为才能塑造而成。只需看看那些“维密天使是这样炼成的”之类的帖子有多风行,你就可以看到人们有多乐于强调这一点。
 

 \

健身形象,是明星们当前乐于展示的新风潮

 
这里内在的精神,正对应着被马克斯·韦伯视为资本主义发展核心动力的新教伦理。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一书中,韦伯指出,16世纪欧洲的宗教改革之所以得到尤其是经济发达地区的广泛支持,正因其发展出一种强调努力劳动并压抑享乐的清教精神,因而有利于资本主义上升阶段的财富积累。只要稍作转换,我们就可发现,“管理身材”正是“管理资产”的理念在肉身领域的延伸,控制食物+多运动的身材管理法则是要求努力工作+生活节俭规律的清教精神变体。
 
清教精神的要义在于以对劳动的强调取代了曾经的美德标准,因而给获取财富的过程笼罩上正当的色彩。这不免让人想到流行于明星中的健身热潮,前有演技饱受争议、常年被黑却凭借40天练成马甲线而吸引大量好感的袁姗姗,后有在健身房摆出杂技水准造型的孙俪和李嘉欣们。“健身”洗去了她们身上的“暴富”气味,而代之以勤奋和有节制的正面形象。
 

\

《身体的历史》
[法]乔治•维加埃罗
张竝赵济鸿
版本: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3年4月

 
与此类似的是,中国广大新兴中产阶级建立自我正面形象的方式之一,也是通过对跑步、登山等健身文化的渲染,从而将自己区别于“煤老板”和贪官之类大腹便便的土财主。“健身”恰好对应着中产阶级的核心价值观念,这才是当下人人崇尚健身的内在秘密。蓬勃发展的健身经济是这一观念的产物,而不是其原因。
 

四、“完美”身材是一种修辞,放弃对它的执念

 
值得注意的是,“维多利亚的秘密”和Protein world遭到的批评,并不是因为它们展现了过分瘦削而不健康的女性形象。Protein world公司更在事后宣称,广告中的模特拥有正常的BMI指数。其中的关键在于,它们被认为规定了“美”的单一标准,因而构成了对“大多数”的“否定”和“羞辱”。在崇尚多元价值的当代社会,这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了。同样,根据民主社会的法则,任何人都有权利进入沙滩,而非让少数美女俊男垄断。
 
这里的问题,不是仅靠女权理论和政治正确就可以解决。关键在于,我们都是渴望平等的当代人。认为所有人都可以实现同一种“完美”,这样的观念是当代民主社会出现的幻觉,就像《疯狂动物城》里那个“你可以成为任何人”的口号一样虚假。
 
最讽刺的是,民主社会与消费主义的结合,则正向所有的我们当代人允诺,只要你购买某些商品,就可以获得“完美”。这才是真正的陷阱所在,减肥药就是这种错误观念的产物。
 

\

《Beauty Myth:How Images of Beauty Are Used Against Women》 
Naomi Wolf
版本: Harper Perennial 2002年9月

 
只有对人人都可以获得“完美”的这种理念进行彻底反思,人们才能彻底摆脱身体焦虑。美女撤出了公交广告牌,依然会在海报里和大街上真实存在。伦敦市长禁止“身体羞辱”型广告,治得了标,治不了本。如果将火力对准广告上的美好肉体,认为罪恶来自“完美”使大多数人羞愧,我们的批判工作将陷入极其危险的境地。《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中多数人对玛莲娜的暴政,就是对此的警示。为何小男孩雷纳多是小镇上唯一的好人?因为他始终将美得惊心动魄的玛莲娜视为心中触不到的幻景,从不认为自己可以真实地占有她。
 
说到底,广告牌上的“完美”只是一种修辞,它不过指代着人类对于完满境界的梦想。因为是“梦想”,所以“完美”如此吸引人也如此折磨人。然而,人与人的差异天然存在,我们何必用广告牌的标准来审视和苛求自己?那不如放弃对于身材“完美”的执念,在多样化的领域展现自己的独特美丽。

本文版权为文章原作者所有,转发请注明本网站链接:http://www.cul-studies.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