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评 - 当代文化研究

快评

  • 2016/12/01
    洪水侵袭家园,群众为何缺乏抗灾的积极性? 王磊光 今年夏天,大雨从南落到北,灾情
  • 2016/09/26
    我们想当老虎,但我们是纸做的——记录片《纸老虎》观后王磊光哥伦比亚纪录电影《纸老虎》是一部非常棒的片子,让我们重温了一个革命
  • 2016/07/15
    5月初以来,部分与迪士尼合作的企业获得了“开幕前提前体验的机会”,不少人也因此一睹迪士尼的样貌,尔后发图留念,或撰写攻略心得。一时间,主流媒体、自媒体和个人,似乎都浸淫在由迪士尼带来的欢乐之中。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对迪士尼乐园翘起了大拇指。
  • 2016/07/09
    2015年10月29日电影研究学者戴锦华老师于上海师范大学进行其第二场演讲,继第一场的《历史与记忆——世纪之交的中国电影与社会》后,第二场
  • 2016/07/09
    一年才刚过去一半,却时常见到为XX节庆祝。就上半年而言,从2月14日的情人节、3月14日的白色情人节、5月的母亲节,再到近日的61儿童节与即
  • 2016/07/09
    自2月24日至3月20日,一部在韩国上映的小成本电影,连续两周蝉联票房冠军,累计观影人次超过342万,爆冷打败好莱坞强档《死侍》和《疯狂动
  • 2016/03/10
    对于阶层向上流动的渴望、对于理想婚姻爱情的追求、对于个人幸福生活的向往,恰恰对应着现实中较难解决的问题,而这种复杂又真实的情绪借着“逃饭故事”以批评、反驳、论辩的形式铺展开来,因而又超越了“逃饭故事”本身。
  • 2015/12/10
    一方面,喊着“买买买”、哀叹要“吃土”的剁手党往往是对某件商品“怦然心动”才下了单,而另一方面,舍弃废物也同样需要“怦然心动”的感觉。这两种“怦然心动”,真的是截然不同的吗?依靠“怦然心动”真的会引向“买”和“离”这两种完全不同的结果吗?这样的“怦然心动”到底能发挥多大作用?更进一步说,“断舍离”之后又会怎样呢?
  • 2015/12/02
    “著名电影研究学者”已然成为戴锦华老师被提及次数最多的名号,但是电影只是现实的表征,戴老师做的是通过电影这一媒介,深入分析摆在我们面前的各种社会问题。
  • 2015/10/04
    上海大学文化研究系师生关于《我的诗篇》的讨论文章。
  • 我们时时期待的出走远方究竟目的何在?难道只是为了寻找一个城市的镜像?这种所谓的朝圣之旅、信仰之旅不过是中产阶级对一个遥远的他者的征用。(看看进藏的五路人马的身份便知道了)这种征用不仅扭曲了西藏,更是一种自我欺骗。是什么导致了内心的失衡?我们为何需要到千里之外的远方寻找安宁?到达远方之后获得又是什么?这于回归之后的生活有何意义?比起影片本身,影片背后的问题我认为才真正重要。
  • 文章虽随性而至,但仍流露出对中国问题的关切。看似不着意,其实关心得紧。文中凸显两个问题:中国的发展目标问题以及合理性问题——往哪个方向发展而又可以以什么动力发展?联系本栏目前几篇关于“青春”的快评,总觉得这两个主题间,应有一些联系,如果大家觉得没有联系,又该是谁的责任呢?……
  • 很早就知道,华东师大中文系的历史上,有这么一页:1957年,反右运动的高潮时候,许杰和徐中玉先生头上的右派帽子,已经要被扣定了,中文系...
  • 这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文化评论,但是,我们可以通过作者的记述,从另一个侧面了解乡村的现状:中国乡村并不是彻底被破坏了,近十年来,乡村在某些方面依然有着较大的改观,依然有着能够振奋人心的一面。
  • 一年一度的国考又开始报名了。同学打来电话说,我们一起报吧。我苦笑,考不上的,那么多人。同学说,那就当练练兵,从现在开始每年都考,有...
