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哭泣的移民女性背后:不通向共产主义的“国家社会主义” - 文章 - 当代文化研究
文章 德国哭泣的移民女性背后:不通向共产主义的“国家社会主义”
德国哭泣的移民女性背后:不通向共产主义的“国家社会主义”
关键词:德国 共产主义 移民女性
你看西方一些福利国家已经真正实现了社会主义,他们生活多幸福,共产主义也不必实现了。然现实并没有想象的美好,在这些福利国家,只有本国人能享受高福利,而许许多多在这些国家付出劳动的移民,却不能入这个门槛半步,甚至还要付出比本国更加高昂的费用。这本身就是一种种族,甚至是阶级的不平等。高福利国家的所谓国家社会主义,本就是建立在小国小民,以及对第三世界更多国家的攫取之上。共产主义必须跨出国家的界限,实现更大的团结与联合。

欧洲人,美国人想到东方女性心里会是怎样的图景?美狄亚,图兰朵,蝴蝶夫人或者西贡小姐?这些女性都有属于自己传奇的经历,但她们也都是极为特殊的例子。如果故事的主角是一位不那么美丽迷人,娇俏可爱,自信满满,光彩四射的下层劳动女性移民,又会是怎么样的呢?语言不通的情况下来自遥远他乡的她在欧洲会有怎样的际遇?

  近日来柏林街头已经涌现了大批难民,八百万人口的德国承诺接纳一百万难民。各种政策解读,相关社论和激烈争吵已经很多,无需我赘言。我想分享一个真实的故事,有关一位哭泣的亚洲移民女性。

  以前同事中有一位留学移民德国多年的大姐,她曾生病住院一段时间。一次偶然闲谈中,我听到这样一个故事。故事的主角是三位女性和院方某管理人员。一位德国劳动女性;一位教育程度很低的亚洲移民女性;一位是在德国取得博士学历的移民女性。德国是我所了解的唯一一个将博士头衔写进护照,冠在姓氏前面的国家。如今德国医疗保障体系较为完备,福利制度很好。进入医疗保障体系的人都能享受公费医疗。从医疗保障,住房保障等角度来看,三位女性都不处于我们人类社会的最底层。安全感应该远远高于中国的六百万尘肺工人,环卫工人,打工妹,发廊妹,洗脚工等等。

  故事本身很简单,起因于德国某康复医院的泳池使用规定。该康复医院的泳池由一位德国女性负责打扫,按照规定,晚上9点之后所有人都要离场。康复医院人很多,泳池只有一个,所以白天时总是略显狭窄,不能尽兴。于是博士移民女性想到和负责打扫的工作人员打个招呼,在她清理外间时来游泳,打个时间差,一个人用整个泳池,尽兴一些。但院方某管理人员并不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一次随机检查时发现有人不遵守规定,早已超过了九点却还在游泳。但没看清楚到底是谁,只是一抹黑头发的背影。不知何故负责打扫的德国女性没有和院方讲明。当时只有两个黑头发的女性病人。院方管理者出于某种原因直接认定了那背影应该属于那位语言不通,教育程度低的移民女性。管理者主观判断应该是因为她语言不好,所以看不懂规矩,进而不守规矩,于是狠狠批评了他。据讲故事的同事大姐告诉我,受了批评后那位语言沟通有障碍的移民女性哭得不像样子,委屈得不得了,很丢人。而真正违反规矩的博士移民女性走到院方那,用漂亮的德语解释清楚了来龙去脉,院方大度地表示理解,也向受了冤曲的移民女性道歉。所有问题烟消云散。

  诸位大概已经看出,那位同事就是故事中的博士移民女性。讲这个故事给我听,那位同事大姐的本意是教育我要学好德语,自力自强,不要给亚洲人丢脸。但听完故事后我心里非常不是滋味儿。什么地方不对劲儿。这件风波里有人心灵受了伤害,那哭得不成样子的的委屈,绝对不会仅仅是来自这一件事情,而是多种经历多种情绪的累加。聚焦这场小小风波,但很难找什么单一过错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价值判断。但不容否认的是,院方对教育程度低,个人能力差的亚洲移民女性存有相当程度的偏见。那么,原因何在呢?也许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事实,在强调个人奋斗的资本主义德国,虽然各种福利完善,可称得上“国家社会主义”,却深深烙印着“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倾向,竞争社会资源是强者的游戏。“社会达尔文主义”倾向在我们中国听起来算不得什么新鲜事情,不是有一句话么,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其实,这话在教育资源相对公平,强调个人能力的德国倒还适用,在我们中国,上层精英和普通百姓本就不是在一个起跑线上。

  回到故事发生地点。德国的强者游戏导致的结果只是结构性压抑,并未伤及弱者的生存权,因为有各种福利制度保障。但德国的这种相对公平,自由,是如何得来的呢?显然不是政府或资本家慈善心肠那么简单而得来的,而是无产阶级团结抗争的结果!俾斯麦1883年起的一系列立法是为了进行“消灭革命”的投资,这一点我们似乎都忘却了。海因里希·伯尔曾这样来点评我们的忘却,“一部进步史乃是一部忘恩负义史。后生者只是一味地捞取和享用好处,至于曾为好处所付出的代价连想也没去想。搀和在这种忘恩负义之中的还有愚蠢、无知以及理论家、知识分子通常所具有的蔑视。工人运动、社会主义这样的词语甚至使人连哈欠也打不起来:人们几乎不知道,这些词语意味着什么,只是想象,这大概是某种红的左的东西,因而这已足够令人怀疑的了。”

  目前的德国社会机制值得我们羡慕,但很显然这样结构性压抑的状态也不是我们真正想要的理想社会,也是进程之中的一个探索,还有许多值得修补改进的地方。再回到祖国,戾气弥漫,充斥着权力与资本的合谋。这里不是结构性压抑,是结构性不公。如何在我们的祖国实现更好的社会?历史和现实都教育我们不能坐等奇迹发生,必须联合一切弱势群体,真正拿出抗争和改造社会的勇气。除此之外我们别无出路!

本文版权为文章原作者所有,转发请注明本网站链接:http://www.cul-studies.com
分享到: ="_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