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当代文化研究
  • 2016/12/19
    本文旨在考察臺灣戰後「以農之名」所發起的社會運動,透過比較不同時期農運的原因及訴求來呈現當前農運的意義。本文指出,隨著現代性的演變,農運的關注焦點逐漸從階級轉為環境;從原本對農民生產要素的保障及農業生產利益的分配,轉而關注整體國民的糧食安全及地球的環境存續。
  • 2016/09/25
    所有这些,最终拼凑成一个巨大的黑洞一样的东西,它强力地吞噬了那些“失败者”的真实生活状况——不仅是“失败者”的生活状况,就是那些尚处于拼斗当中,还没有完全失败的“中等社会阶层”的真实生活状况也照样要被吞噬掉。“成功者——盛世”成了对于现实所有苦难的最终解答,但这种解答不是因为直面了现实的苦难,而是把所有苦难都变成为“成功者——盛世”这一逻辑的不和谐音符或者说余数而轻轻抹去。
  • 2016/08/02
    帝国、话语与文明等级破土:您的著作一直非常关注近代史中的帝国形成的话语问题。为什么您会开始关注到这样一个问题?您觉得这个问题对今天
  • 2016/08/01
    可是今天,在这些“大多数”的文化观念中,当只重视脑力劳动及劳动者而轻视体力劳动及劳动者,只看得上有钱人的劳动而看不起普通人甚至底层人的劳动,只盯着远方和高处而对身边与自己紧密相关或休戚与共的劳动者视而不见、或即使见了也不屑一顾或置之不理,只关注也只看见一些富豪榜上的人并教育或引导年轻一代把这些人看做成功人士甚至人生中的唯一偶像、而浑然不觉且还有些想当然的时候,不得不说,已不再是这个社会的劳动观念出了问题那么简单的事了,而是整个社会的文化心理已经病得不轻。
  • 2016/07/31
    90年代初的数年之间,私人汽车从百姓攻击特权的靶子一变而成为百姓可以像音响一样为之发烧的欲望对象,引起无数争论、妄想、兴奋和躁动。本文试图通过对这种“汽车热”现象的兴起、变化及走向的分析,展示在文化全球化过程中价值观念的巨变,各种跨文化意识形态的交错重叠,以及轿车消费 梦想者对跨国企业集团权势及其在中国的影响的可能的盲视。
  • 2016/07/31
    90年代初的数年之间,私人汽车从百姓攻击特权的靶子一变而成为百姓可以像音响一样为之发烧的欲望对象,引起无数争论、妄想、兴奋和躁动。本文试图通过对这种“汽车热”现象的兴起、变化及走向的分析,展示在文化全球化过程中价值观念的巨变,各种跨文化意识形态的交错重叠,以及轿车消费 梦想者对跨国企业集团权势及其在中国的影响的可能的盲视。
  • 2016/07/24
    本文希望描述生活方式电视节目在中国的发展状况,并分析其背后的社会经济力量和符号策略。通过详细考察一个家居装修类节目《交换空间》,分析其所塑造和推广的社会身份、社会想象、审美追求和阶层认同,笔者希望能够对处于新自由主义现代性霸权阴影下的日常生活中的文化和意识形态提供更细致入微的、辩证的解释。
  • 2016/07/21
    随着中国大陆新时期改革开放政策下社会经济三十余年的超高速发展,中国大陆一方面越来越深地卷入这个世界,一方面在百余年积弱之后开始初臻富强之境。但深入世界,渐臻富强,也给中国大陆、中国大陆知识界带来很多新的思想课题。本文核心关注便在从如何深入展开自我—他者关系的思考角度,对当下中国大陆有关中国—世界的一些观念、感觉状态做分析,以打开新的思想、实践空间。
  • 2016/07/13
    中国社会在1990年代以后经历了所谓“去政治化的政治”阶段之后,近年来在青年群体中产生了重新政治化的趋势,亲右翼态度的出现就是表现之一。然而,这种重新政治化并非回到1978年之前,也不是回到1945年或更早之前,而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社会实践在以青年人为主的群体中产生的政治化反应,它基本是自发产生的,也因此有着混沌的面孔。
  • 2016/07/13
    越是战争爆发的非常时刻,爱国主张就越容易被人接受。政府也会通过媒体来培养民众在战时所需要的爱国之心。一般来说,在商业主义的影响下,媒体会去“倾听读者的声音”。因此,报纸不会一味地倒向政府,从而无视舆论。但在战争爆发前,一旦舆论倾向于开战,媒体就会基于商业主义的本能去迎合舆论,导致其很难与主流趋势进行对抗。
  • 2016/05/09
    ​五一假期把《欢乐颂》给看了大半,满满负能量地走出家门,看到小区大妈在跳广场舞,站在喷水池边看她们用不年轻的腰肢扭出年轻的动作,心里有些感动。她们欢乐地跳啊跳,她们身上的山寨LV显得前所未有的活泼,生活的激情灌注进性冷淡名牌,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欢乐颂》里没有欢乐。
  • 2016/05/09
    本文借助于白乐晴与白永瑞有关韩国思想状况和东亚视角的讨论,推进如下理论课题:东亚作为一个地理概念,涵盖了具体的地域,作为一个认识论概念,却涵盖了某些新的视角。历史地考察去中心化的东亚想像的可能性,可以与作为认识论的第三世界理念结合起来认识;分断体制是世界资本主义全球化的一个基本的中介模式。分断体制的形成和不断再生产,是保证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得以有效运作的必要环节;突破分断体制的关键在于如何理解民众和解运动的内涵,它与去中心化的认识论相结合才有可能开辟新的思考维度。
  • 2016/05/09
    在戴锦华看来,女性文学和女性主义存在的意义何在?在花木兰这个经典符号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文化隐喻?作为女性,怎样实现个体突围、获得真正的幸福?
