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警员与「华裔族群团结」背后的种族争斗:少数族群典范与反黑情结 - 文章 - 当代文化研究
文章 梁警员与「华裔族群团结」背后的种族争斗:少数族群典范与反黑情结
梁警员与「华裔族群团结」背后的种族争斗:少数族群典范与反黑情结
关键词:族群 反黑 警员
纽约华裔警察 Peter Liang (梁彼得)成为第一位因射杀未持有枪械且未犯法的非裔人士而被法律惩处的警察,至于其他白人警察都未被大陪审团要求起诉。梁警员的判刑结果引起华裔社群的愤怒。许多人把他叫“替罪羊”及声称警察系统有双重标准,也在2月份举办了三次盛大游行。强调白人免责,等同于说白人杀黑人不用负责,所以华裔人杀黑人也不需要负责。华人的诉求可以理解是多年来受到美国主流社会边缘化的产物,但这种族群争斗,并不只更加撕裂亚裔与非裔历史以来的紧张种族关系,还加强了白人优越主义的逻辑
从 2014 年十一月起,纽约华裔警察 Peter Liang (梁彼得)枪杀非裔 Akai Gurley 的事件,与 Ferguson 在美国闹成的轩然大波,分​​裂了美国的亚裔社群。在美国主流媒体报导中,Liang-Gurley 的事件被视为整个Black Lives Matter 运动中的一个小插曲,差别只在于梁警员成为第一位因射杀未持有枪械且未犯法的非裔人士而被法律惩处的警察,至于其他白人警察,比如发生于Liang-Gurley 事件之前的两起:勒毙Eric Garner 的Dan Pantaleo 与射杀Mike Brown 的Darren Wilson,都未被大陪审团要求起诉。
 
梁警员的判刑结果引起华裔社群的愤怒和不满,也在去年与上周末(2/20)相继举办了三次跨州的盛大游行。各大华语媒体多数赞赏全美四十个城市的集会为「华裔在美国史上最大的示威游行」,并认为华裔终于可以摆脱「少数族群典范」(Model Minority)的包袱,拒绝成为「哑裔」,为自己的权利发声。吊诡的是,此次华裔集会运动的诉求:撤销梁警员刑责,绝非一件依照「种族正义」而生的行为,却是迎合了白人优越主义下,维护国家警察执法正当性,与少数族群典范「反黑情结」(Anti-Blackness)的族群分裂思维。撤销梁刑责背后的逻辑,即是:若是那些白人警察可以免于他们杀害非裔的罪行,为何身为亚裔不行?
 
「华裔大团结」的暧昧集会修辞
支持梁警员的这些华裔移民究竟要争什么样的「权利」或「正义」?此次行动中的论述,似乎刻意被操作地模糊不清。若集体目标是要求一个更公正的司法,那他们应该要一并强调起诉所有杀伤无辜性命的警员,无论种族。再者,若集会者的诉求是要反对司法的重刑,那么他们不应该只是强调梁警员的「无辜」,使他个人豁免刑责,而更该结合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的整体诉求,削弱整体警察与司法权力结构的正当性。因为在这一点诉求上暧昧不明,使人感觉所谓的「华裔大团结」,不过是要藉由梁警员的华裔身份,来为自己的族群造势,而非关正义。
 
如此反黑情结思想之下的「种族正义」,到最后,获利的并非华裔移民或是其他少数种族,而是靠着此次游行曝光并搜刮选票的白人与亚裔地方政治菁英。不难发现,游行的现场义工热烈地发送「选民登记表单」,呼吁华裔必须勾选支持梁警员的市政委员,而不能投给赞成他受到刑罚的「汉奸」Margaret Chin委员(2/20纽约场集一名参与者所用的语言)。集会中刻意模糊的标语,比如「Justice for All」、「No More Silence」与人手一支的美国旗,正好成为年底美国大选造势的大好机会,而非真正关切华裔或亚裔在美国的民生困境。
 
