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玉给女儿一封信:我希望你是女权主义者 - 文章 - 当代文化研究
文章 段玉给女儿一封信:我希望你是女权主义者
段玉给女儿一封信:我希望你是女权主义者
关键词:女权主义
女工歌手段玉写给女儿的一封信:我不想对着你赞美“母亲”这个词,因为有太多的赞美是在赞美牺牲。我也不想对你说“女性伟大”,那“伟大”正是对女性的束缚。我不想你活在牺牲和束缚当中。

亲爱的女儿:

你的妈妈,我,出生在辽宁,是个土生土长的东北人,也是个“80后”妈妈。妈妈小时候家庭不是很富裕,所以也没有选择自己喜欢的专业,而选择了学费较低的幼师。有时候我觉得读书也在浪费家里的钱,于是没有考虑自己的未来,对未来也没有什么目标。那时候,你的外婆,我的妈妈让我学个幼师,以后当幼师吧,我也就随着这个安排走下去。

毕业后,我阴差阳错的到北京打工,值得的是庆幸我还读了个文凭,可以有些选择权。我渐渐接触到了很多的女工,看见很多女孩子并没有得到平等的教育机会——很多家庭不是认为女孩读书没什么用,就是因为要让家里的男孩读书而辍学。好多女孩都是这样被家庭逼着放弃了学业,到外面打工,供弟弟或哥哥读书。她们的兄弟也认为,姐妹供他们读书是理所当然的,她们只是一个牺牲品。

我希望你未来能得到公平的教育,获得更多学习的机会,知道自己喜欢做什么,清楚自己要走的路。我也希望我们的教育环境有所改善,本土教育水平有所提升。还有在外面的流动工人子女,能够更容易进入公立学校,而不是被贫困和户籍所拒绝。当然,这些希望也可能会破灭。作为妈妈,我就只能自己去做一些尝试,多一些家庭内学习,而不是完全靠学校。我想发现你的闪光点,给你更多选择。当你面对选择时,你要知道我永远是你的坚强后盾,无论你做什么,我都希望你是健康的、快乐的。再者,现在助学贷款也有很多,没条件我就寻找各种条件,让你不会因为环境和贫困而牺牲自己。

你知道吗?在成长过程中,妈妈一直被称为“假小子”,也许是因为我从小到大没有留过长发,打扮也偏运动风。虽然我常常被这样称呼,但我并没有因此而改变。周围的人说多了,见没有什么作用,就放弃继续说我了。所以这个形象就一直伴随着我成长。你外婆是个很爱美的女人,我小时候总看到她和周围阿姨的各种时髦服装,但也许是司空见惯,我并没受到她们的影响,反而一贯都打扮成运动风,直到现在。

后来我长大了,被你外婆说穿着不像女孩,行为举止不是淑女。现在想来,很多妈妈都比较喜欢淑女这个类型的女儿吧,但却忽视了哪个才是女儿自己喜欢的样子。有时候妈妈按照自己的审美打扮孩子,孩子就多了一丝的束缚。我想只要你穿着得不是特别怪异和暴露,我还是要去用欣赏的眼光去看待的,不能把自己的审美强加于你身上,把你变成我理想当中的孩子。

我想我不会教育你说“女孩子要怎么怎么样”,我会尽量鼓励你,做你喜欢的样子,让你尝试各种体验。男孩子喜欢做的事情,女孩子也可以去尝试,不能说某某事情一定是男孩做就好,女孩就不能做。我想给你尽量多的选择,帮助你分析事物,理解看待不同的东西。

有时候女孩子长大了,不少妈妈爸爸一方面会担心她早恋,但另一方面,如果她超过了25岁,妈妈爸爸又要操心她怎么还没有男朋友。在我27岁时,你外婆终于开始逼迫我去相亲了,她怕我成为没人要的老姑娘。所以我也艰难地度过了一段被逼婚的状态。你长大了以后我绝对不会逼你结婚。在我的身边,很多女孩子长大了就去结婚生子,我觉得我们很多时候都是被教育成这样的。除了结婚,其实我们还有更多的选择。世界之辽阔,生活之精彩,我们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而不用把结婚生子作为终极目标。