  • 2016/05/09
    女工歌手段玉写给女儿的一封信:我不想对着你赞美“母亲”这个词,因为有太多的赞美是在赞美牺牲。我也不想对你说“女性伟大”,那“伟大”正是对女性的束缚。我不想你活在牺牲和束缚当中。
  • 2016/05/07
    该文聚焦发生于1980年的“潘晓讨论”(人生意义讨论),详尽分析了引爆搅动一代人的大讨论的署名“潘晓”的来信,呈现出这一讨论对理解当代中国大陆精神史所具有的关键意义。通过重新细腻解析这一讨论的方式,作者试图为我们思考当代中国大陆和身心感受、精神状态、价值感觉、心理意识方式有关的问题,提供必要的线索。
  • 2016/05/07
    在平均每日5 7亿用户活跃度的微信中,“十万+”的到来更像是庞大用户基数下的必然产物。微信已成为内地深入广大群众的最佳平台,是继续迎合并发酵全民狂欢和娱乐至死,还是将巨大的平台影响力进一步深入,产生更多深度和有价值的内容,并进一步激发有创造力的互联网文字世界,或许是目前“十万+”文章拥有者和公号平台运营者都必须思考的。
  • 2016/05/05
    “共享经济”是一个新兴的概念,主打将闲置的空间、额外的劳力、多余的时间这些原先被视为无用的资源,通过网络进行交换,赚取额外收入。有趣的是,共享经济所提供的服务,往往是从前由女性所担负的额外责任。这个现象引发了女性是否能借着共享经济取得自主性的讨论。然而,如果女性只能作为服务者,而不是管理者,就算由无偿的地下经济变成有偿的共享经济,女性的工作权益仍然不受保障。
  • 2016/05/04
    在戴锦华看来,汪晖和徐冰在国际上分别作为最有声望的中国学者和中国艺术家之一,不仅亲身经历了20世纪中国最重要的几次转折,同时也作为不同意义上的记录者参与了这些转折。他们的言说不仅是站在中国的言说,也是朝向世界的“中国言说”。同时她还指出,随着20世纪的结束,那种针对着现代主义逻辑所展开的乌托邦理想的能量已被耗尽,而事实上尽管存在着距离和混乱,今天所有的思想和艺术的工作都多少与曾经的乌托邦理想有关。
  • 2016/05/04
    小说《接班人》讲述的是知识青年如何在老一辈的教育下获得政治视野,使平凡的理发师工作变得有意义。这是一篇业余文学爱好者创作的在今天看来并不成功的短篇小说——这一现象本身就体现了社会主义文化“文艺大众化”的要求,即体现为创作对象也体现为创作主体的大众化。这篇作品吊诡之处在于,由于业余作者的身份,小说既无意识地表达了“时代话语”日渐“教条化”的现实状况;同时作品本身又体现出创作者对这套观念性话语的深信不疑。
  • 2016/05/04
    “强奸文化”是指把性暴力看做是惯常行为的文化。在这样的文化中,所强调的不是如何制止强奸,而是如何防止被强奸。这一概念最初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由女性主义者提出,近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受害者站出来分享自己的经历,“强奸文化”的概念也随之流行开来。
  • 2016/05/04
    伴随着中国在经济上的崛起,爱国主义在神州大地已经成为强大而广泛的意识形态。90年前的五四运动,也被教科书和主流媒体定格为一场爱国主义的集体记忆。然而,翻阅故纸堆,却发现了另外一些声音。
  • 2016/05/04
    弗洛姆认为,战后资本主义制造出另一种同样变态的性格类型——“市场型性格”。这种人“因适应市场经济的需要而逐渐变得疏离真正的情感、远离真理和信条”。对于市场型性格的人来说,“一切都被转化为商品;不仅东西,还有人本身,人的体力、技能、知识、观点、情感、甚至于微笑。”
