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小茗:民气可用——谁说“魏则西之死”没有真凶? - 文章 - 当代文化研究
文章 罗小茗:民气可用——谁说“魏则西之死”没有真凶?
罗小茗:民气可用——谁说“魏则西之死”没有真凶?
关键词:魏则西 民气
越是这样的时刻,越应该警惕那些以深刻冷静之名,将由“魏则西之死”而引发的民意和民气,刻意分化的上述舆论。无论此类文章的主观意志如何,其客观效果,都是通过“深刻”和“冷静”,把事情彻底“搞复杂”,在几番腾挪转移之后,终于使得民气再而衰,三而竭,一无用处。
今天的朋友圈,继续被两篇和“魏则西之死”有关的文章刷屏。一篇是“莆田系壮大史,就是一部患者血泪史”,另一篇是“百度的中枪掩护了多少人安全撤退”。
 
表面上看起来,这两篇文章都是自媒体在“魏则西之死”事件上就两个不同的方向——百度和莆田系——进一步展开深度追踪。然而,如果仔细追究的话,便会发现,这恐怕也是“魏则西事件”所引发的民气和义愤,在各路公关专家的“深度”和“冷静”的思考之下,逐步分化,不了了之的开端。
 
这一分化,已有两种迹象。
 
 
其一,是上面这两篇文章内在逻辑的蔓延。显然,这两篇文章是以貌似深刻的思考或揭秘的方式,述说一个浅白的逻辑:“此事查无真凶”。这是因为,如果真的要在中国这块大地上,认真追究“魏则西之死”,分出一个主犯从犯,找到罪魁祸首的话,那么一路的“理性思考”之下,便会发现网络、医院、医改、市场经济、环境恶化、政府失职,甚至社会中每个平日里对此袖手旁观的个人,都参与了“杀戮”!毕竟,对一个纯然“理性”的社会来说,当一个晚期癌症患者之死,去追究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责任,被推定为可疑的时候,那么,一个晚期癌症患者之死,去追究一家医院、一个医院系统的责任,同样理据不足。
 
其二,从昨天开始,国务院专项小组进驻百度就此展开调查的新闻开始流传。这一奔走相告,似乎意味着,政府出手是对“百度”展开审查和惩治的有力保证。人们长久以来积累的对“百度”的怨气和怒火,终于盼来了“终结者”。
 
显然,这样的文章和消息之所以具有分化和引导民气的效果,恰恰是准确把握了当前一种更为普遍和循环的社会心理状态:一方面,普通老百姓对中国社会败坏的承受能力一再被这一类“查无真凶”的社会事件刷新提高,另一方面,这一承受能力的加强,又总是和对政府执法办案、扮演青天大老爷的期待和依赖程度成正比。就此而言,越是绝望,越是依赖;尽管,越是依赖,也往往越是绝望。
 
然而,如果这样的话,那么,可以说,这一轮对于“魏则西之死”的社会舆论,所有的悲愤、点赞和转发,也和人们推送的美食和自拍一样,是消费和娱乐的一个部分。它将和之前无数的事件那样,徒然成为笼罩在人们心头的阴影,而无改善社会状况的可能。

因此,越是这样的时刻,越应该警惕那些以深刻冷静之名,将由“魏则西之死”而引发的民意和民气,刻意分化的上述舆论。无论此类文章的主观意志如何,其客观效果,都是通过“深刻”和“冷静”,把事情彻底“搞复杂”,在几番腾挪转移之后,终于使得民气再而衰,三而竭,一无用处。
 
当前的问题也就变成了,倘若民气可用,那么由“魏则西之死”引发和聚集起来的民气和社会义愤,如何防止被来历不明的“深刻”滥用和化解,真正实现其推动社会改进的作用?
 
根本的方法只有一条,那就是牢牢抓住这一事件中引发社会义愤的特殊性。
 
显然,“魏则西之死”的特殊性在于,魏则西既不是信息闭塞求医无门的中老年人,也不是没事找事瞎折腾的整容一族,而是一个计算机系的熟知互联网技术和运作规则的大学生。在他寻求帮助的过程中,强大的信息获取能力,不仅没有增加安全感,反而让危险系数变得如此之高。
 
魏则西之死,与其说是首次揭露这一“无能”,不如说,像一道闪电,照亮了人们早已知道但不愿意面对的信息无能的真实处境。正是闪电划过天空的这个片刻,人们如此清晰地意识到,以“百度”为代表互联网,不仅没有提高他们在丛林社会中自我保护的能力,反而成为有组织的损害最基本的身体健康权的“共犯”。
 
在这件事情中,真正的凶手,便是这种普遍的深入骨髓的信息无能。百度和莆田系的猖獗,很大程度上,不过是这一真凶的易容术。而这也正是“魏则西之死”令活跃在自媒体上的中等收入和高学历的城市群体,大感震动之处。
 
一旦认清了这一点,便会发现:了解黑暗的莆田系或医改史,可以增长我们的当代史知识,却并不改变这一信息无能的基本状态;国务院派专门小组审查“百度”,虽是政府应该做的事,却也同样并不能改变这一信息无能的基本事实。以为这样的“跟进”可以处理“魏则西之死”,不过是把闪电的光芒分解为层层的黑暗,轻轻放过凶手,让人继续忍受它的胁迫。
 
至此,对于所有因“魏则西之死”感到黑暗和恐惧,感到生活缺乏足够的保障和安全的人们来说,这件事情的解决方案在于实际追问:经由此事,普通人究竟可以采取何种方式,自发且有效地对以“百度”为代表的搜索平台展开就身体健康和医疗信息方面的监督?
 
就此,政府需要做的,不仅仅是派出调查小组。毕竟,功能再强大的调查小组总有撤离的一天。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互联网上长期驻扎的“朝阳区人民群众”。
 
就此,百度要做的,也就不是一味的媒体公关,自我粉饰,而是在制度上实施改革,提出一整套切实的不仅善待国家调查小组,也随时接受人民群众网络监督、帮助公司进一步成长的可行方案。
 
就此,作为监督者的“群众”,我们相信,无论“朝阳区的人民群众”最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编制,是众筹而成的自发平台,还是有制度保障的新的监督渠道,他们都会在健康信息监督的实际斗争中,迅速成熟起来;搞清楚哪些可以查、哪些不能查,在一个看起来密不透风的国度里,以不破坏社会和谐和稳定为前提,重新把保卫健康和生命的信息权掌握到自己手中。
本文版权为文章原作者所有,转发请注明本网站链接:http://www.cul-studies.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