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美产子:中产阶级“价廉物美”的美国梦 - 文章 - 当代文化研究
文章 赴美产子:中产阶级“价廉物美”的美国梦
赴美产子:中产阶级“价廉物美”的美国梦
关键词:美国梦
这与中产阶级的焦虑不谋而合:难以再向上流动,又害怕被拖回底层。赴美生子热潮,在一定程度上来看,就是焦虑情绪的反映:当他们认为自己已经没希望更进一步,就会图变,在能力范围内力求给下一代谋一个更好的未来。相比于价格不菲的投资移民,赴美生子的价格要低很多,对于苦于移民资金不足又想举家移民的中产阶级家庭来说是实现“曲线救国”的不二之选。

经过近几年的发展,赴美生子已渐渐形成一个初具规模的产业。以15万/人次计算,这个产业的规模已经高达90亿元人民币(15万人×6万人),而且还在急速的扩张过程中。

赴美生子的理由:拥有“美宝”是关键

赴美产子的动因很多,但最核心的一点是为了让孩子获得美国国籍。一些提供赴美产子服务的华人月子中心甚至打出“20万生个价值980万的美籍宝宝”的广告来吸引国内的孕妇。笔者在浏览某月子中心的网页时发现该中心列出了例如“孩子21岁全家办理美国移民,省3 50万以上”、“生下来立刻享受美国公民的福利待遇”等诸多拥有美籍宝宝(简称“美宝”)的优越之处。

为什么无论父母持有哪个国家的国籍只要在美国产子孩子就可以拥有美国国籍?这是因为美国现行法律制度里的出生公民权实行属地原则(Jus Soli),即一个人只要出生在美国领土上或者美国的领水和领空内,就自动获得美国国籍。2015年10月,在台北飞往洛杉矶的班机上,一位台湾孕妇在羊水已经破了的情况下,不停地问乘务员“有没有到美国”,大有不到美国坚决不生的劲头,为的就是让她的孩子拥有美国国籍。

美国的医疗服务也是吸引国内孕妇的原因之一。一位月子中心的经营者这样说:“美国的医疗服务,美国医院及医生与国内是不同的,有优质的医疗服务,医生的职业素养是非常高的,还有很人性的贴心考虑。在生孩子时,还不用给医生塞红包的,这样也无需来担心医生不尽心等情况。”

来自上海的陈女士已经有了两个孩子,但还想生第三胎。她之所以选择到美国生子,有这样几个原因:“最主要的,不要交罚款,第二:以后要是留学省不少费用,第三:起码小孩未来起点比较高,世界地位比较高,第四:21岁时可以把我们移民过去美国养老。移不移这是后话了,只是觉得可以创造这个未来我们可能移民美国的条件。”陈女士列出的理由可以代表一部分国内孕妇选择赴美生子的原因——躲避计划生育罚款。以上海为例,生二胎、三胎要罚款三、四十万,同样一笔钱,陈女士觉得不如到美国生,还可以直接换个美国国籍。随着国内开放二胎,为了躲避二胎罚款而选择赴美生子的孕妇数量将减少,但华人月子中心的经营者却显得很乐观,他们说,被二胎罚款逼出来的客户少了,专门想要美宝的客户反而是会增加。

除了为了获得美国国籍或躲避计划生育罚款的群体,也有一小部分人群是因为没有结婚证而被迫赴美生子。在国内产子,必须要有结婚证和准生证,否则孩子只能成为黑户,而在美国则不存在这一问题。笔者访谈的一名美国华人月子中心的工作人员Tony告知笔者,即使没有结婚证他也有办法让产妇成功到美国生子,“只要你有足够的钱。”。Tony所在的月子中心接待过不少未婚生子的孕妇,“遇到这种情况,通常我会建议孕妇走短期留学路线或者同志路线。短期留学路线是指我们给孕妇申请美国的留学项目,让学校发offer给孕妇,孕妇拿着offer可以拿到8-12个月的签证,当然来美国后可以不用读。另一种就是同志路线了,在美国同志结婚是合法的。”Tony向笔者说到。

赴美生子的“主力”:富有而焦虑的中产

什么样的人才有能力去美国生子?最主要的条件是:有一定的经济基础。笔者在搜索引擎上搜索“赴美生子”,即会弹出大量美国月子中心发布的商业广告。从这些月子中心公布的收费标准来看,总费用15万-18万起跳,上不封顶。

能够支付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人民币生子费用的家庭显然是国内的富有人群,但这一族群并非媒体广告所述的富豪阶层,而更多的是来自没有安全感的中产阶级。虽然赴美产子需要一定的经济基础,但真正的顶级富豪相对较少。对于掌握了大量资源的富豪来说,去不去美国生小孩,根本不是关键。

随着近年来国内就业形势日益严峻,环境污染、食品安全等问题愈加突出,中产阶级的焦虑感和危机感有增无减。此外,腐败、垄断及教育等领域的不公平现象,也让这一群体缺少足够的安全保障,他们担心个人财富随时因为股灾、突发事故等意外而蒸发。中产阶级并非杞人忧天,2015年7月份的一次A股股灾中有5.7万个500万市值以上的账户遭到“清洗”,而10万-50万之间的账户,则减少了86.96万个。这两个数据表明,中国至少有十几万的中产阶级已在这场突如其来、猝不及防的股市暴跌中倾然倒下。时隔一个月,天津爆炸又再次让处于天津港核心区域滨海新区的中产阶级损失惨重,随着房子同时倒塌的还有他们体面的生活,如此脆弱,不堪一击。

近年来,各种调查研究均显示,和底层群体一样,医疗、养老和子女教育也是中产阶级最关注的三大民生问题,更是中产阶级生活压力和焦虑情绪的主要来源。高居不下的房价,股灾、天津爆炸等突发性事故,经济危机造成的就业困难已经造成了中产阶级的萎缩和流失。这与中产阶级的焦虑不谋而合:难以再向上流动,又害怕被拖回底层。赴美生子热潮,在一定程度上来看,就是焦虑情绪的反映:当他们认为自己已经没希望更进一步,就会图变,在能力范围内力求给下一代谋一个更好的未来。相比于价格不菲的投资移民,赴美生子的价格要低很多,对于苦于移民资金不足又想举家移民的中产阶级家庭来说是实现“曲线救国”的不二之选。但赴美生子真的如商业机构宣传的那样“物美价廉”吗?

赴美生子真的是价廉物美吗?

实际上赴美生子只是看上去很美。选择赴美生子的父母在产子后大多数仍然把孩子带回国内生活,尽管孩子获得了美国国籍,但仍然面临着如何在国内接受教育,何时送到美国,监护人等等问题。此外,美国是少数对海外公民征税的国家,将来孩子长大了,如果在中国工作,同样也需要缴美国的赋税。

近三十年来,中国一直处于高速的经济发展与社会变革之中,平均主义被打破,收入差距迅速拉开,社会分化加剧。中产阶级的不安全感和焦虑并非没有缘由,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就可以把已经攀爬到社会等级阶梯中间的他们狠狠地摔落到底层。曾经,只有底层才被认为是牺牲者,中产阶级因为拥有体面的工作和高质量的物质生活很少意识到他们也已经掉进了改革的榨汁机。近年来的股灾、天津爆炸等突发事件震醒了他们,这时他们才意识到:“原来我们也在裸泳。”但是和毫无选择因此只能抗争的底层不同,中产阶级更像鸵鸟,危机来临时只晓得逃跑,直到炸了它们的窝,才知道原来他们也已经无路可退。

本文版权为文章原作者所有,转发请注明本网站链接:http://www.cul-studies.com
分享到: ="_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