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映真的第三世界-狂人/疯子/精神病篇 - 当代文化研究

>新生活·新文化

文章: 237 (推荐:5)

新生活·新文化
身处急剧变动的时代,我们渴望什么样的新生活?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新文化?本栏目收集的文章,主要呈现当下中国各种新的文化和生活方式。此类新生活•新文化,不但突破社会主流框架,而且具有持久生命力、指向久远的未来,并最终服务于新人的锻造。那么,我们边走边看吧。
  • 2016/07/31
    90年代初的数年之间,私人汽车从百姓攻击特权的靶子一变而成为百姓可以像音响一样为之发烧的欲望对象,引起无数争论、妄想、兴奋和躁动。本文试图通过对这种“汽车热”现象的兴起、变化及走向的分析,展示在文化全球化过程中价值观念的巨变,各种跨文化意识形态的交错重叠,以及轿车消费 梦想者对跨国企业集团权势及其在中国的影响的可能的盲视。
  • 2016/07/31
    90年代初的数年之间,私人汽车从百姓攻击特权的靶子一变而成为百姓可以像音响一样为之发烧的欲望对象,引起无数争论、妄想、兴奋和躁动。本文试图通过对这种“汽车热”现象的兴起、变化及走向的分析,展示在文化全球化过程中价值观念的巨变,各种跨文化意识形态的交错重叠,以及轿车消费 梦想者对跨国企业集团权势及其在中国的影响的可能的盲视。
  • 2016/07/21
    随着中国大陆新时期改革开放政策下社会经济三十余年的超高速发展,中国大陆一方面越来越深地卷入这个世界,一方面在百余年积弱之后开始初臻富强之境。但深入世界,渐臻富强,也给中国大陆、中国大陆知识界带来很多新的思想课题。本文核心关注便在从如何深入展开自我—他者关系的思考角度,对当下中国大陆有关中国—世界的一些观念、感觉状态做分析,以打开新的思想、实践空间。
  • 2016/07/13
    中国社会在1990年代以后经历了所谓“去政治化的政治”阶段之后,近年来在青年群体中产生了重新政治化的趋势,亲右翼态度的出现就是表现之一。然而,这种重新政治化并非回到1978年之前,也不是回到1945年或更早之前,而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社会实践在以青年人为主的群体中产生的政治化反应,它基本是自发产生的,也因此有着混沌的面孔。
  • 2016/05/21
    智利建筑师Alejandro Aravena亚历杭德罗 阿拉维纳TED演讲视频:《良心是建筑设计最需要的才华》链接:http: www archcollege com archcol
  • 2016/05/21
    很多NGO的目标相当崇高而远大,秉持着诸如“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理念。但是,NGO一定能实现这些理想吗?Agustin Velloso de Santisteban多年前的一篇论文,对NGO的这种热情泼了一盆冷水。在作者看来,NGO需要好好反思自己的行为与策略,否则,可能会与自己所奋斗的目标背道而驰。
  • 2016/05/07
    在平均每日5 7亿用户活跃度的微信中,“十万+”的到来更像是庞大用户基数下的必然产物。微信已成为内地深入广大群众的最佳平台,是继续迎合并发酵全民狂欢和娱乐至死,还是将巨大的平台影响力进一步深入,产生更多深度和有价值的内容,并进一步激发有创造力的互联网文字世界,或许是目前“十万+”文章拥有者和公号平台运营者都必须思考的。
  • 2016/05/05
    “共享经济”是一个新兴的概念,主打将闲置的空间、额外的劳力、多余的时间这些原先被视为无用的资源,通过网络进行交换,赚取额外收入。有趣的是,共享经济所提供的服务,往往是从前由女性所担负的额外责任。这个现象引发了女性是否能借着共享经济取得自主性的讨论。然而,如果女性只能作为服务者,而不是管理者,就算由无偿的地下经济变成有偿的共享经济,女性的工作权益仍然不受保障。
  • 2016/04/21
    黑手那卡西─工人乐队成立于1996年,这是一支由工人及工会组织者所成立的工人乐队。在以音乐介入社会运动,以旋律诠释社运价值20年后,2016年年初,黑手乐队正式宣布解散。 即使黑手解散了,也并不妨碍他们曾经用音乐表达的“就这么办”式的抗争力量持续发酵。进一步说,解散不一定就是坏事,放弃已成形的身体并不可惜。拒绝这个被政治社会构造的身体,崩解成可以自我增殖的生命政治(bio-politics)之实践 ,不正是回归公众,不正是一种抗争吗?    
