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菲兹‧艾哈迈德:ISIS的伊斯兰乌托邦 - 文章 - 当代文化研究
文章 纳菲兹‧艾哈迈德:ISIS的伊斯兰乌托邦
纳菲兹‧艾哈迈德:ISIS的伊斯兰乌托邦
关键词:ISIS 伊斯兰 乌托邦
宣称自己现在是阿布·鲁马亚赛·布里塔尼(Abu Rumaysah al-Britani)的伊斯兰国(ISIS)成员悉达多·达尔(Siddartha Dhar)发行了一本长达40
宣称自己现在是“阿布·鲁马亚赛·布里塔尼(Abu Rumaysah al-Britani)”的“伊斯兰国”(ISIS)成员悉达多·达尔(Siddartha Dhar)发行了一本长达40页的描述哈里发生活的“书”。这本书被ISIS的支持者还有那些注意到书中内容“可笑”“荒谬”的记者共享到了社交媒体上。而内容的梗概可以在《独立报》(The Independent)上找到。
 
这本书的作者达尔是前“侨民”(al-Muhajiroun)网的成员。这个网之前是由安杰姆·乔达瑞(Anjem Choudary)运营和奥玛尔·巴克里·穆罕默德(Omar Bakri Mohammed)监督的,而穆罕默德之前被英国政府驱逐出境,逃到了黎巴嫩。现在他在黎巴嫩面临着恐怖主义指控。
 
达尔与乔达瑞和巴克里关系密切,他曾经是“侨民”(al-Muhajiroun)继承组织——“伊斯兰为英国”(Islam4UK)中的一名创始成员。在他还在英国的时候,他早以作为传达ISIS信息给西方穆斯林听众的代言人而大有名气。
 
他的书《伊斯兰国简述》试图把在ISIS统治下的生活画面描绘成一种“伊斯兰”乌托邦。比如说,书中有一整章叫“哈里发饮食”,里面形象讲述了各式各样可供选择的美味佳肴,包括“烤羊肉串”“沙瓦玛切片烤肉”“沙拉三明治”和“果味鸡尾酒”。
 
达尔接着在书中声称ISIS很快会建设令人瞩目的基础设施,连同先进的交通运输系统、新道路的修建计划和能够提供像医学和土木工程这些重要专业的教育体系。
 
达尔还强调ISIS居民能以非常便宜的价格购买各种交通工具,包括那些只要把插头插入“哈里发电网”就可以免费循环充电的电动自行车。
 
这本书基本上承诺了哈里发公民的每一个需求都会被照顾到,他们在哈里发的统治下会有房子、供暖设备和找到一份梦寐以求工作的机会。虽然书的内容的确很荒谬,但是很多人忽略了它的重要性。
 
譬如,《独立报》(The Independent)引用了智库Quilliam观察员查理·温特(Charlie Winter)的分析。其实,智库Quilliam就是一个“钝库”,而这个“钝库”接受了来自美国亲共和党的新保守派网络的大量资金。这个网络与恐同种族主义者、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这类人关系很密切。温特(Winter)的分析认为这本书很大程度上是没什么意义的,因为书上没有ISIS的标志。
 
这要是真的话就好了。
 
实际上,这本书的发行直指一些争端和问题。
 
首先,没有ISIS标志并不能假设这本书不受ISIS的认可。由《明镜周刊》(Spiegel)获得的ISIS机密文件表明,ISIS是在一个受高度管制命令和严格控制的组织下运作的。这个组织类似“东德臭名昭著的国家安全局斯塔西”。温特推测,达尔是“靠自己的努力”创作发行这本书的,这种观点很不靠谱。
 
这书是作为“非官方的”ISIS刊物出版发行的,而这很有可能是为了给这本书蒙上一层真实可靠的外表。这本书的内容是作为一个刚加入哈里发的英国穆斯林人的“真正证明”,据称他现在在传授生活在ISIS统治下的亲身经历。
 
其次,达尔与安杰姆·乔达瑞和奥玛尔·巴克里的紧密联系引起了疑问。正如我在《中东眼》(Middle East Eye)的独家报道一样,大西洋两岸的情报机关和其他可靠信息来源证实了乔达瑞和巴克里一直以来是军情五处的告密者。一名专门处理恐怖主义案件的高级律师经常跟那些在恐怖嫌疑人秘密听证会部门工作的英国安全局官员保持联络。他就曾经告诉过我乔达瑞去过军情五处很多次。
 
由于当地政府从来没有正式承认过曾联络乔达瑞或者巴克里,所以达尔和乔达瑞之间的关系完全引起了合理的疑问,比如说,他作为一名恐怖嫌疑人是如何在苏格兰场的调查下逃离了这个国家,并且只要交出护照就可以保释外出。
 
这不是一个人力捉襟见肘的问题。达尔如果因恐怖嫌疑人的身份而被逮捕了的话,他应该在被捕后列入恐怖分子的监察名单,而问题是他究竟怎样成功绕开了机场安检。要不就是我们必须问清楚为什么他没有被列入恐怖分子的监察名单,要不就是他尽管在名单上,却在边检的时候根本没有被认出来。
 
就算仅仅是人力不足也不能把这两种可能性解释过去。这只会引起人们的质疑,他跟与军情五处有关的安杰姆·乔达瑞的关系究竟能否解释这事。而乔达瑞是一个曾经有过煽动暴乱记录却能莫名逃脱恐怖主义指控的极端分子。
 
