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评 - 当代文化研究

快评

  • 2017/06/10
    A unique online bulletin board called “People’s Park” will soon be accessible for potential participants, especially young scholars, social activists, and independent scholars, to organize panels Research interests or tentative topics will be listed on “People’s Park” from Oct 1st 2017, and will be updated fortnightly
  • 2017/06/10
    Last Update: June 8, 2017
  • 2017/06/10
    The pre-conference is for current Masters or PhD students, or those who are recent graduates of Masters and PhD programs, and involves a full day-long program on August 11th We accept both pre-organized panel proposals and individual paper proposals, yet the former has the priority Please share this page with your peers
  • 2017/06/10
    August 12th-15th 2018 @SHANGHAI
  • 2017/06/10
    ACS is delighted to announce that the website for Crossroads in Cultural Studies conference 2018 is now open and can be visited now at: http: www cul-studies com
  • 2016/12/01
    洪水侵袭家园,群众为何缺乏抗灾的积极性? 王磊光 今年夏天,大雨从南落到北,灾情
  • 2016/09/26
    我们想当老虎,但我们是纸做的——记录片《纸老虎》观后王磊光哥伦比亚纪录电影《纸老虎》是一部非常棒的片子,让我们重温了一个革命
  • 2016/07/15
    5月初以来,部分与迪士尼合作的企业获得了“开幕前提前体验的机会”,不少人也因此一睹迪士尼的样貌,尔后发图留念,或撰写攻略心得。一时间,主流媒体、自媒体和个人,似乎都浸淫在由迪士尼带来的欢乐之中。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对迪士尼乐园翘起了大拇指。
  • 2016/07/09
    2015年10月29日电影研究学者戴锦华老师于上海师范大学进行其第二场演讲,继第一场的《历史与记忆——世纪之交的中国电影与社会》后,第二场
  • 2016/07/09
    一年才刚过去一半,却时常见到为XX节庆祝。就上半年而言,从2月14日的情人节、3月14日的白色情人节、5月的母亲节,再到近日的61儿童节与即
  • 官方的鞭炮取代民间的鞭炮,后现代的娱乐取代传统鞭炮,工业雾霾逼走农业鞭炮。可能这就是趋势吧……
  • 近两年来,“萌”字迅速蹿红,不论生物或非生物,只要具备了所谓“萌”的气质,立即能吸引众多粉丝,向来财大气粗的芒果台抓住了这个流行...
  • 都活着呢?是都活着呢,只是觉得这个世界变得越发无趣了。
  • 农民的知识权、劳动成果、情感生活被剥夺,接下来该剥夺农民的什么呢?农N代的退路在哪里?
  • 我们身边的很多所谓的文化创意,不仅没有使人变得轻松和喜悦,反而让人变得疲惫和恐慌;更有一些所谓的文化创意让人感到厌恶,甚至愤怒。当前文化创意领域多假的创意而少真的创意,多小的创意而少大的创意,多简单的创意而少复杂的创意,其最直接的原因是文化创意界风气不正。
  • 我们时时期待的出走远方究竟目的何在?难道只是为了寻找一个城市的镜像?这种所谓的朝圣之旅、信仰之旅不过是中产阶级对一个遥远的他者的征用。(看看进藏的五路人马的身份便知道了)这种征用不仅扭曲了西藏,更是一种自我欺骗。是什么导致了内心的失衡?我们为何需要到千里之外的远方寻找安宁?到达远方之后获得又是什么?这于回归之后的生活有何意义?比起影片本身,影片背后的问题我认为才真正重要。
  • 文章虽随性而至,但仍流露出对中国问题的关切。看似不着意,其实关心得紧。文中凸显两个问题:中国的发展目标问题以及合理性问题——往哪个方向发展而又可以以什么动力发展?联系本栏目前几篇关于“青春”的快评,总觉得这两个主题间,应有一些联系,如果大家觉得没有联系,又该是谁的责任呢?……
  • 很早就知道,华东师大中文系的历史上,有这么一页:1957年,反右运动的高潮时候,许杰和徐中玉先生头上的右派帽子,已经要被扣定了,中文系...
  • 这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文化评论,但是,我们可以通过作者的记述,从另一个侧面了解乡村的现状:中国乡村并不是彻底被破坏了,近十年来,乡村在某些方面依然有着较大的改观,依然有着能够振奋人心的一面。
  • 一年一度的国考又开始报名了。同学打来电话说,我们一起报吧。我苦笑,考不上的,那么多人。同学说,那就当练练兵,从现在开始每年都考,有...
  • 贺雪峰先生认为:老人农业有效率,我们应该对中国小农经济有信心,对老人农业有信心。但是,种田划不来,劳动不值钱——这种普遍的情感挫伤,早已在农村人心中扎下根来。在未来二三十年里,农村老年劳动力是否还会像今天的老年农民那样,依然对土地,尤其是种粮食,还有着比较深厚的感情和信心呢?
  •  一场争议,让我记住了这本新书的名字:《当世界年轻的时候》,在书店看到它赶紧买了下来。  这本书的副题是:参加西班牙内战的中国人。...
  • 没有任何客套寒暄──倪慧如老师一进门,便紧紧握住了陈明忠先生的手。  这是久违的握手,也是历史的重遇——一个以西班牙内战和两岸近现...
  • 破天荒转发一个快评:NGO你为什么去参加慈展会。作者洞悉了此次广东慈展会官僚化、形式化的苗头,发现了公益慈善领域的排斥与圈地。
  • 有没有第五种人?答案当然是肯定的,这世上到处都是第五种人,大学毕业生大多就属于第五种人,譬如我的同学。一时半会儿还没有缓过神来,不愿意放弃自由去融入体制从而换得保障,没有钱,只有节衣缩食,不愿意放下架子甘当廉价劳动力,当然也就只能望房兴叹。刚开始也许还会优哉游哉,自认为自己是“鸡聚族以争食,凤孤飞而无邻”,可是只需一年甚至更短的时间,他们便会在现实面前乖乖地低下了头。
  • 其实身在国外的中国人是无法对国内发言的,因为语境不同,西方的民主已经过时了,但中国的还没有开始,女权同样如此。站在中国的知识分子一定面对和质疑的中国的问题,不能用美国的问题转到中国本土,中国很复杂,发展极不平衡,除了少数大城市,大部分还处在农耕时代,那种保守和落后无法想象。所以中国的问题不是那么简单可以定义的,一定要深入的了解。并且一定要深入其中,并且不能隔岸观花。
  • 笼统地说,这些网络新词都是简易文化的代表,是这个时代的软弱表达。
  • 如今,人们总得训练出几颗矫情的细胞,来与这个都市和时代和解。
  • 聊天止于“呵呵”。同样,学术也将止于“呵呵”,而生活,亦是如此。
  • 文章有两个层面的意思:一、连陪伴人类数千年的动物,也纷纷退出乡村的日常生活,这对未来到底意味着什么?二、我们必须拓展自我经验的边界,以人性和情感的态度去对待每一个具体的人,乃至物,甚至是将“物”当作人来对待。“诗性正义”可以作为一种方法,来重构正在被破坏的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