  • 2016/04/17
    科比的最后一场比赛,让中国的许许多多“科蜜”们为之心伤。多年以来,大家为了科比请假、买球鞋、贴海报,还树立了一个个梦想,似乎都结束了……其实根本不是!科比的形象塑造,本就是把美国价值观打造成普世价值的工具。美国的新自由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塑造,就是伴随着主旋律、新媒体、明星形象、成功学鸡汤的炮制建立起来的。退役后的科比也表示:愿意经商,并且主要市场在中国。文化和资本的殖入目的,表露无遗。
  • 2016/04/17
  • 2016/04/16
    在短期来看,新的机器有益于资本家,他们可以解雇昂贵、多余的工人,让他们到劳动力市场自生自灭。但是长期来看,自动化也孵育了一个劳动者没有多少活干的无工作(或者少了许多工作的)世界的幽灵。自动化技术不会解放工人,只会让资本家更好地控制工人。
  • 2016/04/16
    对互联网算法的感知,让我们更无力参与政治──越是清醒,越是难以行动
  • 2016/04/13
    时尚运动强调个人自我追求,而非集体意识,正好有意无意替新自由主义提供支持 近年的香港渣打马拉松比赛,开放报名时总会出现网上大塞车的情况。近日举行的NIKE女子10公里赛,据称有五千多人参加,场面墟冚(热闹)。由此可见,长跑在香港已成了一股热潮。 其实不单是一般的长跑活动,越野跑、单车等运动,近年也吸引到愈来愈多香港人参加。无论是否有大型比赛举行,大家总会在社交媒体见到朋友参加这些运动的消息。到底这些运动兴起,又有何社会甚至是政治意义?
  • 2016/04/13
    网络能承载优质理性的公共讨论吗?在社交媒体主导的年代,水准不一的碎裂言论,分众取暖的阅读行为,加上“演算法”屏蔽,让这 个命题渐成悬念。不过,网上行为毕竟受制于介面,这个问题也该转译为:是否存在某种网站设计,有利于理性的公共讨论发生?在摸索这种可能性的路上,中国的 问答社区“知乎”累积了一些值得注意的经验。
  • 2016/04/09
    转引:本文是斯图亚特·霍尔教授于2000年10月19日在位于密尔顿·凯恩斯的开放大学瓦尔顿·霍尔校园所做的帕维斯讲座的手抄本。这次讲座是在Runnymede Trust委员会题为《多种族英国的未来》的报告发表一周后举办的。这份报告成为英国新闻报道的头版。斯图亚特·霍尔服务于Runnymede Trust委员会,参与起草了这个报告。开放大学社会学教授、帕维斯社会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托尼·本尼特,主持了这次讲座及讨论。这次讲座通过网络已被广为传播到各国的听众,包括美国、墨西哥和澳大利亚。
  • 2016/04/03
    现代工业时代的关键机器不是蒸汽机,而是时钟。在时钟发展史的每一个阶段,它都是机器的出色代表,也是机器的一个典型符号;即使到了今天,时钟仍然无处不在,为其他机器所不及。
  • 2016/04/01
    如果说商品经济比自然经济多了两个字——“交换”,其重要前提是“剩余”的产生,那么,分享经济就给交换增加了一种可能性,交换“闲置”。
  • 2016/03/31
    在今天这种商业化的媒体环境里,能抓住读者的新闻产品需要具备2个要素:1 新闻的ATM(Audience, Time, Money);2 媒介奇观。其后果是:国家政策和政府议程会被媒体牵着鼻子走。在今天这样一个媒介发达和媒介化民主的时代,政府要做出顺应民意的样子,必须跟着媒体制造的议程和媒体制造的民意走。最终,媒介化现实带来了今日新闻暴政——凡是今天媒体上刊载的头条新闻将变成政府和社会最重要的公共事务。
  • 2016/03/15
    “人口”并不是政治经济的不言自明的问题,它首先是一种必须放在其广泛语境中去理解的话语范畴。人口素质这一概念可以被视作为贯穿于中国改革时代的“察觉和体验政治(the politics of perception and experience)”最为普遍深入的交换媒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