  • 2016/05/04
    袁世凯称帝标志着刚刚建立五年的中华民国遭遇了最严重的危机,这一危机不仅标志着中国有从“共和民主制”向“君主立宪制”倒退的危险,而且在更深层次上暴露了“中华民国”作为“远东第一共和国”的内在紧张;同样在这一年,陈独秀用《一九一六年》和《吾人最后之觉悟》这两篇文章,指出“人民主权”作为克服“宪政危机”的一种构想,必然会引发出更深层次的“启蒙主义”思路。“民国危机”的克服成为了“五四”新文化运动兴起的语境和动力。
  • 2016/05/04
    也许,现在应是到了,人们要反思到底是城市让人的生活更美好,还是乡村让人的生活更美好的时候了。至少应到了,不应再是举全社会人与资本之力,一味地扶持和无限地“喂养”大城市畸形发展下去的时候了。而发现“小地方”的意义,才会有未来。
  • 2016/05/04
    越是这样的时刻,越应该警惕那些以深刻冷静之名,将由“魏则西之死”而引发的民意和民气,刻意分化的上述舆论。无论此类文章的主观意志如何,其客观效果,都是通过“深刻”和“冷静”,把事情彻底“搞复杂”,在几番腾挪转移之后,终于使得民气再而衰,三而竭,一无用处。
  • 2016/05/02
    今天,传统的 "工人 "和 "农民 "范畴已经不再适用于中国社会实际。同时,国家劳动法规已经和实际的劳动人民脱节,相当程度上已经变成只是维护少数特权蓝领工人以及白领公务员、事业人员和大中型企业职员的法规。也许,是时候问问谁才是中国真正的劳动人民了。本文原题《重新认识中国劳动人民——劳动法规的历史演变与当前的非正规经济》,载《开放时代》2013年第5期,转载时删去了注释。
  • 2016/05/02
    陆家嘴是一个高大上的名字,但陆家嘴的实体并不全是高大上的所在。楼越高,阴影面积越大。人们来到奠定外滩天际线的高楼之上,俯身下望,脚下的楼房清晰而整齐,仿佛超市货架的商品。而那些在近处地面上忙碌着、生活着的人,藏在楼房的阴影之中,隐匿于观景者视线之外。
  • 2016/05/02
    在21世纪进入到第二个十年之后,我们已经太习惯于中国电影市场的票房纪录,从一开始的一年一破一点点过渡到一季一破甚至一月一破;习惯于中国电影市场的票房总量在冲破百亿元门槛后高歌猛进,向着千亿元的“钱”程,向着赶超好莱坞的愿景,不断吹响着进击的号角。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小镇青年”这个模糊的概念,开始出现在对中国电影的认知和讨论中。来自三四线城市的“小镇青年”也成了这场票房饕餮的一个注脚,被认定是中国电影的新观众和新增量,是他们的持续进场支撑起了票房长久的坚挺不泄。
  • 2016/05/01
    当代中国农村陷入困境是不争的事实。出路到底是重新走集体经济的道路,还是建立美国式的农场,亦或是维持小农经济?多少年来,争论从未停止,今日尤甚。旷新年认为,大农场和小农经济都是“皇帝的新衣”。人类有着天然的协作观念、合作精神、合作需要和协作能力,中国农民也不例外。对于农村合作化,应当重新评价其成败得失,尤其应与20世纪中国的国家工业化联系起来看待。 ——《三农何以危机?》后记
  • 2016/05/01
    站在拥挤的人群中,特别是节假日的公共场所,看见来来往往的人群,我有一种说不出的孤独感,这种在人群中的孤独让我变得敏感起来。在人群中,我感觉我正在消失,我变成一群人,在拥挤不堪中被巨大的人群压碎,变成一张面孔,一个影子,一个数字的一部分,甚至被拥挤的人群挤成了一个失踪者,在人群中丧失了自己,隐匿了自己。