然而不幸的是,如果不去审查在达尔逃去ISIS之前“擅离职守”的英国安全流程,那么这个问题是得不到解决的。
 
第三,到目前为止,这本书被忽视的另外一部分是它提到了美国所谓空袭伊拉克和叙利亚百姓的暴行。这是明目张胆地诉诸人们对英美两国在这片区域的外交政策的普遍不满。我曾在别的地方写过,英美的外交政策仅在伊拉克和阿富汗这两个地方就造成了大量的百姓死亡(自1990年以来多达四百万的人死亡)。
 
这本书通过引起人们的不满,力图把ISIS定位成一个捍卫穆斯林百姓利益来防止残暴西方侵犯的反帝国主义政体。令人悲哀的是,无论英美军队做过或正在做什么残暴行为,根据哈里发居民的供词和记者们勇气十足地对西方国家在该地区的外交政策提出强烈批评的报道,ISIS对包括成千上万穆斯林在内的无辜百姓的残忍暴行早已证据确凿。
 
第四,剩下部分的目的无疑是幻想能够通过呈现伊斯兰乌托邦的景象来吸引潜在的一群早已支持ISIS并且会讲英语的、脆弱的穆斯林。
 
这明显是一个虚假的幻想。例如,哈里发那个正在运行的跨国电网能够随意免费使用明显就是一个假象,因为就连了解些许关于之前大量民用基础设施(包括发电站)被阿萨德(Assad)、反阿萨德的叛乱分子、ISIS和反ISIS的叛乱分子等炸成碎片这一事实的人也知道,那个电网只是一个虚构。
 
ISIS就是希望它的读者受众愚昧无知地被它的宣传洗脑,让他们下意识地认为西方媒体对ISIS的任何报道都只是谎言。
 
第五,这本书的写作风格揭露的也正是此书的中心。书中没有实质的神学引用或辩解,也没有提及伊斯兰的经文。这书并不是想说服那些抵制ISIS曲解神学的人,而是针对那些已经认同书中公开宣称的目标、质疑西方对ISIS的报道和西方外交政策的人。这些人有可能半推半就地相信ISIS代表的是一个真实的乌托邦式试验而不是一个令人憎恶的法西斯极权政体。
 
整个宣传是关于对世上更美好生活的冀望,主张的只不过是物质的欲望和需求,而不是精神情操、宗教信仰,甚至渴望通过受难而得到的荣誉和人生意义。这表明了他们的目标群体非常具有针对性:如果你饥饿贫穷、缺乏机会并且已经接近认同ISIS的理念,那么你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乌托邦——“这里没有发展限制”是达尔暗示的准则。
 
尽管ISIS的主张非常荒谬,但它仍然尝试通过向那些被社会剥夺了权利、被抛弃、感到失望的会讲英语的穆斯林人给予“希望”来展示它的魅力,让那些穆斯林发现,ISIS提供的或许真的很诱人。因此,“资本主义走到尽头”这一章则是另一番赤裸裸的尝试,试图引诱那些因新自由主义经济紧缩频频失败而理所当然感到不满的人。
 
鉴于将近三分之二的南亚裔英国穆斯林人生活贫困,而且他们过多地牵涉像失业、犯罪、居住环境落后、健康隐患这样的问题,所以这本书看来像是公关策略里的第一步:展示自己不只是一个灭绝种族的战争机器。我们所看到的就是对可能性的声明。
 
这本书还揭露了ISIS目前的弱势。ISIS希望通过夸大“哈里发”招揽了世界各地合资格的专业人才的事实和在现代科技下有更好生活的承诺来填补它在技术上的缺陷。
 
能够征服领土是一回事,然而通过提供公共服务无限期地保留对领土的控制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ISIS现在私下担心的是自己内部缺乏技术和人才而不能维持它原先声称的“国家”。但它知道如何滥杀无辜,如何实施极端的暴行,以此作为控制社会的机制。
 
因为它既从萨达姆的复兴党(Saddam’ s Ba’ athists)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又从伊拉克战争带来的惨状汲取了经验。
 
 
 
作者简介
 
纳菲兹•艾哈迈德(Nafeez Ahmed)博士是一名调查记者、畅销书作者和研究国际安全的学者。作为《卫报》(Guardian)以前的作家,他为VICE杂志旗下Motherboard的“System Shift”写专栏,他同时也是《中东眼》(Middle East Eye)的专栏作家。他还因为在《卫报》写的杰出调查性新闻赢得了被称为“替代普利策奖”(Alternative Pulitzer Prize)的2015年项目审查奖(Project Censored Award),被评选为《伦敦晚报》(Evening Standard)全球“1000个”最有影响力的伦敦人。
 
纳菲兹还曾为《独立报》(The Independent)、《悉尼先驱晨报》(Sydney Morning Herald)、《时代报》(The Age)、《苏格兰人报》(The Scotsman)、《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石英》(Quartz)、《展望杂志》(Prospect)、《新政治家》(New Statesman)、《法国世界外交报》(Le Monde diplomatique)、《新国际主义者》(New Internationalist)、《反击》(Counterpunch)和《挖掘真相》(Truthout)等新闻媒体写过文章。他是A User’s Guide to the Crisis of Civilization: And How to Save it (2010)和科幻小说Zero Point等书籍的作者。官方承认他那关于国际恐怖主义根本原因和隐蔽行动的研究工作对“9/11”委员会和“7/7”验尸官审讯的贡献。
本文版权为文章原作者所有,转发请注明本网站链接:http://www.cul-studies.com
分享到: ="_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