你外婆经常举例子说,某某女孩子嫁了、有孩子了很幸福,但我看到,在我身边很多女孩的生活很艰辛,甚至还有被家暴过。人们不说女人被家庭捆绑,却总是在说婚姻多么美好,但也许我是悲观主义者,或我自身也被捆绑不得挣脱,我感觉这一切那是他们设的局。也许他们认为这才是幸福,但幸福的概念不仅仅在此,女孩子有自己喜欢做的事,可以有爱的人,同时也拥用自己的独立精神。当然,如果你要做独身主义者,我也不会反对。

传统观念中,妈妈都是任劳任怨的:洗衣、做饭、带孩子,在我很小时候也是这样的印象。现在我成为了你的妈妈,在家庭中要花更多时候要做家务,带孩子,时间一长就成为习惯了,做家务就成为女人的专利。导致很多人印象里女人就是擅长做这些事。其实这都是错误的认识,我们第一次做妈妈时,都是一样手足无措的,并不是天生就会做。而男人因为产假短,或者因为性别刻板印象,很多时候带孩子成了女人的事情。当然也有些爸爸很能参与到带孩子做家务的队伍中,但却还是少数呢。

我想告诉你,不要做家庭的唯一承担者,要把家务分类,分散到每个家庭成员身上,让每个人都承担家庭责任。当然这是最理想状态,但也可能你未来的老公真的很忙,没有一点时间的话,那就要考虑让他用结算家政工的方式来给自己付款……哈哈,有点异想天开。

当然,我祝愿你有一份自己喜欢做的工作,而不仅仅是做全职妈妈。家庭不是女性的全部,人们的悲惨不是她生活的有多么糟糕,而是她没得选择。传统观念似乎认为,女性一定是跟家庭和孩子捆绑在一起的,这本身就是对女性的束缚。一个女人如果离婚,那么她很可能会被人用有色眼光来看待,但是离婚的男人就不会这样。

我想告诉你,女人有时候会遇到很多让人不舒服的事情,比如职场对女性年龄的要求,比如你做个售货员他们还来要求你只能是18到24岁;大部分的女员工都是由男性来领导的;在同级的职位中,有些男同事会让女同事端茶递水、会拿女性开玩笑;很多男人会评论一个女孩的穿着、或者开一些黄色笑话来取乐。遇到这样的事情时,我真想一拳揍过去啊!不过我没有,我还得硬着头皮敷衍着。女孩子在大街上走着,也有可能碰到骚扰者,你说我们是应该默默忍受还是无力的反抗?有时候,我们把大好的年华献给了社会建设,但是当年纪大了,我们要去哪里,也是一个让人头痛的问题。 

我希望二十年后 ,我们能有一个更加平等的环境。我希望你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同时我也希望每个女孩、每个人都是女权主义者。你想想,如果二十年后,政府部门有50%的决策者是女性,每个不同的工作职位有50%是女性,几乎所有都是男女各占50%,那该多好啊!女性的自由也是男性的解放,女性解放可以让我们走向一个更平等更自由的世界,你期待吗?

我不想对着你赞美“母亲”这个词,因为有太多的赞美是在赞美牺牲。我也不想对你说“女性伟大”,那“伟大”正是对女性的束缚。我不想你活在牺牲和束缚当中。

我是女孩,我是女儿,我是母亲,我是女性,我不想要赞美,我也不想牺牲,我想自由行走在天地间,可以摘下天上任何一颗星星。

我亲爱的女儿,我祝愿你也拥有独立自由的灵魂,并且活在更加好的世界上。

你的妈妈 段玉

2016年5月7日

写于母亲节前夕

作者:段玉
辽宁海城人,19岁开始到北京打工,做过销售员,幼儿教师,业务员,文员。 
作为一个打工者,我有着关于底层的生活。
作为一个歌者,我会用我的歌曲来表达在生活中的感触。
原创歌曲有《小小的渴望》《电梯姑娘》《我的名字叫金凤》《他们说》《我在北方看了一场雪》 
本文版权为文章原作者所有,转发请注明本网站链接:http://www.cul-studies.com
分享到: ="_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