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尖:《欢乐颂》就是一曲金钱颂 - 文章 - 当代文化研究
文章 毛尖:《欢乐颂》就是一曲金钱颂
毛尖:《欢乐颂》就是一曲金钱颂
关键词:欢乐颂 阶级
​五一假期把《欢乐颂》给看了大半,满满负能量地走出家门,看到小区大妈在跳广场舞,站在喷水池边看她们用不年轻的腰肢扭出年轻的动作,心里有些感动。她们欢乐地跳啊跳,她们身上的山寨LV显得前所未有的活泼,生活的激情灌注进性冷淡名牌,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欢乐颂》里没有欢乐。


五一假期把《欢乐颂》给看了大半,满满负能量地走出家门,看到小区大妈在跳广场舞,站在喷水池边看她们用不年轻的腰肢扭出年轻的动作,心里有些感动。她们欢乐地跳啊跳,她们身上的山寨LV显得前所未有的活泼,生活的激情灌注进性冷淡名牌,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欢乐颂》里没有欢乐。

 

《欢乐颂》里有两个阶级两组人物,为了戏剧原因被强行纳入同一幢楼同一个楼层。安迪和小曲属于精英中的精英,她们在22楼各占一套,樊胜美带着关关、小邱合租其中一套,她们属于白领民工。第一次,电视剧赤裸裸和这个时代的势利同构:戏剧空间、戏剧份额,包括人物的智商情商完全按照财富进行分配。安迪的心理疾病,小曲的混世魔王腔,因为有她们高冷的财富背书,全部成了蓝调。相比之下,挣扎在房租线上的三个姑娘,即使是一些无伤大雅的特点也会被反复放大成low点。同样是爱吃,安迪吃是因为她的胃爱国,她吃得越多,男人越爱她,但小邱爱吃就是脑残,编导让小邱吃完蛋糕吃小笼,好像她的无能就是因为她贪吃。如此,最后两个阶级貌似南北一家亲地坐在一起,实现的不是阶级消灭,是阶级加固,瞧,精英多么平易近人!

 

网络上还能经常看到对富二代的嘲讽,但是《欢乐颂》不,编导全身心地歌颂有钱人,留学回来的小曲连商务英文都看不太懂,但是一个转身就人神共助地成了社会栋梁,她手段低俗地插手租房姑娘的爱情,最后都成了她聪明善良的证据。中国电视剧对精英的膜拜正在创造新高峰,《欢乐颂》似乎生怕我们下里巴人进入不了有钱人的内心,不仅用情节用台词向金钱献媚,还用画外音。苍天在上,每次《欢乐颂》的画外音响起,我就软了,那种描述动物世界里弱肉强食的声音,平静又抒情地挪移到偶像剧里,真理性地强调,有钱人就跟草原上的狮子老虎一样,她们掠夺是大自然赋予的使命,但其实她们都有玻璃心。 

 

过去偶像剧,主要用镜头膜拜金钱,用台词不屑金钱,《欢乐颂》不一样。用画外音的方式,编导为有钱人提供了身心合一的电视剧套餐保障,有钱就是“动人”是“率真”是“仗义”,有钱就有“欢乐”有“爱情”有“朋友”。别的不说,剧中,五个姑娘之间每一次问题的解决,都靠两位精英女的人脉和金钱达成,同时直接造成剧中最有活力的樊胜美一直深陷金钱的泥坑,最后依然需要被金钱祝福被金钱拯救。童叟无欺这是一曲金钱的颂歌,童叟无欺这是这个时代的最大恶意,贫穷不仅是经济上的匮乏,还是道德和感情的首批负资产。五四青年节里播放着这样的青春剧,休克的青春令人觉得《欢乐颂》简直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污点,而作为观众,我们逃无可逃也是这个污点的一部分。

   

所以,黄昏里,我久久地站在广场舞大妈身边,让年轻的她们帮我擦拭污点。

 

 

本文刊于2016年5月7日《文汇报·笔会》


本文版权为文章原作者所有,转发请注明本网站链接:http://www.cul-studies.com
分享到: ="_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