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翠容:网络掀起革命,却撕裂社会!我见证埃及的殇‏ - 文章 - 当代文化研究
文章 张翠容:网络掀起革命,却撕裂社会!我见证埃及的殇‏
张翠容:网络掀起革命,却撕裂社会!我见证埃及的殇‏
关键词:网络
在这网络时代,你对网络有多少膜拜?又如何机不离手地活跃于各大小社交媒体?你认为它无远弗届,力量强大;当人人都说信息科技正改变世界的同时,你又可曾停一停,心里出现哪怕是一丝对网络的质疑?
在这网络时代,你对网络有多少膜拜?又如何机不离手地活跃于各大小社交媒体?你认为它无远弗届,力量强大;当人人都说信息科技正改变世界的同时,你又可曾停一停,心里出现哪怕是一丝对网络的质疑?
 
踏入21世纪,从占领华尔街到阿拉伯之春等抗争运动,网络成为主要的推动媒介。这些运动开始时来势汹汹,可是均以失望告终,究竟哪里出了错?这是过去几年徘徊在我脑海的问题,特别是从埃及回来之后。
 
不久前埃及刚度过革命五周年,但与五年前相比,这一年开罗街头异常冷清,军警身影处处,装甲车不时巡逻。据闻,埃及总统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下令不得纪念示威活动。回想五年前开罗的热血沸腾,人们把市中心的解放广场挤得水泄不通,热烈讨论国家民主转型,如今他们往哪去了?一切似乎打回原形:镇压、拘禁、失踪……往日的欢笑变成今天的沉默,埃及人不愿再提起「阿拉伯之春」。
 
在我的采访生涯里,埃及的确令我一想就痛,只欲卷进被窝里不去想。在历史的命运面前,人是多么渺小,如何无知,对错难分。从悲伤到欢乐,又从欢乐落入悲伤里──认识这个大循环便能明白: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不以物喜, 不以己悲,修练得一派平常心,便是最大的力量。
 
但,依然痛,还是惘然。我曾分享过埃及人春天的喜乐,脑海里仍留有他们的欢呼声;曾抹过他们激情泪水的一双手,怎么余温到现在也不散?
 
 
 
网络掀起革命
 
革命高涨的2011年初,看到一位埃及小伙子戈宁(Wael Ghonim)曾慷慨陈词:「网络浪潮挡不住,新时代已经来临了!」当时大家都相信,如想要解放社会,你需要的只是网络。因此,有过万青年跟着戈宁拿起手机,走进脸书(Facebook),投身革命。
 
戈宁时任谷歌(Google)中东及北非地区营销经理,当时被视为「阿拉伯之春」的重要推手,国际媒体争相追访,甚至被美国《时代》杂志评选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一百人」之一,还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
 
当时国际媒体索性宣称,发生在北非的那场革命,就是由社交媒体所推动。事实上,社交媒体令抗争行动更灵活,而年轻人又是最活跃于社交媒体的一群。不少知名的年轻博客(blogger)由此崛起;他们一呼百呼,风头一时无两,而戈宁更是佼佼者。
 
戈宁在2010年12月突尼斯革命发生后,在网络上以「ElShaheeed」为名开设脸书页面,以此纪念遭受埃及政府暴力迫害的受害者Khaled Mohamed Saeed,一夜间有不少人蜂涌留言,大家都问可以做什么?戈宁的脸书逐渐引发对政府的抗议声浪,成为有影响力的革命媒介。
 
埃及革命期间,戈宁被政府拘留了11天,在国际舆论压力下获释放后,他的身份终于曝光,并成为那年青年革命的领导人物。
 
埃及革命成功后不久,戈宁在开罗发表TED的18分钟演说,题为「埃及革命的内幕」。他所指的内幕,其实就是网络的力量,他称为「埃及革命2.0」,也就是由网络作引擎的革命。他在演说中表示:「这是革命2.0,没有任何人是英雄,因为每个人都是英雄……,每个人都做出了一点贡献……。网络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帮助这些人说出了他们的心声,团结合作,并开始一起思考。」
 
他其后成立了一个网页,由人们共同参与管理。人们拍摄相片,举发埃及国内发生的违反人权事件,提出意见,并票选这些意见,然后执行。所有的事都由人民亲力亲为,没有领导者,但每个人都是领导者。戈宁认为这就是网络的力量;大家了解到彼此拥有同样的困境,我们可以走上街头。
 
戈宁还忆述,当第一次就有数千人聚集在亚历山大港,他感觉到相当不可思议、相当棒。因为网络将虚拟世界里的人们连结在一起,然后带入真实世界,分享了同样的梦想、同样的焦虑、同样的愤怒、同样对自由的渴望。他们证明了,人民的力量远远胜过了当权者的力量,这是戈宁在2011年TED演说的结论。
 
