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普利兹克奖得主:“半房”设计成就人文关怀的巅峰 - 文章 - 当代文化研究
文章 2016年普利兹克奖得主:“半房”设计成就人文关怀的巅峰
2016年普利兹克奖得主:“半房”设计成就人文关怀的巅峰
当代平民建筑设计师:Alejandro Aravena
关键词:平民设计师
智利建筑师Alejandro Aravena亚历杭德罗 阿拉维纳TED演讲视频:《良心是建筑设计最需要的才华》链接:http: www archcollege com archcol
智利建筑师Alejandro Aravena
 
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TED演讲视频:《良心是建筑设计最需要的才华》
 
链接:http://www.archcollege.com/archcollege/2016/01/24030.html
 
智利建筑师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Alejandro Aravena)应该是今年最刷存在感的建筑师了吧。他是今年第15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的主策展人,新一届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
 
 
美国当地时间1月13日,普利兹克建筑奖基金会主席汤姆士.普利兹克宣布,现年48岁的阿拉维纳荣获2016年普利兹克建筑奖。
 
评委会认为:“很少有人能像阿拉维纳一样,将人们对建筑实践需求上升到对艺术追求的高度,同时应对当今社会和经济挑战”。
 
杭德罗.阿拉维纳是智利第一个获得该奖项的建筑师,普利兹克奖创始人普利兹克先生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令我们深刻理解什么是真正伟大的设计建筑师。”
 
他与他的建筑设计,缘何能获得如此高度的褒扬?
 
Alejandro Aravena于1967年6月22日出生于智利首都圣地亚哥。1992年,毕业于智利天主教大学,成为一名建筑师。1994年,成立自己的建筑师事务所。
 
不仅在自己的母校任教,也曾是哈佛大学的客座教授。
 
先来欣赏几张大师超犇的作品,随意感受一下。
 
3
Anacleto Angelini UC创新中心项目
 
智利天主教大学连体塔楼(2005 年)
 
智利天主教大学医学院(2004 年)
 
然而真正让阿拉维纳和他的小伙伴们与众5不同并为其赢得国际声望的是2004年完成的金塔蒙罗伊住宅项目。这个项目的挑战在于如何在有限的资金下完成社会保障房建设。
 
这些房子被称为【Half-homes半房】
 
 
2003年,智利伊基克市要为一个有着30年历史的贫民窟修建社会保障房。
 
这里的贫民家庭都是从农村进入城市,非法占据了市中心半公顷的土地,市中心的土地价格起码比一般的住房要高出3倍左右。但贫民们不愿意搬走(好不容易驻扎下来,哪里能轻易被赶走(⊙o⊙)哦),于是当局希望能够把这批不稳定因素彻底安置下来。
 
政府找到阿拉维纳,希望他能够设计出这些贫民家庭的住宅。项目的目标是让这些家庭保持他们在中心城市附近地区形成的社交和经济关联,而不是把他们驱赶到城市的外围。
 
因此,最理想的情况下也只能在这5000平方米的土地上建造每户36平方米的房屋,而且其成本是正常情况下社会保障住房所能够负担水平的三倍。
 
这个项目中,当地政府会为100户人家每户提供预算补助金7500美元。
 
这点钱,阿拉维纳大叔要用来为每户家庭买土地、提供基础设施并建造出住房。(噢,大叔当时肯定一脸“Are you kiding me?)
 
并且,阿拉维纳和他的团队还希望居住在这些房屋内的家庭能够实现中产阶级生活标准,而不是让他们永远住在社会保障房里。
 
市场上没有任何方案能解决这个难题。
 
面对如此复杂的问题,阿拉维纳大叔表示要听听大家的意见,于是这些家庭召集起来,讨论如何建房。
 
人民表示最喜欢建造独栋房屋,这样就有足够的空间,还可以各种扩建违法建筑……like this!
 
 
不不不,打住,这点儿钱,只够给30个家庭,其他70个肿么办?不患寡而患不均呐!
 
要不,联排屋也成,也一样有发挥空间……What about this?
 
 
No way,只够给60个家庭。那就——
 
 
能够容纳100个家庭的多层公寓,唯一能兼顾的方案了。
 
但贫民们表示不接受,并且威胁建筑师们若是敢把他们搞进这种房子住着,他们就绝食抗议搞一把非暴力不合作运动。
 
因为,他们依然希望有扩建的空间和机会,这种火柴盒,根本就扼杀了这种需求。
 
“如果我们没有足够的钱给每个人建一栋好的房子,为什么不给每个人建一栋‘半成品’房屋呢,然后让他们自己去完善这些房子”,阿拉维纳在接受英国《卫报》电话采访时表示。
 
于是,阿拉维纳大师用政府的资金,为他们建起了“半个房子”,这半个房子,既能满足人们的最基本居住要求,又能有另一半空间,留给他们以后,根据自己的需求和财力情况来自由发挥。
 
 
建筑之间形成半开合的社区。
 
如果你目前没有余力,那么就直接住进去,如果你以后有更好的条件,就可以把另外一半空间按照自己的想法改建布置加以完善。
 
 
预算有限,所以建筑内只有基础的木头梯子和毛坯房风格。但居民们可以根据自己的能力来修葺属于自己的家。(下图为装修前后对比图)
 
 
 
 
无论是有钱没钱,都同时能够得到满足。
 
这样的设计,不但用有限的预算完成了所有需求,100个家庭都满意的住宅,但最重要的地方不在这里。
 
阿拉维纳大叔的目的还在于,这种设计结构,同时能够激励这些家庭努力去工作赚钱,才能进一步扩建自己的住房。
 
他的预想实现了。
 
一年后,房地产价格上涨了两倍,但所有上述家庭都自愿留在原地,并不断改善着自己的家园。
 
 
 
 
这个被违法占据了几十年的贫民窟,变成了一个有良好生活环境的居住小区。
 
阿拉维纳还将这个模式应用到2010年完成的墨西哥蒙特雷住宅项目中。在墨西哥住宅市场上,能够得到最廉价解决方案要卖到大约3万美元,所以无法惠及穷人。
 
所以,阿拉维纳开发了智利伊基克住宅的“改进版”,其中,下部是普通住宅,上部是复式公寓,初始成本2万美元,但经过自助式扩建之后,可以达到72平方米的中等收入标准。
 
 
 
 
目前为止,阿拉维纳和他的团队建成了2500多套低成本社会保障住房。
 
就这样,他把住户的力量利用起来,让他们参与到整个的设计建造流程中去,既给了自由,又能在最少的预算里面,筑造出最多的安置房。
 
而这些建筑,不过是他以人为本设计中的一个。
 
自我建造的力量、常识的力量、或自然的力量,所有这些力量需要被转化成一种形式,而这种形式最终打造的并不是水泥、砖块或木材,而是生活本身。设计的整合力是努力尝试把生命的力量注入建筑的灵魂中。
 
——摘自2014年阿拉维纳TED演讲
 
致敬!
 
图片来源:
 
http://curbed.com/archives/2016/01/13/pritzker-prize-2016-architect-alejandro-aravena-winner.php
 
https://www.lafargeholcim-foundation.org/experts/alejandro-aravena
 
http://archinect.com/news/article/132339475/chilean-architect-alejandro-aravena-named-architecture-director-of-2016-venice-biennale
本文版权为文章原作者所有,转发请注明本网站链接:http://www.cul-studies.com
分享到: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