Black Lives Matter or All Lives Matter?
这次集会中不可忽略的便是华裔社群由网路(特别是微博与微信)号召群众的惊人能力。梁警员被判刑的三天之内,一封向白宫陈情撤销梁警员罪行的签署书就累积了12 万份以上的签名,2/20 联合四十个城市的集会,光是纽约场,依靠微信上的口耳相传与地方侨领筹备募款、租游览车招来周边五大区的华裔来参加,就号称有五万人到场,可以说是盛况空前。但靠着即时社群网站的快速传播,许多关于事件的多面向也容易被扁平化,讯息煽动族群斗争,也激发了不少华裔优越主义、仇他的言论。一路来主要支持陪伴Akai Gurley 家人诉求法律正义的泛亚裔组织CAAAV (Committee Against Anti-Asian Violence),不但收到匿名的仇恨邮件,越南裔执行长个人的身家资料,甚至是住宅地址也一度被放在华裔移民论坛上,被中国网友喊话必须对这个「越南狗」进行肉搜。
 
梁警员事件中我们所看到的华人悲情族裔诉求,可以理解是多年来受到美国主流社会边缘化的产物,但这样以「华裔族群团结」之名,令人痛心的族群争斗,并不只更加撕裂亚裔与非裔历史以来的紧张种族关系,还加强了白人优越主义的逻辑:切割、仇恨、隔离,当亚裔接受白人经济特权的同时,要我们忘记这个国家曾对亚裔执行过的结构暴力:限制移民条款、对日籍美国人的隔离与囚禁、二战后放任白人劳工阶级对亚裔的仇恨谋杀、911 后对南亚族群的反穆斯林监控,与整体长期的社会边缘化。身为亚裔,我们不该站在黑人运动的另一端,增强白人优越主义下的反黑情结,而更该认清种族正义运动的优先顺序:唯有当这个社会认知黑人的生命至关重要,才有可能实现真正的种族正义。
 
亚裔种族运动与监狱解放的反思
当然,此次的争议也引起许多亚裔美国人社群对于亚裔反黑情结的反思,陆续发出声明,呼吁亚裔美国人社群必须与非裔社群站在同一边,严惩国家的种族暴力( eg 1, 2, 3),强调除了不应让梁警员免除他该受的刑责外,更要不分种族地起诉所有滥用暴力的刑警。另一方面,长期组织监狱解放(prison abolition)运动的激进组织者也提出诉求,呼吁大众必须借此机会探讨国家警察与人民的对立。他们认为刑罚本身无法给予受害人「正义」,只是强化了伤害有色人种社群的监狱体系,并且再度强调了警察执法的公正性。
 
这次梁警员的事件,也显现了警察巡逻制度本身的种族歧视:梁警员之所以会出现在Akai Gurley大楼的原因,正是因为纽约警方为监察低收入户国宅人口而特意设立的「 Vertical Patrols」政策(垂直巡逻:允许警察直接进入民宅大楼中搜寻任何潜在的犯罪迹象)。警察并非是为「保护人民」所存在,而是为了替资产阶级管理容易引起反抗的「问题人口」才得以拥有权力。监狱解放的激进立场,让人不禁反思,重惩警员或是期盼「更好的警察制度」,都不该是Black Lives Matter 运动的最终诉求,而应该是解除国家警力执法的正当性与瓦解「Prison Industrial Complex」这个危害百万人生命、并让资本家持续获利的「监狱工业综合体」。往正面的方向来看,梁警员事件所爆发的美国种族议题,也许会是1992 年「洛杉矶暴动」,造成亚裔与非裔社群对立并多数人命牺牲的悲剧之后,一个亚裔与非裔社群得以针对种族正义公开对话的机会。
本文版权为文章原作者所有,转发请注明本网站链接:http://www.cul-studies.com
分享到:

相关文章列表

本站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上海大学中国当代文化研究中心 电话:66135200  沪ICP备120071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