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尔·克拉克:时代需要一个埃利希·弗洛姆式的政党 - 文章 - 当代文化研究
文章 尼尔·克拉克:时代需要一个埃利希·弗洛姆式的政党
尼尔·克拉克:时代需要一个埃利希·弗洛姆式的政党
关键词:资本主义 心理健康
弗洛姆认为,战后资本主义制造出另一种同样变态的性格类型——“市场型性格”。这种人“因适应市场经济的需要而逐渐变得疏离真正的情感、远离真理和信条”。对于市场型性格的人来说,“一切都被转化为商品;不仅东西,还有人本身,人的体力、技能、知识、观点、情感、甚至于微笑。”
“经济的健康发展必定以人类的健康为代价。”——弗洛姆
 
我很想知道:三十多年前写下这句话的社会哲学家和精神分析师埃利西·弗洛姆博士,会怎么看今天的英国。
 
过去十年,经济发展出现了一个空前的连续增长期。然而,人的心理健康却急剧衰退。两百多万英国人服用抗抑郁药,另有一百万服用A类药【译注1】。酗酒、以及暴力、自虐和破快公物事件——弗洛姆把它们列为“毁灭行为”——之多达到了历史新高。撒玛利亚人报告说:五百万人“处在极端的压力之下”。奥里弗·詹姆斯【译注2】的新书《富贵病》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简称Unicef) 上周发表的报告(内称欧洲最不快乐的儿童在英国)都是对我们这个衰败的社会的有力控诉。
 
如何解决我们的困境?不能指望新自由主义政客如爱德•维积【译注3】,以及被大企业资助的其他政党的成员们。也不能依赖理查德•来亚得【译注4】倡议的、短期的修补术比如认知行为疗法【译注5】(CBT)。
 
事实上,我们应该求助于埃利西·弗洛姆,这位二十世纪最有远见却惨遭冷落的思想家。
  
在1955年发表的《健全的社会》中,弗洛姆认为:一个“把消费作为实际上的目标”的社会是病态的。他发展了自己关于社会性格的理论,认为“每个社会都制造该社会需要的性格”。比如,早期加尔文式资本主义【译注6】制造的是“囤积型性格”。这种人囤积财物和感情:典型的维多利亚时代【译注7】有产者。
 
弗洛姆认为,战后资本主义制造出另一种同样变态的性格类型——“市场型性格”。这种人“因适应市场经济的需要而逐渐变得疏离真正的情感、远离真理和信条”。对于市场型性格的人来说,“一切都被转化为商品;不仅东西,还有人本身,人的体力、技能、知识、观点、情感、甚至于微笑。” (要找一个“市场型性格”的完美例子,只要想想现在住在唐宁街10号【译注8】的那位。)
 
当代全球资本主义不但需要大量市场型性格的人,而且还要确保对这些人的控制。与此同时,弗洛姆理想中的性格类型,成熟的“创造型性格”——不戴面具、勇于爱和创造,认为自在比占有更重要——的人却不被鼓励。
 
弗洛姆深深忧虑:在我们的社会中,作为“人的存在问题唯一健全和完满的回答”的爱,遭到了奖励贪婪和自私的经济体制的破坏。
  
在1956年出版的《爱的艺术》中,弗洛姆指出五种不同类型的爱;其中任何一种都已濒临灭绝。兄弟之爱,最重要的一种,“其它几种爱的基础”,被把人贬低为商品的作法毁了。母爱遭到来自自恋和占有欲的威胁。自爱,我们能够爱他人的基础,被自私破坏了。上帝之爱,倒退成“对上帝的偶像化概念”。最后,性爱,由于脱离了兄弟之爱和温柔的缺席而堕落了。
 
2007年的英国,处在涡轮资本主义【译注9】下,弗洛姆先前警告的反对爱的战争进入了高速运转状态。美伦美奂的各种杂志鼓励的是与爱相悖的性放任,培育的是自私和物质主义的生活方式。提倡自恋崇拜的高利润产业日益发展壮大,其中的真人秀是自恋最新最直露的表现形式。我们被怂恿着把一切人类关系视为易耗品,随时可以“折价交易”以换取更好的商品。雇佣和解聘的原则不仅适用于做生意,而且适用于个人生活。而我们不理解:为什么我们这么不快乐。
 
艾利西·弗洛姆告诉我们如何反击。好的医生不仅要会诊断,还要能提出治疗方案。他说,除非社会的存在从“占有”模式变成“自在”模式,人类整体的健康状况不会有任何改善。
 
必须禁止当代广告业使用的——弗洛姆称之为“毒害大众的心理暗示”——洗脑术。必须缩短贫富差距。必须引入新的、参与型的民主;“在这种民主形式下,社区的健康成为每个公民私下关切的问题”。在工业领域,应该有最大限度的分散经营;在政治领域,应该有最大限度的权力下放。而最重要的是,“大企业的股东和管理层只根据利润和企业扩张来决定生产的权利”必须彻底改变。弗洛姆毫不含糊:人的需要必须先于资本的需要。
 
毫无疑问,有人会批评弗洛姆的方案(正如他们批评奥里弗·詹姆斯提出的类似的、合情理的方案一样),说它们不切实际或者太左倾了。正如弗洛姆本人警告过的,大企业将动用它们“强大的力量”来反对这样的变革。但是如果我们真的想要建设一个以团结和兄弟之爱为核心的社会,我们就不得不对经济体制进行全面的、彻底的改造。
 
要健康的经济还是要健康的人类?我选择后者。你呢?
 
(尼尔·克拉克 发表于2007年2月)
 

译注:

1、在英国,A 类药指的是最危险的药物,比如可卡因、强效纯可卡因、摇头丸、迷幻药等。拥有或携带这类药会招致严厉惩罚。罚款数额会很高,还有可能入狱七年。
 
2、奥里弗•詹姆斯,英国临床心理学家、畅销书作家。
 
3、爱德•维积,即爱德华•维积,英国保守党政客。
 
4、理查德•来亚得,英国经济学家。
 
5、认知行为疗法,欧美主流的心理治疗法。
 
6、加尔文主义,是一种清教徒神学体系,基督教生活的另一选择。根据16世纪法国宗教改革家约翰•加尔文命名。
 
7、维多利亚时期,英国历史上1837年至1901年维多利亚女王在位期间;被视为英国的全盛期。
 
8、唐宁街10号,英国首相官邸。
 
9、涡轮资本主义,反全球化运动的一位人士爱德华•卢特瓦克对于公司制资本主义全球化的一种说法。
本文版权为文章原作者所有,转发请注明本网站链接:http://www.cul-studies.com
分享到: ="_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