  • 贺雪峰先生认为:老人农业有效率,我们应该对中国小农经济有信心,对老人农业有信心。但是,种田划不来,劳动不值钱——这种普遍的情感挫伤,早已在农村人心中扎下根来。在未来二三十年里,农村老年劳动力是否还会像今天的老年农民那样,依然对土地,尤其是种粮食,还有着比较深厚的感情和信心呢?
  •  一场争议,让我记住了这本新书的名字:《当世界年轻的时候》,在书店看到它赶紧买了下来。  这本书的副题是:参加西班牙内战的中国人。...
  • 没有任何客套寒暄──倪慧如老师一进门,便紧紧握住了陈明忠先生的手。  这是久违的握手,也是历史的重遇——一个以西班牙内战和两岸近现...
  • 破天荒转发一个快评:NGO你为什么去参加慈展会。作者洞悉了此次广东慈展会官僚化、形式化的苗头,发现了公益慈善领域的排斥与圈地。
  • 有没有第五种人?答案当然是肯定的,这世上到处都是第五种人,大学毕业生大多就属于第五种人,譬如我的同学。一时半会儿还没有缓过神来,不愿意放弃自由去融入体制从而换得保障,没有钱,只有节衣缩食,不愿意放下架子甘当廉价劳动力,当然也就只能望房兴叹。刚开始也许还会优哉游哉,自认为自己是“鸡聚族以争食,凤孤飞而无邻”,可是只需一年甚至更短的时间,他们便会在现实面前乖乖地低下了头。
  • 其实身在国外的中国人是无法对国内发言的,因为语境不同,西方的民主已经过时了,但中国的还没有开始,女权同样如此。站在中国的知识分子一定面对和质疑的中国的问题,不能用美国的问题转到中国本土,中国很复杂,发展极不平衡,除了少数大城市,大部分还处在农耕时代,那种保守和落后无法想象。所以中国的问题不是那么简单可以定义的,一定要深入的了解。并且一定要深入其中,并且不能隔岸观花。
  • 笼统地说,这些网络新词都是简易文化的代表,是这个时代的软弱表达。
  • 如今,人们总得训练出几颗矫情的细胞,来与这个都市和时代和解。
  • 聊天止于“呵呵”。同样,学术也将止于“呵呵”,而生活,亦是如此。
  • 文章有两个层面的意思:一、连陪伴人类数千年的动物,也纷纷退出乡村的日常生活,这对未来到底意味着什么?二、我们必须拓展自我经验的边界,以人性和情感的态度去对待每一个具体的人,乃至物,甚至是将“物”当作人来对待。“诗性正义”可以作为一种方法,来重构正在被破坏的日常生活。
  • 只要你能说服别人“相信”,谁管你自己信不信呢?只要你当着大伙的面说“相信”,你私下里乱说又何妨呢?就是你大说“不信”,只要你无法号召大家“不信”,又有什么可害怕的呢?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相信了。
  •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时代,我们所承担的,大半都不是我们造成的,资产阶级在为自己的过失买单时,却要拉上无数受害者和他们一起摇旗呐喊。
  • 老无所养的情况在中国乡村普遍存在,尤其是孤寡老人,往往处于悲惨的境地。传统自给自足的养老模式,远远不能适应乡村社会的变化。养老不仅是经济的问题,还是精神文化层面的问题,加紧建设合格的养老体系和重构敬老文化是当务之急。但是,被资本逻辑和效率理念所支配的政府,还没有将全面建设合格的养老体系提上议事日程。
  • 外型之于政治,究竟具有什么样的意义?所谓的“第一夫人”又应当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 正是一批重要的文化精英的介入,同性恋在今天已经不再是一个丑恶的现象。传统上关于“异性恋”、“男性气质”、“女性气质”等等的文化建构已经被质疑或冲破,我们似乎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回归到了自己真实的性别身份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