 
 
网络撕裂社会
 
革命五周年前夕,戈宁在日内瓦又发表了另一场TED的演说,但他今次对网络竟然来了180度的转变,他表示:「我错了!」
 
他以为网络可以改变世界,可让他们团结在一起,推翻独裁者;怎知道,网络最终也将他们撕裂了。他回顾道:「2011年,穆巴拉克被迫下台,是我人生中最激动的时刻。那是怀抱伟大希望的时刻。在革命的18天里,埃及人活在乌托邦中,我们有同样的信仰,相信大家可以求同存异地生活在一起。相信穆巴拉克之后的埃及,将是和平包容的国度。」
 
可是,后革命时代的情况,就像重拳击碎他的胸口。他发现社交媒体只是在放大言论、传播错误信息、重复口号,并散播仇恨言论。军队支持者和伊斯兰教主义者越来越两极化,让较为中立的人感到无助。两个集团都希望你站在他们一边,你不是伙伴,就是敌人。撕裂的埃及社会就这样把革命推倒了,并令军方乘势再起。
 
戈宁的第二场TED演说,值得我们深思。他所描述的社交媒体问题,不仅存在于埃及,事实上,两极化现象正在全世界蔓延,且不断加剧。科技本应协助解决问题,现在却成为麻烦的一部分。
 
戈宁指出两极化的演变,其实是人性使然。然而,社交媒体却塑造一个容易让我们产生这些行为的环境,并放大它的影响。无论是引起斗争,或是忽略你讨厌的人,都是人类天生的冲动。然而,在科技的帮助下,你只需要单击鼠标,就可以完成。
 
各走极端的社会,令温和理性变得尴尬,甚至遭受耻笑。当中间派感到无力之时,社会便难取得共识,难以达到有利各方的妥协行动,唯有继续斗争,不断撕裂。
 
今天的社交媒体可说正面对着严峻的挑战,讯息真假难分,充满偏见的谣言不断散播,使人信以为真。其次,我们创造了同温层,我们往往只和观点相同的人沟通,不见对异己的包容;在线的讨论,亦会很快激起人们的愤怒,仇恨言论更容易让人失去理性。
 
此外,由于社交媒体快速、简短的特性,我们很快就跳到结论。在此情况下,很难表达出复杂、深刻的观点。那么,社交媒体只会使人变得偏狭,自以为是。
 
以上都是社交媒体的特性,我们不禁问一句:在这种情况下,网络科技究竟是推动民主的工具,还是民主的摧毁者?从戈宁对社交媒体的反省,说明世事万物既能载舟也能覆舟,不是非黑即白。这原本是个简单道理,但人类偏偏充满盲点。
 
 
 
解放社会,先解放网络
 
我这样说,不是去否定社交网络,而是反思过后,重新出发。如何令社交媒体带来真正转变,以及怎样引导大众在社交媒体上,回到理性和有意义的讨论?这是当前的要务──无论你在美国、欧洲、非洲,又或中东、亚洲,以至香港。
 
正如戈宁在他第二场TED这样说道:「今天,世界上有三分之一的人拥有网络。但是网络的某一部分,被人性中不那么高尚的一面俘虏了……因此,五年前,我说:『想要解放(liberate)社会的话,你需要的,其实只是网络。』今天,我相信:『想要解放社会的话,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解放网络。』」
 
说得真好,这绝不是戈宁的泛泛之谈,而是亲身经历了一场轰天动地的革命后,却看不到民主开花,反而目击自己国家一步步走回独裁统治的锥心之痛,所发出的肺腑之言。
 
当你真的追求社会的民主,自当明白到有质量的社交网络,比获取不少like的网络更重要。愿包容、有对话,才是民主的素质。如是者,我们为何不去创建可参与对话的平台,去进行有理有据的论辩,而非一直宣传观点?如果社交媒体可因张贴一篇有分量的文章,而改变人们的观点,那么,大家都可能会写得更认真、更仔细、更具说服力,试图扩大读者群,进行思想撞击,从而产生新的看法。
 
戈宁已起来行动,他与伙伴们已开发第一个的产品,一个具谈话功能的媒体平台,他们举办对谈活动,来促进沟通、理解。我们是时候需要思考,如何解放网络,从狭隘中解放出来,让网络成为推动真正社会改革的工具。
 
(张翠容,香港独立新闻工作者,战地记者)
本文版权为文章原作者所有,转发请注明本网站链接:http://www.cul-studies.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