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结构性危机不可能解决 - 文章 - 当代文化研究
文章 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结构性危机不可能解决
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结构性危机不可能解决
关键词:结构性 资本主义 危机
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就陷入了结构性危机。如今,在进入21世纪第二个10年中期的时候,这个过程已经显露无疑。

  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就陷入了结构性危机。如今,在进入21世纪第二个10年中期的时候,这个过程已经显露无疑。

  该如何区分结构性危机与那些同样周期性的、反复出现的、带有规律性的现象,这种现象不仅限于“现代”资本主义制度,而是任何类型的制度都有可能出现。区别在于,所有制度通常具备的纠正偏差机制在结构性危机当中已经使制度本身远离了平衡,不再有效。

  让我们来分析当前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结构性危机的一些最重要矛盾,以及不可能的解决方案。

  一、地理空间和确保资本不断积累的经济部门的缩小和耗尽

  当代资本主义发生的是怎样一种情况?它已经占据了世界的各个地方,使所有地方都加入到商品化过程中,占据一切用于海外扩张的必要空间。

  但是,自然资源正在日益枯竭,农村人口已经准备好了接受非常低的经济补偿,让他们的土地用于建设从高购买力地区转移来的外包生产的工厂。

  这个全球性的被占领过程在19世纪末完成,在20世纪上半叶呈现饱和迹象。但在拯救资本中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这是一个先破坏再重建的过程,开始了比迄今为止我们认识的资本主义制度更大规模的扩张时期,但这一时期最终也在1968年自我灭亡。于是,出现了各种拯救资本的因素:

  ·中国重新给资本提供了一块净土和超过10亿的人口,从而改变了市场上劳动与资本之间的力量平衡。

  ·金融和货币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出现前所未有的扩张,尤其是美国宣布放弃布雷顿森林体系以来。

  ·帮助拯救资本的海市蜃楼,即所谓的“金砖国家”出现,也称新兴经济体,它们是让资本积累得救的最后希望。

  资本主义已经失去了它得以扩张的原始动力,推动它向前进的发动机已经停止转动。正如荷兰经济学家维姆·迪尔克森斯和西班牙学者安德烈斯·皮克拉斯所言:资本主义的发展建立在每一时期剩余资本的再投资基础上。为了使资本主义有效运行,必须获得让一部分产生出来的剩余资本进行有利可图的再投资的机会。增长得越多,越难再继续增长,尤其是当增长趋于激增的情况下。但是,没有增长的资本主义就是一种矛盾的存在,就不再是资本主义。

  二、全球价值生产下降的不可逆趋势

  尽管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在榨取剩余价值上的方式方法不同,但决定价值量的一定是技术最为发达的地区,即核心国家,虽然近几十年来周边国家,尤其是东南亚各国创造了数百万额外的就业岗位,可能会让人以为全球范围内的价值生产出现了增长而非减少的过程,但必须要说的是,这些国家的大部分工业劳动都是以极低的生产效率完成的,因此,按照自动化和超国家化工厂的标准测量,它们只能代表非常有限的价值生产。从价值生产的角度说,没有工作小时的绝对数量,而是说一件商品的价值取决于有效社会生产力的水平,而在今天这个有效社会生产力则是由在全球市场中占主导地位的各个生产部门决定的。而这些部门的生产力水平随着第三次工业革命在持久地提升,这反过来又意味着在生产力不足部门的劳动产生着越来越少的价值。

  三、新的扩张“长波”不可能出现:即周期理论中的第五个长波

  从历史上看,当发生农业社会的资本主义向城市和工业社会的资本主义过渡时,经济就会经历几个大的周期,这个周期通常平均持续50到60年。

  法国大革命后,资本主义已经出现过四个较大规模的“长波”:第一个出现在1790年至1848年;第二个在1848年至1893年;第三个是1883年至1940/1948年;第四个是从1940/1948年开始至今尚未结束。

  今天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发生的是什么情况?第四个长波已经持续超过了70年(有些研究认为是76年),而前三次长波中没有一次持续时间超过60年,也就是说新的扩张长波出现要推迟20到25年,考虑到过去200年来长波出现的规律,第五个长波原本应该在20世纪90年代出现,但到现在都尚未到来,我们还在继续等待。

  有些人认为,20世纪来信息和通信技术的飞速发展是让资本主义制度内部财富重新流动起来的天赐之物,然而它不过是加重了矛盾。技术革新并没有从积极的方面改变事情的进程,相反还使其变得更糟。

  但是,并非只有技术开发和创造阻碍了资本主义制度开始新的扩张长波,还有其他一些或许更加重要的因素。尽管用资本主义运行规律的内部逻辑可能可以解释每一个长波的累积性质,甚至可以解释从一个扩张长波到另一个停滞长波的过渡,但却无法解释从停滞到扩张的过渡。也就是说,资本主义不存在任何固有逻辑来引导从抑制到扩张长波的过渡,要做到这一点外部因素必不可少。

  有三个例子可以证明。第一,加利福尼亚金矿的发现,导致了全球市场质的扩张,将中东欧、中东和太平洋连接在一起,为资本主义商品生产打开了市场,这是一种在今天不可能看到的扩张和放大。

  第二,非洲、中东、亚洲和中国作为殖民地或半殖民地被纳入资本主义世界体系,这也是不可能再重现的因素。

  第三,资本主义经历的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增长长波对美国而言发生在1940年,对西欧来说是在1948年,在二战的影响下,生产力遭到严重破坏,这是额外经济因素,与三四十年代全球范围内工人阶级遭受的失败一起,使得资本主义不得不提高剩余价值率,在德国、日本、意大利、法国和西班牙,剩余价值率徘徊在100%到300%之间。

  所有这些让我们得出的结论是,过去200年来通过一次次扩张长波,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确实得到了发展,使它在时间和空间上均得以扩张。但是现在这个因素已经被封闭,扩张长波本身“已经失去了科学价值”,就像有些经济学家所言,继续等待第五个长波出现已经无济于事。

  四、石油:构成资本主义制度再生产物质基础的能量已经枯竭,而且无可替代

  几乎所有讨论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结构性危机的研究都会重点谈到这一制度运行的固有矛盾,结论都是——这是结构性的危机,而非周期性危机。

  但是没有任何研究拿出至少一点点适当的篇幅来讨论一下资本主义生产模式中的一个方面:推动一种制度发展的能源,具体到资本主义就是石油能源。

  在这方面,当代资本主义正在发生什么样的情况?那就是石油正在枯竭。而这意味着什么?毕竟资本主义是一种早于石油就存在的制度。

  10到15年内,石油将陷入危机,由于“黑金”匮乏,资本主义将会停止增长,因此资本主义不会死于任何革命,而是能源的极度匮乏。

本文版权为文章原作者所有,转发请注明本网站链接:http://www.cul-studies.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