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闹的资本盛宴与无力的慈善 - 文章 - 当代文化研究
文章 喧闹的资本盛宴与无力的慈善
喧闹的资本盛宴与无力的慈善
关键词:
原编者按:在9月7号到9号的三天时间里,在腾讯公益平台上募捐的项目,捐赠人捐多少,腾讯就对应配捐多少,这就是腾讯日前发起的99公益日活动
原编者按:在9月7号到9号的三天时间里,在腾讯公益平台上募捐的项目,捐赠人捐多少,腾讯就对应配捐多少,这就是腾讯日前发起的“99公益日活动”。不曾想诸多公益机构早早就制定好了争取配捐的战术,在捐赠当日竞争空前激烈,直接冲垮了腾讯的IT平台,并逼迫腾讯数次修改规则。本应关注“益”的公益机构却陷于争取“利”的资本盛宴,多多少少有些矛盾。


喧闹的资本盛宴与无力的慈善

胜利日的假期还没结束,一位做公益的老友就把我拖进微信群里,要我帮助募捐。仔细一问,原来是腾讯发起了“99公益日”的活动,9月7号到9号的三天时间里,在腾讯公益平台上募捐的项目,捐赠人捐多少,腾讯就对应配捐多少。难怪这位从不直接找我募捐的老友也按捺不住,把我也动员成了“梦想召集人”,给我设定了三天募捐1500元的任务。照他的计划,由他动员的100名梦想召集人每人募集1500元,加上腾讯的一比一配捐,三天内就可以募集到30万元善款。

世事难预料。9月6号半夜,当我想要开始我这一份募捐时,发现腾讯的乐捐平台慢得打不开。群里一看,大家也都在反映同样的问题。等到一觉醒来,募捐页面倒是可以设置了,当我自己先捐上一百元,却没看到传说中的配捐出现。“99公益日”最大的亮点,就这么爽约了。

正当微信群里大家都在奇怪为什么没有收到配捐,腾讯的官方解释出来了:由于捐款来得太多、太过集中,主办方腾讯不得不临时修改游戏规则,配捐总额9999万,平均分到7、8、9三天,每天3333万。几个小时后,腾讯又召开新闻发布会,继续修改规则:9点开始,单人单日配捐上限999元,项目配捐上限999万元。从这个规则修改不难推测,就在第一天的短短几个小时里,捐款额已经超过了三千万,且已经有机构得到了上千万配捐额度。

随着各路消息在朋友圈里逐渐发酵,一幅完整的图景开始浮现。据某NGO发起人透露,自“腾讯公益99公益日三天1:1配捐乐捐平台上的项目”消息传播开始,很多公益机构摩拳擦掌组建各种战团,准备“冲击99高地”。操作指南出现各种版本,“打劫马化腾”的声音多群可见。别人看阅兵时,很多公益人在加班指导捐助人绑卡。7日凌晨起,第一个5分钟完成配捐超500万,15分钟配捐1000万。有章法的基金会和项目事先确定的战术显著见效,某些知名机构几个小时就入手几百万配捐。集中的捐赠,竟然在午夜时分冲垮了腾讯的IT平台,逼得腾讯临时修改规则。

围观群众有一句点评可谓入木三分:不要高估中国公益人抢钱时的吃相。

在笔者看来,腾讯掀起的这场公益圈的资本盛宴,虽然怀揣着美好的愿景,却也恰好暴露出中国公益行业普遍存在的一个痼疾:众多机构缺乏自己的战略规划和实施计划,一切行动以募款为最大驱动。在腾讯“1:1配捐”的“优惠”政策刺激下,很多人的朋友圈突然间被慈善募捐的信息刷屏。本应言益而非言利的公益机构,却跟着资本的指挥棒一窝蜂团团转,这番情景多少让人有些不忍直视。让这些原本就欠缺高效运营能力的公益机构又多增一次折腾,想来也不是腾讯发起“公益日”活动的初衷。

突然刷屏的募捐广告,更是刷出了慈善捐款这种形式根深蒂固的问题:只有慈善,没有团结。面对铺天盖地的募捐信息,很多中产阶级城市白领不禁要问:难道让他们发善心去帮助弱势群体的动力竟然是“打折”吗?齐泽克将星巴克“买一杯咖啡捐一美元”的慈善计划辛辣地称作“消费主义的最高形态”,因为它通过(更多的)消费来消解中产阶级在消费时的负罪感。而“99公益日”堪称更胜一筹:如果中产阶级(暂时还)没有消费,那么就用打折来创造消费的欲望,并且直接用慈善来消解消费的负罪感。这种集中优惠售卖赎罪券的做法,恰好让我们有机会看清没有共情与团结的慈善还剩下什么——中产阶级需要购买赎罪券来抵消自己卷入和积极参与资本主义体系的负罪感,至于捐赠是用于失学儿童、罕见病患者还是流浪猫狗,又于我何有哉?

在“99公益日”的新闻报道中,腾讯宣称自己的目标是打造公开透明的公益平台。仅从这场围抢来看,腾讯在后续需要做的项目监控与信息公布的工作还很多。尤其是精心布置、抢到了上千万配捐额度的机构,这些显然不在其年度计划中的意外收入是否得到有效使用,会是一个引人关注的问题。同时,这场热闹的资本盛宴更让我们看到缺乏共情与团结的慈善是何其无力。公益行业不仅需要募捐平台,更需要一个能以募捐作为桥梁在城市中产阶级与弱势群体之间建立共情与团结的平台。惟有当公益能引领中产阶级走出玻璃办公室,走进被剥削、被压迫、被噤声的弱势群体,体会他们的苦楚,与他们建立团结而非居高临下地实施,公益才有可能真正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本文版权为文章原作者所有,转发请注明本网站链接:http://www.cul-studies.com
分享到:

相关文章列表

本站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上海大学中国当代文化研究中心 电话:66135200  沪ICP备120071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