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结构中的女性困境:共享经济能解放女性吗? - 文章 - 当代文化研究
文章 劳动结构中的女性困境:共享经济能解放女性吗?
劳动结构中的女性困境:共享经济能解放女性吗?
关键词:女性 劳动 共享经济
“共享经济”是一个新兴的概念,主打将闲置的空间、额外的劳力、多余的时间这些原先被视为无用的资源,通过网络进行交换,赚取额外收入。有趣的是,共享经济所提供的服务,往往是从前由女性所担负的额外责任。这个现象引发了女性是否能借着共享经济取得自主性的讨论。然而,如果女性只能作为服务者,而不是管理者,就算由无偿的地下经济变成有偿的共享经济,女性的工作权益仍然不受保障。
“共享经济”是一个新兴的概念,主打将闲置的空间、额外的劳力、多余的时间这些原先被视为无用的资源,通过网络进行交换,赚取额外收入。有趣的是,共享经济所提供的服务,往往是从前由女性所担负的额外责任。这个现象引发了女性是否能借着共享经济取得自主性的讨论。然而,如果女性只能作为服务者,而不是管理者,就算由无偿的地下经济变成有偿的共享经济,女性的工作权益仍然不受保障。

 

随着新型网络创业时代来临,劳动结构逐渐改变,男女各自面临高低不同的性别期待和压力。

 

人称近十年来快速崛起的共享经济为破坏式创新,将之誉为 21 世纪的新经济革命,可望解构 19 世纪以来构筑的资本主义与权位霸权。有认为共享经济使微型创业成为趋势,自由业将成主流,非正规就业可望受到重视,自媒体的力量和自我品牌的觉醒将催化女力茁壮,女性赋权搭上共享经济的快车,将加速通往经济独立的目标。


共享经济是网络女权运动?

 

共享经济可以说是共享生活的经济,将食衣住行放到网路平台作为可贩售的服务或商品,不论是闲置的空间、额外的劳动力,还是多余的时间,都可以被细致化地妥善利用。共享经济以共享之名,行赚外快之实,成功吸引了当今受薪资结构扭曲所苦的中产阶级。共享经济也是非正规就业的一种,因为它的商业模式并非如传统以正式契约雇用全职员工,也没有固定薪资,多为自营或兼职的性质,没有合适的法律规范,故常常走在法律边缘。

 

有趣的是,共享经济和过往女性从事的非正规就业似乎颇有雷同之处:遛狗、打扫、孩童接送、除草、洗衣,以及下厨等都有相关的网路平台可以接洽,当年的非正式经济,现在都可以线上购买消费,地下经济俨然成为线上经济。


 

共享经济主打人人皆可自我赋权,摆脱固定工时,打破薪资上限,将“自由业”与自由、自主、自律、自治的愿景相结合。有认为共享经济可以是另一场经济型的网络女权运动,因为长期以来女性多为非正规就业的主要劳动生产者,而当今自由业有望成为主流,为了反抗性别薪酬差距和升迁机会不等的职场性别歧视,女性可借由共享经济的崛起迈向经济独立,打破玻璃天花板的局限。

 

但事实真的是如此吗?

 

根据美国自由职业者联盟和 Elance-oDesk 于 2014 年的研究,在美国从事全职自由业的人口中有 53% 为女性,该份研究亦指出,赚取外快是女性之所以愿意投入自由业的一大原因。

 

这不得不让我们反思:为什么女性需要同时身兼多职才能达到经济独立的地位?女性之所以会做这样的选择,是否是在性别薪酬差距的前提下而被逼迫的抉择?还是只是因为选择自由业的女性不会受到如自由业男性所受到的性别歧视?女性需要借由投入自由业和兼职的市场来达到经济独立的根本原因,是否隐含着性别薪酬差距的事实?
 

共享经济堪称资本主义和权力结构的解构契机,鼓励人人都可以拥有财富自由和经济独立的机会,提倡自营、自雇的高弹性,但事实上,劳动的高弹性也意味着薪资和客源的高度不确定性。

 

女性的劳动产出长期以来因大量投入非正规就业而不受重视,无法律保障,亦无稳定薪资,或许共享经济近来颇具争议的劳动关系可以用女性过往的劳动经验作为借鉴。但无论如何,只要共享经济尚处于法律的灰色地带,女性似乎就仍难以通过这条路迈向经济的独立自主。


女性在共享经济中,仍非如男性能握有掌控权

 

科技业长期由男性所主导,女性在科技领域不受欢迎,新创事业的管理职位仍多为男性,女性IT创业家甚为少见……此些现象皆能从硅谷科技业男女就业和薪资比例不均中瞥见端倪。事实上,多数女性在共享经济中所扮演的角色仍多是服务的提供者或消费者,在共享经济中就业的女性多只能从每次的服务或商品中零星赚取酬劳,非能如创业的高阶管理职可直接从大笔网络交易中赚取价差。

 

 

令人担忧的是,共享经济会不会最终只是经济独立自由的幻影,借由女性逐渐握有个体经济掌控权之形象来掩盖总体经济事实上仍是由男性把持的事实?
 

2015年3月10日, 打车软件Uber 曾发新闻稿说明将与联合国妇女署合作长期计划,宣示 Uber 将于 2020 年前为全球妇女提供一百万的担任 Uber  司机的工作机会,保障妇女的工作权益和自我培力。

 

 

这里想强调的是,提供女性工作机会固然值得肯定,但若仅单纯提供作为服务提供者的工作机会,而非担任管理职位,就会和不思考为何硅谷多数网络新型创业家是男性,为何科技业多由男性主导是一样的结果。若仅单纯让女性参与共享经济,而非主导共享经济,那最终共享经济顶多只会沦为女性赋权的口号和幻影而已。


本文版权为文章原作者所有,转发请注明本网站链接:http://www.cul-studies.com
分享到: ="_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